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吾逍遥 第六章修仙套路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2020/4/13修文)翌日。墨天微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见天光大亮,不由吃了一惊,没想到居然一觉睡了这么久。她匆忙从榻上跳起,脚刚沾到地面就感觉脑中一阵眩晕,一不留神再次坐倒在床上。...

惟吾逍遥

推荐指数:10分

《惟吾逍遥》在线阅读


(2020/4/13修文)

翌日。

墨天微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见天光大亮,不由吃了一惊,没想到居然一觉睡了这么久。

她匆忙从榻上跳起,脚刚沾到地面就感觉脑中一阵眩晕,一不留神再次坐倒在床上。这时候她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的体温高得有点吓人。

“不会是发烧了吧?”

墨天微心道不好,原本以为只是感冒,这没什么,谁都知道感冒吃药七天好,不吃药一个星期好,死不了人,可发烧就不一样了——就算烧不死人,烧成智障肺炎什么的也很有可能啊!

不行,得去开点药来吃,这神仙的地盘,药物疗效怎么也比上个世界药店卖的好吧?

答案是肯定的,但是万万没想到……

周师兄停下画剑符的手,抬头看着一张脸又黑又红的凡人小鬼,“风寒入体,高热不退?”

“是的……想请教周师兄,何处可以买到药。”墨天微半倚着桌子,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

“剑宗没有凡人,凡间的药是没有的。”周师兄想了想,“要买得去长云镇,不过太远了,御剑都要半日工夫。”

“呃?”墨天微真是眼泪都要掉下来了,“那……不知师兄可有办法救我一命?”

周师兄遗憾道:“我倒是有些丹药,不过都是引气入体后才能用的,你不过一介凡人,且似有些先天不足,身体虚弱,要是用了,恐怕适得其反。”

墨天微:“……”

我该不会成为第一个穿越到修仙世界结果死于发烧的幸运E吧?

后面周师兄还说了什么,但是墨天微已经听不太清楚了,隐约间自己似乎向他告辞了,然后又跌跌撞撞地跑回竹屋。

周师兄看着这病的不轻的小鬼,觉得真不能让人就这么病死了,于是掏出一张传讯符,通知了隔两天就要去长云镇采买东西的一位执事,要他明天出门时替他捎药回来。

至于药到之前那小鬼会不会已经烧坏了,嗯……周师兄表示,他们剑修长年挨刀,也没见哪个死于治疗不及时的,虽然小鬼只是个凡人,但应该不会这么背吧?

作为一个很早就拜入仙门,没见过多少凡人的剑修,他并不知道凡人可能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脆弱。

躺在床上的墨天微还不知道自己未来一天半已经被放生了,现在她特怀念以前那个世界,虽然有诸多不如意,但生病时总能吃得上药呀!

要是自己穿越的是未来世界就好了,据说那里的人生病都不要打针吃药,直接医疗舱一躺,出来时又是一条好汉了。

再不济点,穿个西幻世界也不错啊,人家有职业牧师,就是收费有点贵……

此时,墨天微思绪无限放空,宛如游离在世界之外的一抹幽魂,飘忽不定。

朦朦胧胧中,有人在身旁轻声呼唤:“……天微。”

“天微,起来吃药了。”

墨天微茫然睁开眼,眼前是一位男神,宽肩窄臀长腿细腰,容貌宛如“刀削斧劈”,浓眉一挑就是肆意飞扬,眸光一转便作邪魅狷狂,整个一霸道总裁模板。

当然,这位霸道总裁现在在做的事情不那么霸道总裁,他端着一碗味道一言难尽的中药,脸上没什么表情,但看起来是来给她送药的。

最重要的是,这位的衣服是地球风而非仙侠风。

“……哥?”墨天微有那么一瞬间惊呆了,我这是又穿回去了?

“吃药。”霸道总裁将药碗放在床边的柜子上,语气冷冷淡淡,似乎还带着几分讥诮,“生病了不吃药,父亲和白姨会怪我没照顾好你的。”

墨天微瞬间从迷蒙中清醒过来,然而却已分不清眼前这是梦境,还是在古代的那段时间是梦境——她一直以来都是个糊涂的人,擅长将自己的日子过得浑浑噩噩,可笑又可怜。

她张了张口,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只闷闷地“嗯”了一声,端起药碗,看着深褐色的汤药,半天没有喝下去。

“你不想喝?”墨天宁冷冰冰的目光定定凝视着她,“我熬了很久,你怎么能不喝?”

