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兽医能掐会算 第6章 你有血光之灾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楚淮怕吓着花小满,不再多说鬼哭山的事儿,聊起她可能关心的话题:“你还在上高中吗?要不要考大学?有什么想法吗?打算考什么专业?”“大学,我一定要考的。”花小满语气坚定。前世最大的...

楚淮怕吓着花小满,不再多说鬼哭山的事儿,聊起她可能关心的话题:

“你还在上高中吗?要不要考大学?有什么想法吗?打算考什么专业?”

“大学,我一定要考的。”花小满语气坚定。

前世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上大学,既然重活一回,她无论如何也要试试,否则真是白活了。

“专业,我也不太懂,到时候再看吧,我觉得像楚医生您这样就挺好,可以治病救人。”

“嗯,上大学还是很有必要,丰富的知识也能让人更自信。知识改变命运的说法,可不是玩笑。

你的想法很好,医生确实是个很不错的专业,救死扶伤,确实很好。

咱们国家医科类大学,也是良莠不齐。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建议你考首都医科大学,到时候就是我学妹了,还能罩着你。”

“嗯,我会加油的。”

花小满点点头,也不多说话,看到楚淮,她就感觉自己的秘密随时会被看透,心里慌的很。

首都医科大学这个目标,在她心里,还是扎了根。这一次,哪怕不睡觉,她也要拿下高考!首都医科大学分很高,真的要不断努力才是。

花小满低头,不是胆小害羞,而是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波动。

“来,把手伸出来。”楚淮突然开口。

伸手?花小满愣了一下,还是把双手平摊向前。

楚淮轻笑,又提醒:

“手背。”

花小满有点尴尬,翻了手背朝上,想缩回来,想想又没动。

卫生所里有现成的医药箱,楚淮取出纱布、镊子、酒精、棉球这些东西,用棉球蘸了碘伏,一点一点地帮花小满清理手背上的冻疮。

这些冻疮养护不当,有些都裂开了,有水流出。

花小满刚才手心向上,就是有点不好意思,不想给人看手背,她觉得丑。

楚淮似乎感觉到她的情绪,笑着安慰:

“别不好意思,你以后要是想当医生,就要首先明白一个道理,

医生眼中,只有病人,没有男女之分。任她万般红颜,最终都会化作枯骨。”

“啊?所以楚医生眼里,我就是一块骨头?”

“……”

这天,聊不下去了!

楚淮都不知道,花小满这个看起来老实腼腆的姑娘,她是故意的!

他还是决定认真当个医生:

“你的手,最近一个月不要摸凉水,这个药膏你拿着,回去每天早晚抹一次,很快就好了。”

看了眼认真的楚淮,花小满觉得他真是个好人,忍不住开口:

“楚医生,你出门要小心,近期你可能有血光之灾。”

“呃……”

楚淮愣了一下,寻味地看着花小满。

花小满又不跟他对视,低垂着眼睑,看不清表情。

这小姑娘吧,眼睛长得挺好看,特别清澈,怎么总喜欢藏起来呢?我又不是坏人!

楚淮无奈:“好,我知道了,谢谢提醒啊。”

“不客气,那个,我是认真的,你真的有血光之灾,就在今年春天,三个月内。

你一定要小心一些,尤其是小心女人,尤其不要跟女人进山。”花小满忍不住又提醒。

花小满如果没记错的话,刘翠英不是个东西,看上去人模狗样的,其实一直跟县里的混子相好。

也就是这一年春天,说是带个对象回家,结果把人约到后山,找一群混混把人抢了。

具体的细节,花小满也搞不清楚,毕竟上辈子的时候,她对桥头村有着莫名的恨,一直都没回来。

她也是听初中同学说起的这件事,还好同学当时提了楚淮的名字,要不然她还真对不上号。

楚淮前世就是她最后生命里的白月光,今生两人还不太熟,而且地位悬殊,花小满也不敢对他有什么别的想法。

可他是个好人,花小满不希望他出事,又没办法说自己重生的事儿,只能装神弄鬼地说道: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开了天眼,可以隐约看到一些未来的事情。”

“真的有天眼?天眼长啥样?是在额头上吗?不介意的话,给我看看?”楚淮来了兴趣,放大镜都拿好了,就准备研究。

花小满心虚,推开他就跑:

“骗你的!我奶奶该着急了,我先回去了!”

花小满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卫生所出来,有点迷迷糊糊的不真实感觉,脸也有点发热。

她是真的怕这个心理医生,又很羡慕他,能透过蛛丝马迹,将人的心里算计清楚,这样的人,可真厉害。

这就是学问的好处吗?楚淮的出现,更坚定了花小满好好学习、复读考大学的决心。最好是首都医科大学,那样的重点大学。

……

刚到家门口,二婶刘玉芝就热情地迎上来,说话语气有点怪:

“小满啊,你可回来了,伤着哪儿没有?那个姓楚的假道士,没怎么你吧?”

“没事,就是楚医生帮我包扎了手,问了几个问题。二婶,楚医生是心理医生,他都说我没中邪,您放心吧。”花小满大方地回应。

刘玉芝看这小丫头没觉悟,只能说得更明白点:“没中邪就好,婶儿就是担心你长得那么好看,我怕他占你便宜。”

“卫生所的窗户上,不是都能看到吗?”

花小满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无辜地盯着刘玉芝反问。被花小满这么一盯,反而是刘玉芝自己不好意思了。

卫生所的卫生员也是个男同志,为了避免给村里姑娘看病被说闲话,他的诊病位置都靠窗的,路过的人都能看到。

花小满和楚淮坐在窗边说话,然后白大褂的给她包了手,能说出个什么来?

很多姑娘去看病,被人说闲话,都会提到那个窗户,花小满不擅长吵架,可也知道别人怎么说的。

倒是曹奶奶,战斗力是真的强,刚骂了亲家母回来,又听到刘玉芝嘴巴不干净,欺负她家囡囡,气得啊,干脆坐门槛上闹:

“刘玉芝,我说你咋心眼那么小,就容不下个孩子呢?你们老刘家,从上大小地,都来欺负我们家囡囡,就是想把我这个老太婆气死是不是?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心思?不就惦记我囡囡那点钱吗?我告诉你们,囡囡的钱,存在人花家的户头上,就算我死了,也轮不到你们。”

“妈,你又说啥混话呢,快跟我回去,别让外人看了笑话。”刘玉芝急忙去拉老太太。财不露白,咋能在外头说?!



我快亏成麻瓜了韩三千苏迎夏商门甜妻(上)他不会死去吧呱呱佐助仙路徐行敌军还有三十秒到达战场盛唐不遗憾港片里的卧底曌帝双龙传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