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不做大佬的替身白月光 第一章把沈大老板当瘟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南照的春季比别处来的早,窗外秋雨绵绵,惟有梧桐树茁壮生长的枝繁叶茂。早晨九点半。许舒在宿舍里吃了个简单的的早饭,随即准备去图书馆一趟,踏出门时的那刹接电话。电话接通电话,她恭谨地喊了声,莫老师。对面的人出声:“许舒啊,你发到我的作品,我了看过了,很早上八点半。。...

南照的秋季比别处来的早,窗外秋雨绵绵,唯有梧桐树生长的枝繁叶茂。

早上八点半。

许舒在宿舍里吃了个简单的早饭,随后打算去图书馆一趟,踏出门的那刹接到电话。

电话接通,她恭敬地喊了声,莫老师。

对面的人出声:“许舒啊,你发给我的作品,我已经看过了,很不错。”

许舒松了一口气,声音也跟着欢快起来:“谢谢莫老师。”

“今天晚上我要去参加个老朋友的商会,他对你这幅作品可能会感兴趣,你要是有时间,可以跟我一块儿过去。”

许舒笑:“有时间的。”

“行,晚点我把地址发给你。”

电话挂断,这件事情就算是定了下来,对许舒来说,是意外的惊喜。

莫知行发来地址和时间的时候,她刚在图书馆坐下。

大致的看了眼,具体位置在木里祥。

顶级酒店,看来莫老师的老朋友,并不是个普通人。

*

到会场的时候,刚好七点过一刻,里面已经有了不少人。

许舒看着自己的长裙不动声色的长舒一口气,幸好没穿的很丢人。

身上的这件暗红色的长裙礼服,是舍友赵年年帮忙选的。

她对这方面很有研究,也很感兴趣。

于是就一边给许舒弄发型一边感叹:“命真好啊。”

许舒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极轻的扯了下嘴角。

她的命算好吗?大概是不算的。

她还有个弟弟,父亲早些年因为意外去世了,家里就靠母亲一个人支撑着。

许舒很懂事,从小到大都懂事。

上大学的这些年,没问家里要过钱,所幸成绩好有奖学金,也会去兼职。

很少有人见到许舒不幸的这面,只注意到她的光环,所以觉得她命好。

“莫老师。”许舒走近,喊他。

莫知行和旁边的人停止交谈,随后把目光转移到许舒身上。

“老齐,这就是我经常提起的许舒。”

那人打量许舒几秒,最后才点头,“小许的作品我已经看过了,我啊,很满意。”

后面的一切都很顺利,齐闫看在莫知行的面子上出的价钱很合适,还止不住的夸奖许舒有天赋,有想法。

“老莫,你这个学生不错啊。”

“是不错,人也上进努力。”莫知行点着头,忽然目光停在某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他今儿也来了?”

“你是说,沈辞生?”齐闫顺着去看,穿着深色西装的男人在与旁人交谈着什么。

莫知行脸色不怎么好,说的话也阴阳怪气:“早知道他来的话,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许舒在旁边听的一愣一愣,因为她对沈辞生的了解不多,只知道是个很厉害的人物。

在南照,他们沈家独大,可以只手遮天。

不过听莫老师这话的意思,应该是和沈辞生有点渊源。

兴许是注意到许舒还在,莫知行没多说别的。

他指了指不远处的方向,“你饿的话,可以先去吃点东西。”

许舒点头,笑着离开。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突然对沈辞生有点好奇,但是这么多人里面,也不知道是谁。

她继续往前面走,谁知道刚走没两步,灯光就骤然熄灭,一片漆黑,紧接着有人惊呼出声。

许舒也愣住了。

眼前一片黑暗,耳边是布料撕裂的声音。

几秒过后,她的肩膀和后背传来丝丝凉意。

黑暗的时间不算久,灯光重新亮起,完全不清楚情况的客人东瞧西看。

最后目光停在许舒和身后的男人身上。

只不过这个场景有点尴尬。

身后的人在黑暗之中踩到了许舒的长裙,她不知情继续往前走,后面的事情可想而知。

肩膀和后背小部分的肌肤被身后面的人尽收眼底,白皙的让人挪不开视线。

她脸通红,下意识的抿唇,迅速用手盖住,可惜效果甚微。

那人反应过来,把身上的深色西装外套脱下盖在她的身上,礼貌道歉。

“不好意思。”

她唇线抿直,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位先生,你能不能...”回想起刚刚的黑暗,他踩着她也是情有可原,“算了。”

说罢转身离开。

他还盯着她离开的方向,深色的眸子沉了几分。

陆垚走过来,笑着调侃:“二爷你这是干什么,怎么还趁着黑,撕人家小姑娘的衣服。”

他睨他一眼,声音冷了几度:“想死是不是?”

陆垚立马认怂:“我还是更乐意活着。”

许舒径直去了洗手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无奈的叹气。

“真丢人...”

她的目光停在这件深色的西装外套上,想着要不要把衣服还回去。

大脑里突然闪过周围人看诧异的表情,许舒也没了回去的勇气。

这个时候,莫知行给她打来了电话。

“莫老师。”

“你在哪里?”对面的人问。

“洗手间,是要回去了吗?”