“多……多谢哥,我只是觉得是不是该换个药方了,喝了这么久也没见好。”墨天微勉强找了个理由。

墨天宁漫不经心地笑了笑,“换什么方子?我从小喝到大,现在不是病都好了么?自从父亲和白姨走了,你也病了,身体重要,你还是别挑嘴了。”

墨天微沉默了,她突然不想再乖巧地配合他的演出,不想没病也要整天喝药,不想做什么事情都被折腾得成功不了,不想……再当一个任人揉捏的傀儡。

“我说了我不想喝。”她冷冷道,“你有空的话去管管墨氏,别等我上星网看见的头条就是墨氏倒闭的消息。”

墨天宁似乎没想到她今天的态度竟然如此强硬,愣了愣,旋即笑了起来:“你终于装不下去了。”

“我没装。”墨天微心情很差,甚至有些暴躁,“你说完了吗?说完了就走吧。”

墨天宁非但没有走,反而笑容更深,似乎终于遇见了一件有趣的事情,“我记得你小时候脾气就很差,霸道嚣张,十足的公主病——不过那时候你确实是小公主,有点病也很正常。”

“后来父亲和白姨都出事了,墨氏到了我的手里,你还是很不乖,做哥哥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用亲身经历教教你做人的道理——过去我是怎么过来的,你也该体会一下。”

“知道么,这难喝至极的药,我从刚会说话就开始喝,而这一切拜谁所赐?”他的目光变得森寒起来,闪烁着危险的光,“你想做的任何事情我都会破坏,想交的朋友根本不理你,甚至连想努力都不行……你觉得很委屈,然而这就是我过去的生活。”

“父亲真是太偏心了。”他轻声叹息,似乎对那个一手造成了一切悲剧的人还心怀眷恋一般。

墨天微的心情却在他这段恶劣至极的话里渐渐平静下来,半晌才幽幽道:“关我屁事!”

她厌恶墨天宁,如果有可能,她根本不想见到他。

“砰!”

墨天宁没有将药碗摔碎,这可是他辛辛苦苦(让人)熬的药,他摔碎的是一旁的玻璃杯,晶莹的碎片在灯光下闪烁着璀璨的光芒,犹若纯净的宝石一般炫目。

冰冷的手落在墨天微头上,她不耐烦地皱了皱眉,挥手将他的手打开。

“你烧得不清。”墨天宁的声音宛若浸泡在冰水之中一般,每个字都透着冷意,“今天不吃药就算了,明天我再来时,会给你换个方子。”

墨天微知道这家伙根本听不进人话,缩回了温暖的被子里,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懒得管他要干什么。

能活一天是一条,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不这样得过且过,她怕是早就郁闷死了。

脚步声始终没有响起,那冰冷的目光仿佛自带穿透性一般,躲在被子里也隔绝不了,墨天微刚刚平静下去的心又渐渐暴躁起来。

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过去墨天宁虽然讨厌她,经常逼她没病也吃药,各种言语行动打击,但也没像现在这样,被她赶了还赖着不走,简直不可理喻——难道说,他的偏执症又加深了?

一道低低的笑声,仿佛来自地狱,“蜗牛躲在壳里,以为这样就能逃过危险,但更多时候……”

声音渐渐靠近,墨天微的心跳越来越快,她仿佛预感到了什么。

“是被人连着壳一起踩碎。”

一声闷响,墨天微蓦地睁大眼睛,然而入目只有一片黑暗,她奋力挣扎,想要将试图闷死她的墨天宁赶走,然而她忘了自己现在是个病人——就算不是个病人,她一个废柴死宅打得过一个身强体健的大男人么?

空气渐渐消失,窒息的感觉无比痛苦,她的挣扎也越来越激烈,但这种激烈只不过是回光返照,如果这样下去,她肯定是要被闷死的。

她早知道,她早知道!

无论她跌落到怎样卑微的尘埃里,他依旧不会放过自己,他无时无刻不在希望她去死!

愤怒的火焰落入墨天微眼中,她已经退无可退,身后即是万丈深渊……不,她已经被逼死过一次!

