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良渚当国王 第0002章梅菜咸鱼盖浇饭!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青,蒙阎罗王赐予,重生归来时!”族长大声地正式宣布。虽然不明白阎罗王是什么神,但他但是给叶青重生这一神秘的事件,做了定性。这是他做为族长的责任,是权力。蒙昧无知时代,一切未知太多,面对自己一切未知,要有一个绝对权威的、建立统一的解释,才能建立统一人们的思想想法,不至于不会产生尽管不知道阎罗王是什么神,但他还是给叶青复活这一神秘事件,做了定性。。...

“青,蒙阎罗王恩赐,复活归来!”

族长高声宣布。

尽管不知道阎罗王是什么神,但他还是给叶青复活这一神秘事件,做了定性。

这是他身为族长的责任,也是权力。

蒙昧时代,未知太多,面对未知,必须有一个权威的、统一的解释,才能统一人们的思想想法,不至于产生认知上的混乱。

族长的宣布,意味着青还是原来的“青”,是正常人,不是妖魔鬼怪、邪祟附体之类的。

叶青心里松了一口气,危机暂时过去了。

族长身边的那个男人,青的父亲,再也按捺不住,急忙跑了过来,从女人怀里抢出叶青。

先是来了几个举高高,随即又让叶青骑在脖子上……骑马!

“喔噜噜噜噜……”

他不断地狂吼。

这样的热情让叶青一时无法适应,又反抗不能,只好无奈的抱住这个男人的额头。

“回家!”

男人一手扶着骑在脖子上的叶青,一手拽着依然泪痕满面、啼哭不止的女人,朝着部落走去。

时近正午。

艳阳下,只有50来座矮小茅屋的小小部落,安宁祥和,零星的鸡犬声,偶尔响起。

回到家中,家人围着叶青。

尾随的族人,碍于族长的威严,没有进屋,却都聚在门外,个个伸长了脖子,望向屋内。

叶青望去,门外是一片黑压压的人头,一时也数不清有多少。

人,比在坟地的时候多了很多。

应该是没有参加葬礼的族人,闻讯赶了来。

死而复生这种稀奇事,怎么能够不亲眼见证一番?

凑热闹的天性,古今如一!

一眼望去,叶青只看见黑压压无数脑袋。

披头散发的,这是儿童。

头顶上扎发髻的,这是成年人,无论男女。

叶青心中好奇,女人天性-爱美,而做发型,是最简单,也是最直观体现美的方式了。

部落的女人,怎么只是在头顶简单地扎个发髻就了事?

无暇想太多,他正面对着“三堂会审”!

家人中,一个少年,急不可耐地开始发问:

“真的吗,真的吗?人死了之后能去另外一个世界,还能遇到那么多神灵……”

在外面,碍于老人的权威,不便问话,他憋很久了。他的好奇心早已突破天际。

他是青的小叔,十四岁。

边上两个小姑娘,同样满是期待的看着叶青,好奇直接写在脸上。

她们都是十岁,一个是青的姐姐,一个是青的小姑。

还有一个两岁的妹妹,正在津津有味地吃鼻涕,可以无视。

加上爷爷,父亲,母亲,一共7位家人。

看着眼前的7位家人,叶青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了结。

并且,他是“夺舍”青的身体,内核是后世几十岁的老男人,性格差异太大,需要为日后“青”的性情大变,做些铺垫。

伪装的话,外人或许能瞒过,但旦夕生活在一起的家人,肯定会发现“青”的不同。

这是一个危机!

也是一个机遇!

要想将危机变成机遇,他只有在“神化”自己的路上继续走下去。

他斟酌了一会,无视了小叔废话般的询问,开始真真假假的编造:

“刚才来不及说,其实,我死去的一天里,还发生了很多事情……”

“部落一天,那边,我却度过了一世。”

“阎罗王说,日后我为人王,当少不了历练,于是送我去了一个奇妙的世界增长见闻……”

叶青不紧不慢,将后世的一些见闻、经历,转换成青的视角、感受描述出来。

他说起通讯,说起出行,说起吃大餐……

随着角色代入,描述的深入,他心里不禁泛起疑惑,自己是叶青呢,还是青?

庄周梦蝶,蝶梦庄周!

穿越又是怎么回事?

甩甩脑袋,不去思考这么哲学的问题。

活在当下最重要。

他相信,有了这一番铺垫,日后,当他们发现“青”的变化时,便会自然的进行一些脑补,不至于疑惑、恐惧。

如此,他的目的便达到了。

小叔彻底被震撼,满以为地府那一段,就足够离奇神秘,没想到,另一个世界的经历,更加不可思议。

相隔千里、万里,能面对面说话,能朝发夕至;人,能在天上飞行,地下穿梭?

……

太多了,很多他都复述不出来。

不过,对他最致命的吸引是:那个世界不用挨饿,人人有吃的,吃到饱,吃到撑,吃一半,倒一半……

食物多到吃不完!

