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神明从不现身 第4章 人类大能,庇护苍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他们仰望巨剑。仔细观察巨剑。从表情到骨子里,心存敬畏这把天外一剑。许久许久,才有修士喃喃自语:“好……好大。”玄妙观。徐夜望着古图上的小虫子,看了看月华剑,又疯狂吐槽了一句:“我这准头但是差了点。”他挠了挠耳朵,惊疑地看了几眼窗外。总会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观察巨剑。。...

他们仰视巨剑。

观察巨剑。

从表情到骨子里,敬畏这把天外一剑。

许久许久,才有修士喃喃自语:“好……好大。”

玄妙观。

徐夜看着古图上的小虫子,看了看月华剑,又吐槽了一句:“我这准头还是差了点。”

他挠了挠耳朵,狐疑地看了一眼窗外。

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剩余时间:3分20秒……】

3分19秒。

3分18秒。

……

刚才他以法力御剑时,倒计时开始了,似乎还听到了两道轰隆声。

徐夜心中一惊道:“莫非……”

如果真如猜测那样,那这金手指就太逆天了。

为了验证心中所想。

徐夜再次看向古图上的月华剑,以及倒计时。

二指并拢,朝着元清山的方向甩出一道术法。

“嗖——”

光华在古图上消失。

没有得到答案,徐夜决定抛块石头试试。

徐夜离开了练功房。

他来到院落中,刚捡起一块小石子,陈有道从远处疾步走来。

“徒儿,跟我走一趟!”陈有道面色凝重。

徐夜疑惑道:“师父,发生什么事了?”

“元清山南端一带,有妖物出现。”陈有道脚尖轻点,身轻如燕,飞向空中。

徐夜不是很情愿,屋里的金手指还没弄清楚,这就要出去斩妖除魔。

陈有道说道:“跟上,有为师护着你,你怕甚?”

“好吧。”徐夜飞身跟上。

二人御空离开了玄妙观。

朝着元清山的南端飞去。

空中。

徐夜问道:“师父,是什么妖魔,需要您亲自出马?”

陈有道面无表情道:“动静不小,只强不弱。”

“我好像也听到了。”徐夜回想了起来,在研究古图的时候,的确听到了两声巨响,当时全心都在古图上,就没在意。

“玄妙观距离元清山三十里,这么远的距离……赵守敬,只怕是有危险。”陈有道说道。

……

与此同时,元清山南端。

那把巨剑犹如擎天巨柱,折射着光华。

赵守敬等人出于尊重,抱拳道:“多谢前辈,出手相救,晚辈赵守敬,代表清河郡的老百姓,感谢前辈!”

众人齐刷刷躬身。

巨剑纹丝不动,也没有人回应。

“这巨剑如此之大……它的主人到底是谁?”

他们的表情复杂,难以置信。

赵守敬忍着伤痛,飞了上去,沿着巨剑庞大的身躯,蹿向云端,不一会儿飞了回来。

赵守敬认真地指着剑身上泛着的光华:“如果我观察没错的话,这把剑,至少是大道兵刃。”

众人吸了一口气。

凡人用的兵器,叫凡兵;

修行者用的兵器有好有坏,分上品、灵宝、圣品、玄兵、道兵……

像大道兵和神兵,基本是人类大能才能掌控的武器。

“人类大能庇护苍生,我辈之幸,清河郡之幸。”赵守敬朝着巨剑作揖。

众人跟着行礼。

这时,巨剑嗡嗡颤抖。

赵守敬紧张万分,看向天空。

巨剑从魃王的尸体上拔出,嗖——掠向天际,消失不见。

赵守敬当即朝着天际道:“恭送前辈!”

元清山恢复安静。

众人松了一口气,看着魃王的巨大尸体,感觉像是做了一场不太真实的梦似的。

赵守敬感慨万分,大声道:“不管怎么说,魃王已死,这是值得高兴的事。”

“只是没想到,清河郡一带竟藏着一位世间大能。”

众人点头。

想起刚才魃王不可一世的场景,不由心悸。

“处理一下。”

“是。”

众修行者掠向魃王的尸体,将其根骨抽出,其骨坚不可摧,加以炼制,是不可多得的上好武器。

尸体处理得差不多的时候。

陈有道和徐夜从远空掠来,二人的速度适中,不急不慢。

赵守敬看到二人,不由疑惑。

这节骨眼上,谁会来这里?

陈有道和徐夜停了下来,看着那倒在地上的巨大尸体,有些惊讶,又有些疑惑:“居然是魃王……”

“魃王?”

“不弱于人类八境强者。”陈有道说道。

徐夜向后靠了下,说道:“师父,你上!”

陈有道轻咳了下,说道:“还轮不到为师出手。”

“?”

这么狡猾的魃王,此时不斩,更待何时?

他观察了下环境,二指微动,横在眼前,目力增强不少。

看到魃王的鲜血和断开的身躯时,微微惊讶道:“魃王已死。”

徐夜屏住了呼吸,心跳加速。

“……”

徐夜飞了过去……看着被截断的魃王尸体,一时难以平静。

这就是古图的能力?