刹那间,她仿佛突然明白了什么,体内也突然多了无穷的力量,奋力一推,竟轻易挣开了差点把她困死的墨天宁,翻身滚下床,冷冷望着那个面露意外之色的男人。

此时,她想起曾经发生的许许多多事情,心中百味杂陈,说不出是委屈,是悲伤,是痛恨,是苦涩,是绝望,还是无奈。

但……从没有一刻如现在一般,多出了一份置身事外的冷漠。

“我已经离开了,我已经获得了新生!”墨天微鼻子一酸,竟有种落泪的冲动。

她早已走出了困住她的囚笼,如今正是天高海阔,这是多少人求不得盼不来的机会,她怎么能……还将这白白得来的一世,当成游戏一般随意虚度呢?

墨天宁没有说话,他只是梦境中的一个幻象,在梦境主人清醒之后,一切自然也结束了。

“你想杀了我,你成功了,但那是上一回合,如今的我已经解放了。”她朝墨天宁挥了挥手,算是补上上一世那来不及的告别,“这一次我会好好活着,看着你沉沦至地狱最底层,再大的风浪也翻不起如你般的沉滓!”

转眼间,梦境消散,墨天微霍地睁开眼,一片漆黑,原来外头已是夜色深沉。

细碎的虫鸣声在秋夜里零零散散地响起,然而剑宗是仙家宝地,无寒暑四季之分,如此时节,或许只有寥落寒星与皎皎玉轮显露出一分秋日的风光。

墨天微呆坐在榻上,半晌才徐徐叹息一声,“终究还是……意难平啊!”

她还是怨恨的,也是不甘的,没能看见自己想看的那一幕,她死不瞑目,所以做个梦都能梦见前世……

不过,终究都过去了,这是新一世,如果还纠结于上辈子的爱恨情仇,不是太可笑了吗?

——墨天微怎么能是一个可笑的人呢?

这么一想,她忽然觉得充满动力,将脸上那点忧愁揉散,便拿起了放在床头的那本引气入体操作手册。

重新看了一遍,旋即把书一合,她摆出五心向天的姿势,驾轻就熟地将引气诀在脑中默念了一遍又一遍,渐渐沉入了无思无想之境。

朦朦胧胧中,墨天微感觉自己变得格外轻盈,却又不是当鬼时的那种无根浮萍似的飘摇,仿佛沐浴在骀荡春风里,又仿佛化作了其中一缕清风,随着周围无数同伴,或摩肩接踵,或相去万里,穿山渡海,凌波御虚,穷睇眄,缈天涯,行于万丈红尘中,游乎四极八荒外,纵天高地迥,宇宙无穷,任天行有常,盈虚有数——惟我逍遥!

不知不觉中,周围亮起无数光点,宛若耿耿星河,灿烂星汉,置身其间的墨天微只觉自己如传说中那位乘天河浮槎来去星海访牵牛的奇人,如此有幸,得遇造化之玄妙。

她并不是没见过星星长什么样,在上一世星辰大海的图片视频早已泛滥成灾,有点小钱的话还能亲自去宇宙中看看——但这种感觉是不一样的。

不过墨天微很清楚,这不是星海,而是本源之地,四周五颜六色的光点就像是录取通知书,只要把它拿到手,那就证明你有入仙门的资格。

她伸手一抓,然而那些光点却像是有灵性一般轰然而散,与她捉迷藏似地四处逃窜。

墨天微无奈,只好追逐而去,然而不等她移步,天外飞来一点紫色流星,仿佛帝王出巡,在靠近时霸道地将周围其他光点尽数驱散,撞入墨天微眉心,消失不见。

“紫色的?”她伸手一摸额头,“就一颗?我是单雷灵根?”

不等她细想,一股沛然巨力袭来,一下子将她踢出了这个如梦似幻的世界,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本源之地,一个修士一辈子只能进一次,就是在引气入体的时候,没有任何意外。

外界。

不知从何处飘来的乌云掩去孤月寒星,如水的清光不见了踪影,夜色竟越见深沉。

轻盈的夜风也渐渐急促起来,竹海的浪声更显滔滔。

“啪!”

一颗小石子被风裹挟着打进竹屋,周师兄从入定中醒来,几步迈到轩窗前,望着沉沉墨色与飒飒夜风,不自觉地蹙起眉头。

“没说近日有雨呀?难道是哪位真人突破?还是在试验新法术?”周师兄若有所思,“看这架势,是雷雨呀……”

“……快要入冬时的雷雨,也是不太常见。”

“轰!”

