团宠皇后,暴君别追了 第二章 死无对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公主惊惧的双目死不瞑目,她颌首片刻,终于等到是给她另附双目。慕昭阳心里一紧,而已我以为出身贫寒卑贱,所我以为人鱼肉,被人犹如踩蚂蚁像,她和公主,都是这样。慕昭阳看见了她手里的吊坠,这个吊坠但是那位丧失了唯一女儿的皇帝,所以两人撞名了,他故意地点了自己的牌慕昭阳心里一紧,只是以为出身卑微,所以为人鱼肉,被人如同踩蚂蚁一样,她和公主,都是这样。。...

公主惊恐的双目死不瞑目,她颔首片刻,终于是给她附上双目。

慕昭阳心里一紧,只是以为出身卑微,所以为人鱼肉,被人如同踩蚂蚁一样,她和公主,都是这样。

慕昭阳看见她手里的吊坠,这个吊坠可是那位失去了唯一女儿的皇帝,因为两人撞名了,他故意点了自己的牌子,就这样来怀念他的女儿,还有一些前因后果。

青楼里那些经常出入的达官贵人,想这些人的身份往往是保密的,但是慕昭阳隐约能猜的出来,眼前这个人就是皇帝。

这个吊坠可是个好东西,只要眼前的皇帝看到,定会想起当年娘亲的救命之恩。

所以她都经常将吊坠戴在身上。

“对不起,我救不了你,我定会好好安葬你的尸体,日后为你找出幕后凶手,你好好安息吧!”

她说完,捡起一旁的砖块,目光坚定,对准尸体的脑袋狠狠地砸了上去。

这辈子,她一定会脱离青楼女子这个身份。

再也不会过任人摆布的日子了。

最后慕昭阳感激的看了尸体一眼,她的面孔已变得面目全非。

她将头顶的发冠取下给她戴上,包括头顶上唯一一个寒酸的钗子。

最后确认好一切,拿起女子腰间的令牌,头也不回的走了。

她刚走不远,身后就传来一阵惨叫声。

“啊,新娘子死了,新娘子死了!”

诡异的尖叫声惊飞了林中的鸟儿,慕昭阳苍白无力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轻松的笑意。

大门忽然打开,地面微微有些震动,那是一队暗卫,模糊的视线里看见那领头的将军朝她奔来,在她面前不远处顶下,众人纷纷下马行礼。

“属下救驾来迟,公主赎罪!”

震耳欲聋的侍卫声响起。

慕昭阳俯视着这一群整齐的军队。

军队的声音和前方喜娘的声音重叠。

慕昭阳看着这一幕,眼光湿润,嘴角的笑意带着一丝苦涩。

“将军们能来救我,昭阳已经感激不尽,怎会责怪!”

慕昭阳眼底满是感激之意。

林若风看见时,心里有些吃惊,还未开口说话,慕昭阳就已经昏倒过去了。

迷迷糊糊中,她好像听见他们在商量安排,和布置,以及一些远去的尖叫声。

“谁死了?”

林若风抱着昏迷的慕昭阳,问着属下。

“启禀将军,听说是尚书房的新娘子,还是跟公主一起遇难的,不过挺可惜的,不但人死了,听说脸都被人砸烂了!”

“脸都砸烂了?”林若风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怀里的慕昭阳,但还是没说什么,抱着慕昭阳,小心翼翼的离开了现场。

慕昭阳再次睁眼时,眼前到处都是雕龙画柱,金灿灿的一看就价值不菲,鼻尖处一股淡淡的熏香,床前无数的丫鬟站着。

慕昭阳从床上下来,走到隔断处看着外面的情况。

前面是那位将军林若风,他坐在椅子上,面前跪着的,赫然是暗卫的首领,此刻正在汇报着他所打探到的信息。

“今天死的慕昭阳是慕家的庶女,本来今天就要嫁给尚书府的人,谁知道在路上就遭人行刺,新娘子死了,可公主,公主却完好无损!”

话刚说完,一旁的暗卫忽然看向前方。

站在那里的慕昭阳显然已被发现了。

林若风顺着暗卫的视线看去,慕昭阳弱不禁风的站在那,一袭长衫显得整个人更加的瘦弱,慵懒的看着自己。

这样毫不避讳的眼神,丝毫不是什么小家小户该有的神情。

靠在隔断上的身姿显得一些妩媚。

林若风打探的眼神划过一丝异样,连忙跪下“参见公主殿下!”

慕昭阳记得眼前的这个将军。

前世成为花魁的她,不知道和多少男子交流过,在青楼得到的信息,远比那些细作多的多,在她接触过的皇亲国戚中,自然也知道林若风。

林若风,称号常胜将军,和那些养尊处优的贵公子自然比不得,那些都是白皙的肌肤,而他不一样,浑身铜色的肌肤,却也挡不住他的英俊。

她认识林若风是在十年后,现在的他还没变得像上一世一样沧桑奸诈,再说了,这个男人的一些秘密她都知道,如此英勇善战的男人,若是不唯她所用,岂不是浪费了。

慕昭阳掩盖住眼底的神色,眼神淡漠的走到他面前坐下。

“林将军快快请起,今日若不是你及时赶到,我也只怕像那位小姐惨死刺客手中,您是我的救命恩人。”

慕昭阳语气诚恳,就连眼神,仪态,大方得体,完全挑不出什么毛病。

林若风有那么一刹那间,觉得眼前的这个就是,就是真正的公主殿下。

可是她说的话和刚刚探子说的完全不一样,他又该相信谁。

林若风站起来,疑惑的看着她。

慕昭阳一眼就看出了他心中的疑惑。

本来那刺客刺杀的根本就不是是你尚书府的新娘子,而是公主,而那位新娘子却被毁容,让人辨不出真实,聪明的人自然会怀疑。

幸好那个公主没人见过,护送的人也都断了气,自己的身份知道的人也是少,现在只有他林若风一个人怀疑,她怕他作甚。

底气一下子上来了,慕昭阳直身来“今日有些耽搁久了,我们现在就进宫像圣上问安吧!”

林若风眯着眼,看了慕昭阳好一会,若有所思的样子,半响才开口。

“回禀公主,我们还不能面圣!”

慕昭阳蹙眉,语气冷冽“为何?”竟有一丝公主的气势。

她可不相信区区一个将军,难不成还会为难一个素未谋面的公主。

林若风刚想开口解释,门外赫然响起一阵尖细的声音“皇后娘娘嫁到!”

慕昭阳暗道不好,连忙跪下,等候着接驾。

一阵清脆悦耳的风铃声响起,两三瓣桃花飘落进来,香味扑鼻,慕昭阳有些惊讶,竟然连花瓣都被熏香过。

一双华丽高贵的蜀锦鞋停在她面前。

慕昭阳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想来这就是皇室威压吧,真的,让人动弹不得。

“这就是皇帝在外的公主,抬起头来,让本宫好生瞧瞧。”

慕昭阳心中一惊,缓缓的提起头,目光恰好落在皇后衣胸上的那朵芍药花!



九元咒大汉神医都天传何处望神州东晋唐王重生逆袭商场大佬我有一个大剑仙系统重生最强仙尊都市之战神无双宋词小姐的傲娇夫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