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不做大佬的替身白月光 第六章最大的仁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车外的两个人没再次说话的,沈辞生显热及着脸,周围的空气变的冷森森。他向前迈了一小步,陆垚空咽了下,这时候就听到沈辞生说。“下一次特别注意,要不然我可能会会被打断你的手,”顿了半晌,他再次说,“你要不然敢打许舒的主意,我就顺道掰断你的腿。”亢长的宁静。沈辞生拍他往前迈了一小步,陆垚空咽了下,这时候就听见沈辞生说。。...

车外的两个人没继续说话,沈辞生冷凝着脸,周围的空气变得冷森森。

他往前迈了一小步,陆垚空咽了下,这时候就听见沈辞生说。

“下次注意,不然我可能会打断你的手,”顿了半晌,他继续说,“你要是敢打许舒的主意,我就顺便弄断你的腿。”

冗长的安静。

沈辞生拍拍他的肩膀,随后笑着转身上车。

陆垚目送车子离开,站在原地好半天没动,最后打了个寒颤,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往里面走。

说不怕是假的,毕竟沈辞生是个怎么样的人,圈里的人都了解一二。

什么打断手和腿,大概是看在两个人的交情上还算温柔的。

许舒回宿舍的时候,赵年年就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把扇子。

门被推开,她把扇子打开,上面写着几个字。

“坦白从宽”。

“说说吧,”赵年年站起身,“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什么?”许舒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你和沈大老板啊,是不是在背着我偷偷谈恋爱?”

“怎么可能谈恋爱。”她哭笑不得,继续说,“我们清清白白。”

“是吗?”赵年年托起下巴,回想起下午沈辞生看许舒的眼神,那可算不上清白啊。

就在她站在原地想事情的这会儿,许舒已经要收拾东西去浴室洗澡了。

“不是,你听我说,我真的觉得沈大老板对你有意思。”

许舒在衣柜里拿睡衣,耐着心回答:“是你想太多了。”

“我说真的,”赵年年双手横在怀里,开始分析,“我们这些人打破脑袋都见不着的沈大老板,你都见过多少次了,还给你送衣服,不仅如此,还邀请你吃晚饭。”

找衣服的人不动了。

赵年年趁热打铁说的更加起劲:“而且我特意打听过了,这些年沈大老板可一直是单身,还有,他从来不邀请异性吃饭,除非是合作伙伴。”

“我...”

许舒想苍白的解释一下,但被赵年年抢了话语权:“你别告诉我,你和沈大老板吃饭的时候是在谈生意,反正我不相信。”

谈生意?她认真的想了想,生怕自己忽略了什么细节。

“没谈生意。”这是许舒思考半天给出的回答。

“许舒啊,”赵年年激动的不行,“要是你哪天,真的很沈大老板在一起了,能不能...帮我找他要个签名?他是我的偶像!”

许舒:“.............”

完全没有这个可能,她觉得,自己和沈辞生之间隔的不是鸿沟,而是全世界。

许舒不相信沈辞生对她有什么别的想法,但是又实在是说不通沈辞生做的那些事和话。

赵年年已经爬上床去睡觉了,她还坐在桌前胡思乱想。

小台灯的灯光是暖色,许舒伸手遮住光却发现怎么也遮不住。

她打开微信往下滑,最后目光停住,两个人没聊过天,她给他的备注是沈先生。

*

沈辞生回了趟老宅取点东西,他很少回来。

部分原因是因为工作忙,其次是不想和老太太争吵。

“您回来了啊,”是张妈,她刚伺候秦老太睡下,“我去给您把汤热一热。”

“不用,我在外面吃过了。”他没再多说,准备往二楼走。

“您的房间...”张妈像是很为难,所以欲言又止。

“怎么了?”

张妈解释:“您的房间现在可能有人在休息。”

沈辞生没动,用力的握住楼梯扶手,“莫旬?”

张妈点点头,“他前两天过来的,说是小住几天。”

“行,我知道了。时间不早了,你也去休息吧。”

说完就径直上了二楼。这么多空房间,莫旬偏要住他的房间。

恰好就在这时候,沈辞生跟出房间的莫旬撞个正着,空气中像是有火药味弥漫。

沈辞生穿着得体,西装外套搭在左手处,整个人的气场和对面穿睡衣的人完全不同。

“哥。”莫旬是有些害怕他的。

他没应那声音,看着面前的这张脸,不禁回想起前几个小时候和莫知行的碰面。

那个时候许舒已经去车上了,偌大的礼堂里只剩下他和莫知行在。

沈辞生整理衣袖,看都没看他,“偷听别人说话,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我警告你,许舒是我的学生,你最好不要对她有什么心思。”

“哦?”嘴角扬起弧度,看着对面的人有些不屑一顾,“你的学生和我的心思完全没有冲突。”

“你到底想怎么样!”莫知行被气的浑身颤抖。

“我不想怎么样,只不过是想告诉你,你的儿子对我的父亲,可比对你这个亲生父亲,好太多。”沈辞生笑,“反思反思自己,为什么这几年养出这么个白眼狼。”

思绪收回。

沈辞生没理莫旬,打开书房的门想进去。莫旬走过来,顺势拦下。

场面再一次沸腾起来,窗帘被外面的风吹得鼓起。

“我们谈谈。”莫旬说。

“谈?”沈辞生直视他,带着与生俱来的傲气,“身价百万的人和我说话都要预约,而你,算个什么东西?”

“你!”

莫旬被噎的说不出一句话,他现在什么都没有,还是死皮赖脸的待在这里。

这个宅子是当年沈辞生给秦老太买的,她说自个儿喜欢清净,这个地带价格高但合适。

“你不要看不起人。”

沈辞生轻嗤:“我没让你现在滚出去,是对你最大的仁慈。”

话音落下,身后传来房门打开的声音。沈辞生没回头,他知道是谁。

“莫旬,你先回自己房间。”

好一个自己的房间。

“辞生,你怎么回来了?”

沈辞生没有转身,“拿点东西。”

“以后拿东西通知张妈就行,我让司机给送过去,省得麻烦。”

其实他很想问,到底是麻烦还是不想见他。

“不用了。”沈辞生打开书房的门,“我自己的地方,谈不上麻烦。”

秦老太跟着进去,他背对着她在书架上找文件,周围很安静。

“辞生,莫旬那孩子跟他父亲不一样,你不要对他有太大意见。”

沈辞生没说话,这个时候他只适合安静,安静的听曾经对她疼爱有加的人现在为别人辩解。

“他是您亲生儿子,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九元咒大汉神医都天传何处望神州东晋唐王重生逆袭商场大佬我有一个大剑仙系统重生最强仙尊都市之战神无双宋词小姐的傲娇夫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