他眼冒绿光,艰难地咽了咽口水。

其他人也是无限地向往。

两个十岁的小姑娘,满是憧憬地互相望了望,一边吸溜着口水,一边摸着肚子。

门外无数的脑袋,不约而同,响起一片吸口水的声音。

一个人吸口水的声音不大,但无数人同时吸口水,这个声音,就有点……

叶青瘆得慌,感觉门外哪些脑袋上的眼睛,似乎都在发着饿狼一样的绿光,自己便是一群饥饿的灰太狼,围观下的无助的喜羊羊。

有些小孩,代入过深,完全沉迷进去了,忘了吸口水,口水便如小溪般直接流淌下来,打湿胸前一大片。

青的族长爷爷和父亲,有些黯然,想到了同一件伤心事,不约而同地深深叹息了一声。

随后,青的爷爷起身走到门外,驱散族人。

族人依依不舍地三三俩俩散去,叶青的神奇经历,必定将成为他们长期的话题。

随着范围的扩散,也会将叶青推向更加“神化”的位置。

族人散去后,叶青回过味,有些奇怪,族人的关注点似乎有些不对。

关注的焦点,难道不应该是现代社会哪些他们闻所未闻的神奇的造物吗?

怎么竟然都集中在最普通的食物上?

叶青想不通。

青的母亲并没有围在一起,只是在边上静静地看着。

她只关心青安好与否,其它的都不重要。

见叶青说了很多话,口都干了。

便连忙拿了一个碗一样的陶器,倒上清水,然后找出一个陶罐,用木勺舀出一团金黄色的粘稠液体,放入水中,搅拌起来。

不一会,她便将“陶碗”递到叶青面前。

一股甜香扑鼻而来,叶青眼睛一亮。

这是蜂蜜!

叶青接过“陶碗”。

“陶碗”黑色,并非现代碗的形状,有些像带脚的水果盘,青的记忆中,叫做“豆”,很形象的名字。

端着陶豆,在青母亲期待的目光下,叶青喝了起来。

他又渴又饿,这个身体一整天未曾吃喝。

喝下蜜水,感觉更饿,腹中开始咕咕作响。

看着叶青喝完蜜水,青的母亲满足地微笑着。

带着泪痕的笑容,很甜,好像叶青喝的蜜水进了她的嘴里。

听到叶青咕噜噜的腹鸣,她又紧张地忙活起来。

屋子中间是一个火塘。

她寻来松针和木柴,架在火塘中,扒开火塘中的灰堆,趴在地上吹了起来。

灰堆中犹有余烬,吹了几下,微弱的火光变得明亮起来。

这是保留的火种。

这个时代,没有火柴,没有打火机,生火比较麻烦,火种要一直小心保留。

很快,松针冒烟,开始燃烧。

火生起后,她将一个黑黑的三足陶鼎,架在火上,陶鼎中加水,加大米。

大米中碎米较多,夹杂着不少带壳的稻谷。

大米?

看来部落学会了种植水稻。

叶青静静地观察着。

青的记忆太少,他需要重新了解这个时代。

“咕嘟,咕嘟……”

陶鼎中水烧开,屋中饭香弥漫。

青的母亲端起陶鼎,将其中的米汤和半生饭粒,一股脑倒入一个架了竹箅的陶盆中。

竹箅?再看看自己屁-股下编织整齐的草席,看来这个时代,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落后啊。

她再在陶鼎中加水,将滤掉米汤,只剩半生饭粒的圆形竹箅,整个放入陶鼎中。

陶鼎中,内侧有一圈腰线凸起,竹箅刚好被卡住,接触不到底下的水面。

放上两条手指长的小鱼干,一撮梅干菜,盖上盖子后,又架在了火上。

蒸饭?

她忙碌的身影,渐渐勾起叶青记忆深处、一些小时候的画面。

他一时出了神。

回过神时,一“碗”足有半斤多的“梅菜咸鱼盖浇饭”,端到了他面前。

他接过盛满米饭的陶豆,吃了起来。

“咯吱……”

饭中夹杂的未脱去谷壳的的稻谷,咯了牙。

他很熟练地用手中木勺,将米饭中的稻谷一粒一粒挑了出来。

这事,小时候常干!

米饭粗糙,咸鱼干硬,他却依然胃口大开。

这“碗”饭,给了他别样的感觉,饭食虽然简陋,却有着记忆中的味道。

只是,吃着吃着,他忽然愣住了。

青的母亲正伏低身子,将他挑出来的、随意洒在地上的稻谷,一粒一粒重新捡了起来。

然后,又一粒一粒放进嘴里嗑着,吃掉内中半生的米粒,吐出谷壳。

她表情动作熟练自然,没有丝毫尴尬。

看见叶青停了下来,催促道:“吃呀!”

见叶青呆着迟迟没有动作,她有些慌:“怎么了?不好吃?想吃肉?过些天,过些天割稻子,祭祀,杀猪,就有肉食吃了……”

叶青回过神,默默地吃着米饭,刚刚觉得很对胃口的米饭,现在却有些难以下咽。

他心里翻江倒海,久久无法平静。

默默吃完,陶豆中一粒饭不剩,干干净净,光可鉴人。

他仔细地舔过了!

看叶青将陶豆都舔干净了,青的母亲很开心地笑起来,笑容灿烂。



夜半探香闺杀神岛食诱堡主夫楚门狼峡谷之巅燃尽仙途叶辰萧初然洪荒之石矶名劫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