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选手罪孽深重 第一章 冥冥之中,自有7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的话我有罪,请让法律来经济制裁我,而也不是让这些人来精神折磨我……”网吧门口,通宵了一整晚的李念蹲在自己那陈旧的电瓶车旁,抬起头望天。电瓶车的座椅好像能承受了这个年龄不应该能承受的暴力,有心无力的在旁边郎当着,膛内李念前不久刚换的新电池已消失了无影。嘶……蹲了电瓶车的座椅似乎承受了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暴力,无力的在旁边啷当着,膛内李念前不久刚刚换的新电池已消失无影。。...

“如果我有罪,请让法律来制裁我,而不是让这些人来折磨我……”

网吧门口,通宵了一整夜的李念蹲在自己那老旧的电瓶车旁,抬头望天。

电瓶车的座椅似乎承受了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暴力,无力的在旁边啷当着,膛内李念前不久刚刚换的新电池已消失无影。

嘶……

蹲了良久,李念默默起身,推着电瓶车往家走,通宵带来的负荷让李念的大脑有些晕眩。

李念一边走,一边念叨。

“算了不生气、算了要温柔、算了不骂人、算了不发火、算了我心态超好、算了……杀人犯法。”

“算了,反正他们都是傻逼。”

这一套词儿背完,李念挺直了腰板。

舒服多了。

今年32岁的李念是个上班族,单身,不喝酒,偶尔抽烟,唯一的娱乐方式就是来网吧上上网。

简单。

却并不快活。

李念没有经历过有伙伴却没钱上网的年代,因为自始至终他也没什么同龄且有着同样娱乐方式的玩伴。

寒风吹过,李念紧了紧不算厚实的大衣,背影显得有些萧索。

嗯,他是孤儿。

曾经李念不是没有过与普通人不一样的追求,能以32岁的年龄维持在韩服大师组,峡谷王者六百分的水准,可想而知李念的游戏天赋。

可惜的是,他生错了时代。

“如果让我年轻个十年……”

“算了十年太长了,那会儿才S1。”

“要不……7年吧?”

李念停下了脚步。

大脑传来的晕眩感却愈演愈烈。

“偷电瓶的,你大爷!”

最后呢喃出一句话后,李念失去了意识。

……

朦胧间,李念隐约听到了争吵声。

“你是真够可以的,上一次选出死歌打野说自己手滑,这一次呢?还是手滑?”

“喂喂喂,就事论事这把不是我的问题好吧?”

“还说不是你的问题?前面你做到事情了吗?野区被明凯反爆了吧?俱乐部给了你上场的机会你就是这么玩的?”

“我能怎么办?3级那一波对我来说有丶伤的,还不是你下路支援慢了……”

李念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几个穿着红色队服的小伙子,这身队服李念很眼熟。

定睛一看……

WE?WE……

李念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平时李念是会经常看比赛的,而且作为一个老玩家,李念可以说是一场比赛都没有漏掉。

呈现在他眼前的这几个面孔陌生又熟悉。

被称之为路人王,一血梅的草莓,魏汉冬。

诸多黑料,臭名昭著的火焰鼠,山泥若。

WE年初新招来的新兴中单,雪雪。

给ad加上c的男人,微笑,高学成。

以及辅助……柯南。

这个阵容,如果没记错的话……

李念摸了摸兜,从兜里掏出来个诺基亚的5233。

视线,在时间上定格。

2014年,8月16日。

脑海中有些刺痛的记忆告诉着李念,他……重生了?准确来说,是穿越了。

因为这个李念除了长得比较帅,和名字相同之外,和前世的自己八竿子打不着关系。

嗯,长得帅是通过手机屏幕的反射看出来的。

“教练,我觉得管理层的安排有问题,这个人明显就不想赢。”

微笑见李念醒了,当即开口说道。

“关我屁事。”

山泥若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一脸不屑。

“这样的话,还不如把sin和ninjia找回来,虽然ninjia最近状态的确有问题,但这个人实在是太离谱了。”

草莓依附着微笑开口说道,虽然他没有指名道姓,但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他说的是谁。

“行呗,那你们找那两个棒子去吧。”

山泥若摊了摊手。

从夏季赛开始就一直替补的他早就憋了一肚子怨气了。

不就是春季赛拿了一把死歌打野吗?