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万里铅云中雷蛇乱舞,忽地酿出暴雨般的雷霆,宛若夜空中骤然盛开的烟火,华丽得亮瞎人眼。

随后,便是疾风骤雨,一夜未歇,洗净一方世界,恭迎王者履足。

清晨。

墨天微轻轻吁出一口浊气,引气入体真是奇妙的体验,成功的那一刹整个世界都焕然一新,通俗点说就是双眼摄像头由100W像素换成3600W像素……嚯!什么味道?

她黑着一张脸从床上跳下,身上扑簌簌掉下一抔抔黑色成分不明混合物,简直惨不忍睹。

我还是中了修真文的套路啊!

墨天微飞也似地裹起一套衣裳,提着桶往温泉边奔去,拎水到一边寂静无人的林子里冲了七八遍,之后又花了快一个时辰仔仔细细洗干净自己,差点没搓下几层皮来。

终于将自己打理干净后,她一本满足地坐在温泉边,享受着连日来难得的轻松时刻。

原来,即便是抱着游戏人间心态的她,在开始新生活后还是不免心怀忡忡,担心自己是条一无是处的废柴,担心永远只能是朝生暮死的凡人,担心没人权随时可能被炮灰,担心敌不过剧情的洪流终究被碾压……明明只是白捡来的一辈子,不知何时竟已让她割舍不下。

墨天微忽然明悟,原来她迟迟无法引气入体的原因并不是自以为的灵根垃圾,不是想象中的现代人对修真的不适宜性,而是——之前的她从来没想过,她希望长长久久地活下去。

若不是病中一梦,她还不会意识到,自己是如此渴望活着,渴望新生——不是为了与别人赌气,不是为了证明什么,只是单纯地,想要活出个人样来,活得自在逍遥。

永远不能有人,强迫墨天微做任何她不想做的事情。

修仙的源动力有很多种,想不死,想变强,想站在巅峰,想威压四海……可最终归结到一点,那就是长生。

没有漫长的寿元,想闻道几乎是不可能的——你以为你是起点文男主呀?凭什么别人修炼几千上万年你二三十年就能搞定?

所谓“朝闻道,夕死可矣”,说的是修士们的向道之心,没人会说,“夕死,然后闻道,可矣”。

连活下去的欲望都没有,天道都懒得给你修真的权限呢!

墨天微忽然笑了起来,眯起眼仰望,没有树木枝叶的遮蔽,秋日里显得格外高远的湛蓝天空尽入眼帘。

碧天如水,轻云缥缈,没有PM2.5的世界,没有近视300度的世界,如此清晰,如此美不胜收。

鸣谢修真科技树!

静静坐了一会儿,墨天微忽然想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话说,穿越这么久,她还没仔细看过自己长啥样子,这样不好,不好。

她立即回头,对着水面照了个镜子,总算是看清自己这辈子的长相。

老实说,这个年纪的小孩子长相乏善可陈,只要不是基因太烂生活太差一般都是软萌可爱冰雪聪明。

以前的墨天微完全符合例外条件,现在经过一个月的米虫生活——辟谷丹虫生活调养,及引气入体时的PS,她总算是回归到大众行列,从惨不忍睹进化到无碍观瞻,真是可喜可贺!

这副容貌与前世颇有几分相似,但显然就是卖家秀与买家秀、高定服装与地摊货的区别。

眉长而密,斜飞入鬓,眉宇开阔,见之令人忘忧。一双眼睛明若寒星,带着几分凛然不掩的孤傲;清澈见底,似乎能轻易照见他人心底的阴霾;形似飞翼,眨动时若飞鸟振翅凤凰展翼美不胜收。

——是的,她就是这么自恋,不吝于用最大的夸张来形容自己的美貌!

不过,还是黑了点,毕竟单单引气入体美白效果还是差了点,这让习惯了前世审美的墨天微有点不爽。

她似乎记得这本书设定在大境界升级时提供一键美颜服务……真是贴心至极,堪称外貌协会的福音。

这也就无怪于主角北辰殊走哪儿哪儿有绝色美人,后宫佳丽环肥燕瘦浓桃艳李各有千秋独具风姿。

扯远了,总之墨天微已经在思考以后晋级时怎么整容的事情——长得好还丧尽天良那叫反差萌,长得丑还爱搞事那叫丑人多作怪,人生就是这么残酷!



超级女婿追逐爱暖暖包女孩排球少年之ACE快穿系统之女配上位记不会修炼的狂人总裁大人,矜持点从士兵突击开始的征程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向往之美食供应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