陈有道顺着元清山峡谷飞了一遍,沿着战斗痕迹,来到了尸体不远处。

“陈观主。”赵守敬认了出来,朝着二人抱拳道。

“何人手段?”陈有道疑惑道。

赵守敬摇头叹息道:“未曾见到前辈模样。前辈以通天之能,于天外飞剑,斩杀此妖。”

“无间以上强者。”陈有道说道。

“不……”赵守敬摇头道,“远远超过无间。陈观主不在现场,无法感受……那把剑直抵天庭,刃抵云端。天外一剑,足以斩杀魃王。”

一旁没说话的徐夜,突然开口道:“两剑。”

那动静实在太大了。

场上留下的痕迹也能证明是两剑。

赵守敬笑道:“确实是两剑,第一剑斩掉了魃王左臂。不过,我认为前辈完全有能力做到一剑斩杀。”

“也是。”徐夜一边附和,一边思忖,我剑呢?

陈有道又观察了一会儿巨剑留下的沟壑。

“既然魃王已死,贫道便不逗留了。告辞。”陈有道朝着众人打了招呼。

朝着徐夜招手。

徐夜道:“师父,徒儿想回家看看。”

差不多半年时间了。

上次徐夜受了伤,家里也很牵挂,如今魃王已死,也就没那么多顾及了。

“也好,该回去看看了。”陈有道又朝着赵守敬道,“赵大人,有劳。”

“小事。”赵守敬点头。

陈有道朝着众人略微拱手,纵身离开。

赵守敬打量了一眼徐夜,笑道:“你就是徐家子弟,陈观主的徒弟?”

徐夜笑着道:“正是。”

赵守敬露出欣赏的表情,点头道:“不错。年纪轻轻便可腾云。”

“赵大人过奖。”徐夜指着魃王的伤口道,“我想问下,那把剑跑哪去了?”

“自然是被前辈收走了。”赵守敬回答道。

“收走了?”

徐夜愣了一下。

不会吧,古图还私吞宝剑?

更多的徐夜便不好继续问道。

尸体收拾好以后,徐夜跟着赵守敬的队伍,一同回到清河郡。

一路上,赵守敬都在跟徐夜聊天,相谈甚欢。

赵守敬甚至邀请徐夜前去做客,徐夜借以着急回家,委婉拒绝。

魃王之死,引起轰动。

一时间,街头小巷,酒楼茶馆,青楼妓院,都在议论。

徐夜顺着熟悉的街道,朝着徐府走去。

由于这个世界的特殊性,人类城池只允许巡逻队和执法队在空中飞行。

徐夜一边走一边回忆,半年了,几乎没什么变化。

“夜哥!!”一个声音从旁边酒馆的二楼上传来。

徐夜循声望去,疑惑道:“周全?”

周全是清河郡周家人,与徐夜是一起长大的发小。后来两个人同时踏入修行,徐夜步步高升,周全锻体之后停滞不前就“辍学”经商了。

“你可算回来了,快快快,上来喝两杯。”周全即兴奋又热情。

“没工夫陪你浪,我着急回去。”徐夜摆手道。

周全连忙下楼,追了上来说道:“别啊……你现在回去也见不着徐老爷子!”

“什么?”徐夜眉头一皱。

“我不是那意思!”周全自打嘴巴,更正道,“徐老爷子前天就去安阳跟人谈合作去了。”

徐夜疑惑道:“安阳?谈什么合作?”

“你不知道也属正常。”周全拉住徐夜,上了酒楼,“且听我细细道来。”

二人落了座,周全让小二多拿了酒杯,又倒满了酒,说道:“徐老爷子为了你,可真是煞费苦心,为了筹钱买丹药,现在不得不跟安阳的胡氏合作。”

徐夜更疑惑了,徐家家业虽然不厚,也不至于过得紧巴巴:“为了我?”

周全端起酒杯解释道:“你受伤以后,徐老爷子花了重金买的还魂丹,不然你还能活着?”

还魂丹!

徐夜有些惊讶。

据说还魂丹是可以起死回生的上品丹药,一颗便价值万金!

“继续。”徐夜说道。

“徐老爷子变卖了不少家产,徐家的商铺,也关了不少。安阳的胡氏也是做布匹生意,就趁虚而入,想要霸占整个清河郡的市场。”

“好不容易积累的家业,徐老爷子不舍得放弃,这才去了安阳。”

听完来龙去脉。

徐夜一言不发。

不管哪个世界都离不开钱,这个世界修行资源尤为重要,而这一切都需要钱来买。

还以为自己天纵之资,原来是摊了个好爷爷。

“咱们清河郡,旱了半年,别说养蚕了,喝口酒都得从安阳拉过来。”周全又喝了一口闷酒,叹声道,“哎,只怕徐老爷子谈判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徐夜通过窗口,看了看干裂的路边,以及枯死的大树……烈日高照,行走在街道上的老百姓,骨瘦如柴,无精打采。

“旱灾……”

徐夜目光抬起,说道,“三天后,清河郡有雨。”

“夜哥,你别开玩笑了。我不信神棍的。”周全说道。

徐夜:?

你全家都是神棍。

这时,隔壁座位刚坐下没多久的中年男子插话道:“听说有人类大能斩杀了魃王,就看老天爷赏不赏脸了。”

周全摇头道:“魃王死了,一时半会也下不了雨。那些小旱魃,只会闹得更凶,为魃王报仇。”

“哎……希望那位大能杀光那些旱魃。”

附近的酒客,听到这话,附和了起来。

“对,杀光魃妖。”

徐夜也不争辩,而是放下酒杯,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周全抱拳道:“夜哥走好。”

PS:求票。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