“嗯,时间差不多了。”

因为停电的那一刹那,莫知行没在正厅里,许舒发生的事情他完全不知情。

所以他看见迎面走来的人身上盖了件宽大的西装时有点疑惑。

“冷吗?”

许舒原本想说实话但又觉得丢人,就干脆顺着他的话说:“是有点,这不秋天了吗。”

莫知行在开车,随意的道:“也是,转眼就到秋天了。不过你这外套很特别。”

许舒尴尬的笑了笑,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毕竟她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回到宿舍的时候将近十点,赵年年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

头发没擦干还在滴水,她看见许舒的时候眉头一皱。

“怎么穿了这件外套,一点都不搭。”

许舒叹气,把身上的外套取下来。

她在赵年年面前转了个圈,生无可恋的道:“懂了吧。”

“我的个乖乖啊,”对面的人赶忙走过来,又仔细看了一圈,“什么情况?”

“被别人不小心踩到了。”

赵年年皱眉,怒骂:“哪个王八蛋这么不长眼啊?”

许舒无奈的耸肩,“不认识,但看样子...挺凶的。”

当时情况混乱,她也只是抬眸看了对面男人一眼。

两个人有点身高差,许舒印象最深刻的大概还是,那人喉结上的一粒黑痣。

“可惜了啊,”赵年年看着那件长裙叹息,“这么好看的一条裙子,也不知道那王八蛋会不会赔给你。”

“应该不会的,毕竟他也不知道我是谁。”

那会儿许舒已经换了一件衣服,准备把外套放进柜子里,谁知道从口袋里滚出一个车钥匙。

赵年年眼疾手快的捡起来,拿在手里细细的打量。

“我去,可以啊,”她递给许舒看,“保时捷的。”

许舒点头。

“你快去看看,还有什么宝贝没有?”

“不太好吧,要是...”许舒抗拒。

话还没说完,赵年年就已经走到她柜子前面上手了。

“有什么不好的,我们这是寻找线索,方便联系失主。”

是这个道理吗?

“居然还有个打火机,”赵年年继续找,翻出一张名片来,她下意识地扫了一眼,瞳孔地震。

“许...许舒啊。”

许舒疑惑:“怎么了?”

“我要撤回我前几分钟说的话。”

“什么话?”她问。

“那个人,不是王八蛋,”赵年年把名片给她看,一字一句道,“他是,沈辞生。”

这是许舒今晚第二次听见这个名字,沈辞生。

“你认识他吗?”

赵年年笑的跟什么一样:“我倒是想认识,可是沈大老板完全不给这个机会呀。但是许舒,你现在有机会认识他了,毕竟人家的车钥匙还在你这儿呢。”

许舒眨眨眼睛,不怎么感兴趣。

“你不乐意啊,不乐意你把东西给我,我帮你还。”

“真的吗?”许舒高兴的差点跳起来。

本来就不想再遇见他第二回,现在有人愿意帮忙,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是,”赵年年笑的不行,“人家都巴不得接近他,你怎么把沈大老板当瘟神一样?”

她笑起来,嘴边露出浅浅的梨涡,回答的诚恳:“大概是因为,他看着凶巴巴的。”

“你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赵年年拍拍她的肩膀,笑的俏皮,“所以东西,还是你自己还吧。”

许舒:“..............”

*

沈辞生出去之前给司机打了电话,原本是打算自己开车回去的,现在倒好,车钥匙都给别人了。

南照的夜景还算不错,霓虹灯亮起,五光十色。

一辆价格不菲的豪车停在马路边,前面的人问。

“老板,现在去哪?”

沈辞生坐在后面,换了个舒服的坐姿,声音有点闷:“宅子那边,有什么动静?”

“没太大的问题,只不过老太太砸了很多您收藏的物件儿。”

“她喜欢砸就让她砸,”沈辞生轻笑把领带松开些,“到时候再多送些过去,让她砸个够。”

司机空咽一下,闻声点头。

“对了,莫旬呢,他可不是个闲的住的人。”

“总是去医院,应该是去探望老先生的。”

沈辞生看向窗外,轻嗤一声:“他倒是比我还有孝心。”

车窗被敲了几下,沈辞生偏过头看,是陆垚那小子。

车窗降下,沈辞生表情不悦:“怎么?”

“二爷,反正顺路,送我一程呗。”

“你的司机呢?”他问。

陆垚回答:“还在路上堵着呢。”

沈辞生收回视线,声音很淡:“上车。”

车子穿梭在马路上,速度不算快。

陆垚喝了酒,不知道是不是醉了,话多的跟什么一样。

“二爷好像心情不大好啊,”他继续说,“难不成老太太又催着你结婚了?”

沈辞生嗤笑:“她老人家的注意力,现在可没放在这上面。”

“怎么着,和你闹着,还要把莫旬那狗东西塞进你公司?”

他不答反问:“你和言家的婚事,定下来了?”

“八九不离十了,下个月月末还要搞个订婚宴,真他娘的麻烦,二爷你说,这些人是不是都这么个德行?”

沈辞生:“嗯?”

“屁事儿多。”

没接陆垚这话,沈辞生目光投向窗外。

回想起正厅里的那姑娘,他很淡的笑了。



九元咒大汉神医都天传何处望神州东晋唐王重生逆袭商场大佬我有一个大剑仙系统重生最强仙尊都市之战神无双宋词小姐的傲娇夫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