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医妃种田忙 第3章 你不是萧念绾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楚卿弦表情看不见丝毫的起伏,萧念绾傻住,她刚打好满腹的草稿正准备好来一场舌战,登时变为了一堆废话。“日出了,也该烧饭了。”他抬步离开了,突然顿住脚步,扭头看向她,“萧念绾是会医术的,若不想让人生疑但是刻意模仿得像一些吧。”他的话让萧念绾的脑子轰的一“日落了,也该做饭了。”他抬步离开,突然顿住脚步,转头看向她,“萧念绾是不会医术的,若不想让人起疑还是模仿得像一些吧。”。...

楚卿弦表情不见丝毫的起伏,萧念绾傻住,她刚打好满腹的草稿正准备来一场舌战,顿时变成了一堆废话。

“日落了,也该做饭了。”他抬步离开,突然顿住脚步,转头看向她,“萧念绾是不会医术的,若不想让人起疑还是模仿得像一些吧。”

他的话让萧念绾的脑子轰的一声炸开,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知道她不是真正的萧念绾?

萧念绾连忙快步跟上他的脚步,一把拉住他,目光紧紧地盯着他,“你什么意思?你知道什么?”

原主的父母都没察觉出异样,这男人才见了她两天就发现出她的不对?

“以前从军听说过一些借尸还魂的奇事,之前听说你原本是极其不愿意婚嫁的,突然的变化难免让我生疑。”楚卿弦飞快地看了她一眼,“我知道你不是坏人,也不会拆穿你。”

萧念绾愣愣地看着他往厨房走去,心中似乎有一股暖意包围。

在这样封建迷信的时代下,若是让人知道她是重生而来,指不定多少人说她是妖怪,还会把她推到大火中烧成灰烬。

她的眼睛半眯起来,嘴角微勾,好像她的眼光还不错,楚卿弦确实是个良配。

“我也来帮你!”萧念绾挽着手上的袖子,一起走进厨房。

夜幕降临,天边还有微光,楚卿弦端着几道菜放在桌上,林氏看着他们相处融洽心中十分欣慰,眼角的细纹加深许多,“没想到卿弦的手艺这么好。”

萧念绾挑了挑眉,她就当做是在夸她眼光好了。

“哟,真不愧是分了家得了好处的,日子倒是过得像掉进油罐子里似的。”徐氏尖细的嗓音传来,院子里的人纷纷往外看去。

林氏登时拉下了脸,语气不善,“大嫂这话夹枪带棒的,是我们家抢你们钱了?”

“二哥二嫂,这还真是你们不对了,分了家得了好处,嫁了女儿也不知会我们一声,还拿不拿把我们当亲戚了?”萧国立一双倒三角的眼睛满是怨气。

一旁听着他们讨论的萧念绾顿时就乐了,她原主的记忆里看到的这些所谓的亲戚,在她被逼着出嫁的时候,丝毫不顾及她的拼死抵抗。

反而还在想着什么时候能吃上她的鸡鸭鹅!

现在反倒厚着脸皮来称自己的亲戚身份了?

萧忠力被他们气得连连咳嗽,拍了几下桌子,一旁的林氏连忙帮他顺气,“你们都在胡说什么呢?我们哪来的好处,都从家里出来了,眼下也是靠着女婿养活的。”

三婶严氏插着腰,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扯着大嗓门嚷叫道,“你们可别诓我们了,我们都知道了,你们分了家,娘给了你们十两银子和两个玉镯!”

徐氏斜眼扫了一眼身旁的萧正聪,暗戳戳掐了他一把,他疼得低声叫唤,苦着一张脸劝道,“就是啊,二弟,你们日子过得也不错,照顾照顾我们这些穷亲戚吧。”

闻言,林氏更是气愤,“我们分家可是一分一厘都没有拿!”

可这些人都是上杆子来做吸血虫的,只当做林氏在骗他们。

欢欢被这样大的阵仗吓到,躲在萧念绾的身后瑟瑟发抖,萧念绾轻抚她的背部宽慰,低下头思索片刻,黝黑的眸子滴溜溜转了几圈。

指不定是谁胡乱传谣让这些人起了歹意。

萧念绾眼中闪过狡黠的光芒,装作凄苦的样子,“各位叔伯婶婶,你们只怕是听错了吧,有钱的人绝对不可能是我们家啊,我相公可是出了不少钱才把我娶来,家底都要空了。”

淡定看戏的楚卿弦眼神微动,沉默不语。

徐氏冷笑一声,显然不信,“如果你们家没钱,怎么可能会有这些传言!一定是你们藏着不愿意给!真是小家子气!”

萧念绾硬是挤出一抹眼泪,低低抽泣,“祖母是怎么样你们也是清楚的,我们一家人是净身出户的,你们说的那一笔钱估摸着是我相公给的那一笔聘礼钱的其中之一吧。”

此言一出,院中的几人顿时面面相觑,他们自是明白家里那位老太太的脾性,多少也信了萧念绾的话。

“祖母向来慈爱,又疼爱儿孙,既然各位婶婶家里困难,她必然会拿出来的,毕竟她都是半截入土的人了,守着这么多钱也没意思。”萧念绾状似无意补了一句。

严氏立马与萧国立对视一眼,夫妻二人立马往钱氏住处奔去,徐氏也紧随其后。

四人气势汹汹地往屋子里走去,“娘!您快出来开开门!”

正在屋里喝着稀粥的钱氏险些被她们尖锐的叫声吓得噎住,吞咽几次才咽了下去,紧皱眉头看着他们庞大的阵仗。

“你们四个倒是稀奇,竟一起凑上我这儿来了,什么事?”钱氏满是皱纹的脸带着淡淡的笑意,垂散的肉有几道深深的折痕。

徐氏一进门就拉着萧正聪一屁股坐在板凳上,横着一张脸,“娘,我们家都快揭不开锅了,勇浩那孩子饿得就剩皮包骨了,您都不心疼心疼他吗?”

“就是啊,我们家曲状也是,都好些日子没见油水了!”严氏不甘落后,也跟着附和。

钱氏眉头紧锁,哀叹了一口气,“我的孙儿我能不心疼吗?我这也没办法啊。”

她摊开一双饱经风霜的手,连连摇头,低垂着眼眸,精明的眼珠子泛着冷意,真当她老眼昏花了看不出她们在装蒜?

“我们可听萧念绾说了啊,老二屋里的姑娘嫁了,您可得了一笔不小的钱,他们家又分家出去了,咱们还得上缴钱来孝敬您,您看在咱们往日的孝心上,也救济救济我们吧。”

徐氏语气平缓,面上还算是客气。

钱氏眼神有些闪躲,连忙起身背对她们,“她嫁人能得几个钱啊,你们别胡说!”

严氏铜铃眼瞬间瞪大,挽住钱氏的臂弯,语气微冲,“娘,您可不能这样啊!咱们往日可没少孝敬您啊,每年可都上缴不少钱给您养老呢!”

两人纷纷夹击,钱氏无路可退,一拍大腿,咬牙道,“那你们今年的上缴就免了吧!”

徐氏和严氏顿时乐了,对视一眼,连连拍着钱氏的背宽慰道,“多谢娘体恤。”



绝地求生之谁主沉浮侯爷貌美爱如花(下)史上最强邪君帝道通天我真是练气期啊!修破玄尊极品飞仙上神,咱们有缘呀!全职赘婿重生欢姐发财猫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