至于给我按在替补席上?

山泥若越想越气,连看向李念的目光中都带着些许不善。

就是这个人,夏季赛聘请过来的教练,直接给他按死了。

如果不是他找了点关系,再加上那一对韩援组合最近状态的确有些差,否则他是不可能有上场机会的。

“好了,别吵了。”

李念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脑仁:“休息时间很快就到了,下一场比赛马上开始,我们没有时间了,如果这场比赛我们再输的话,就和这次世界总决赛无缘了。”

此话一出,草莓和微笑都沉默了下来。

“赢?怎么赢?”

山泥若嗤笑一声:“上路把把被压,中路团队突破口,下路……”

微笑猛的看了过来。

山泥若表情一僵。

“下……下路。”

他找不出什么毛病。

微笑的状态一直都很不错,旁人觉得他下滑了,实际上是因为现在的微笑除了对位之外,还要承担起指挥的重担。

自从明凯和卷毛出走,大鼻子退役后,WE的实力就一直很不稳定。

草莓稳定抗压,能打出自己的作用,但想要对位拿到很大优势却不太可能。

春季赛的山泥若和雪雪起初还很不错,后来山泥若开始玩蛇,雪雪的偶尔上头和激进也成为了对手的突破口。

微笑则是成为了所有队伍的众矢之的,只要团战将微笑先行击杀,那么WE的团战基本就是稳输的。

辅助柯南实力有限,无法与微笑在对位拿到太多优势,而且和微笑这样的ad搭档,柯南本身压力也大。

这也就导致在一些关键团战里柯南会紧张,从而出现操作失误。

队内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

“我不想输,但是没办法。”

微笑的声音有些沙哑。

山泥若倒不是完全不想赢,只不过他很随意。

说白了,就是缺少职业态度。

这一点李念当然也清楚。

这才哪到哪。

等山泥若用潘森去给老贼打辅助时,那才是真的搞心态。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裁判推门而入:“大家准备一下,要上场了。”

休息室内的氛围死气沉沉。

李念能清晰的看到,微笑的眸子有些泛红了。

人最怕的,就是在最艰难的时候却无能为力。

EDG第一场比赛展现出来的统治力很可怕,直接正面击溃了WE。

面对老队友,EDG没有一点心慈手软。

李念知道,这会儿联盟的规定还没有很完善,况且从记忆中,李念在夏季赛之初最早是以选手的身份在WE注册过的,只不过因为实在是招不到合适的教练,再加上李念有这方面的天赋,所以才临时成了WE的教练。

所以理论上……李念是可以以选手的身份上场比赛的,但问题是……他并不擅长打野。

他最初接触英雄联盟时是打上单的。

后来年龄大了,随着操作下滑,会玩一些功能性的上单,除此之外就是辅助。

别人都是用操作,李念则是主要依靠脑子来玩游戏。

所以当意识清醒过来后,李念一直在心里小声哔哔。

“系统?喂?哈喽,在吗?”

一片死寂,没有任何回应。

几分钟后的现在,李念总算明白了,他不像是万千穿越者那样拥有系统。

他,不是系统的宠儿。

“唉,去tm的系统!”

叹了口气,李念站起身来:“我去找裁判报备一下,下一场比赛,我来打野。”



绝地求生之谁主沉浮侯爷貌美爱如花(下)史上最强邪君帝道通天我真是练气期啊!修破玄尊极品飞仙上神,咱们有缘呀!全职赘婿重生欢姐发财猫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