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吾逍遥 第一章种田流走起!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2020/4/13修文)幽暗的迷雾飘飘盈盈,游荡在这个阴森世界的每个角落,恍若一缕缕轻纱,隔开不远处的鬼哭魂泣,让每个路上的行者满怀恐惧与凄楚——恐惧来自不可名的前方,凄楚来自被抛...

惟吾逍遥

推荐指数:10分

《惟吾逍遥》在线阅读


(2020/4/13修文)

幽暗的迷雾飘飘盈盈,游荡在这个阴森世界的每个角落,恍若一缕缕轻纱,隔开不远处的鬼哭魂泣,让每个路上的行者满怀恐惧与凄楚——恐惧来自不可名的前方,凄楚来自被抛弃的来路。

浑浊的河水中,永不停止的哀嚎此起彼伏,混杂成一曲冷酷的乐声,激荡起层层浪花,朝不远处弯曲小径上的行者扑去,仿佛要将之拖入黄泉之中,永不超生。

墨天微行尸走肉一般嵌在队伍中央,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她死了,这没什么好说的,只是没想到这世上竟然真的有黄泉,就是和传说里的有点不一样。

道路另一侧那漫无边际的彼岸花花海总让人有种不祥之感,她看了几眼便收回目光,跟着队伍继续前进。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来到了奈何桥前,前面一个鬼刚刚离开,她往前走了一步,却发现桥边没有孟婆,只有一块崭新的告示牌。

告示牌上有类似LED灯的东西正在闪耀,不过最引人注目的却是其上的内容——【外出访友,请自觉在孟婆汤贩卖机前取汤服下。如有异议,后果自负。——九幽混沌域主事孟婆•娑】

墨天微:“?”

这真是个奇怪的地府,她一头黑线地按照指示行事,端起不知道被多少鬼用过的碗,接了一碗浑浊的茶水,那一瞬间有些愣神。

喝下它,墨天微就真正死了,身前的纠葛也将彻底烟消云散,或许这是最好的结局。

“咦?”

墨天微低下头,正要喝下孟婆汤,忽然却听得一声带着疑惑的轻咦,手不禁晃了晃,茶水荡漾起层层涟漪。

涟漪中,一双明亮深邃的眼睛看了过来,对视的那一瞬间,她好似被狠狠击中,忍不住狼狈地后退了一步。

“有趣。”

虽然那声音说着“有趣”,但语调却依旧平淡无波,显然说话人的心情远算不上兴味盎然。

一滴晶莹的水落入碗中,墨天微仰头,这里没有天,入目皆是一片阴沉沉的雾霭,她根本无从探寻水的来路。

不过……墨天微马上就要彻底消失,追究这么多也没有什么意义,反正都会忘记的。

她将茶水一饮而尽,表情瞬间变得懵懵懂懂,总是阴沉着的眼眸也清澈澄净,犹若不谙世事的婴儿。

她迈步走上了奈何桥。

墨天微猛地睁开眼,清凌凌的眸中倒映着星斗的寒光,不由轻轻叹了口气,这几天来的梦境一个接着一个,到今天终于是结束了。

破庙由内而外散发着颓圮的气息,曾经威风赫赫的神像斑驳零落了一地的灰尘,精雕细琢的画柱被来来往往的白蚁蛀出一个个虫眼,更不要说四面的轩窗,早已漏了满室的秋风。

墨天微睡下的地方头顶不见片瓦,只有几根漆黑的孤零零的房梁,让人即便身处其间也能看见秋夜高远深沉的星空。

在这个还没有任何工业污染的时代,漫天的繁星格外清晰,一带银河环腰而去,无数星辰恍若河中激扬的玉浪细雪,清冷繁茂。

墨天微走出破庙,坐在庙前的石阶上,寒凉的秋风吹进她褴褛的衣裳,令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想到如今的处境,更是心里拔凉拔凉的。

从出现这些梦境开始,她一直不清楚自己是穿越了,还是庄周梦蝶,然而今晚的一切让她明白,原来她是意外苏醒了前世的记忆——在病入膏肓的时候。

这一世的她运道极差,生来有些痴傻懵懂,有父母不如无父母,才五岁就被父母使了手段卖给人牙子。之后辗转流落数州,一个月前遇到青州瘟疫,人牙子病死后她逃了出来,跟着逃难的人一路流离,十天前来到了云州府城宣云城,因为身无分文只好栖身破庙,与城中乞儿们混在一起,还颇受了一番排挤,以致于大病一场,烧得浑浑噩噩,险些交代了这条小命。

“看来我这辈子运气不太好啊……”墨天微叹了口气,“穿成乞丐,开局一个碗都没有,我没看过这类型的小说啊!”

前世的她一无所成,因各种原因只能混吃等死,小说看了无数本,不过由于个人偏好,这方面的倒还真没看过——不过,所谓有条件要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或许她现在该想办法把乞丐路线改一改,化未知问题为已知问题?

“卖身给人牙子,走丫鬟逆袭路线?”她撑着下巴皱眉思考,“不行,万一被卖去坏人家里,那也太惨了。”

“破庙,乞儿,这些都是人力资源,我是不是该收服这些小朋友,带领他们走上致富之路?”

虽然这似乎没什么不对,但想想记忆里那些乞丐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再看看自己这小胳膊小腿的,怕是根本镇压不住,还是要等有足够的力量保护自己再谈这些。

……

墨天微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足以看出她前世果然是个脑袋空空的草包。

深深吸了一口气,她决定明天先去坊市看看有没有什么工作,古代应该不讲究什么童工吧?反正前期没工钱也行,包吃包住暂时安顿下来就可以了。

墨天微在庙边的小溪旁简单地洗了洗,尽量把自己收拾得干净整洁些,否则明天去找工作时恐怕不等进门就被人丢出去了。

低下头,看着水中瘦小的倒影,她忍不住为前世科学的进步点了个赞——感谢生产力的发展,至少让她上辈子过了段好日子。

回到庙里睡下,没多久刺目的阳光穿进庙中,墨天微揉揉眼爬了起来,在小溪边洗漱一番后,便跟在其他乞儿们的身后,往坊市去了。

那些乞儿注意到她跟着,以为她打算“抢生意”,凶狠地瞪了她一眼,其中有一个还恶狠狠地挥了挥拳头,墨天微默默停下脚步,似乎放弃了。

乞儿们得意地笑了,然后继续前行,她等他们的身影快看不见了才悄悄又追了上去。

一路行来,虽然路人见了这成群结队的乞儿心中厌恶,但也只是远远避开,没有一个气不顺就打骂他们,墨天微松了口气,看来这地方民风还算可以——至少不算很坏。

宣云城是云州的府城,自然很是繁华,乞儿们行乞的地方人流很多,墨天微远远看着他们停下,脚步一转,绕到了旁边一条街上。

坊市中道路四通八达,夹道的商铺人流如织,她从街头走到街尾,对这片坊市有了粗略的影响,但最对她而言最重要的东西——招工告示却一个也没见到。

“难道真的要去乞讨?可是我连个破碗都没有。”

在一条小巷边坐下,墨天微捶了捶有些酸的腿,她的病还未痊愈,年纪又小,走了这么多路,自然很是疲惫,再加上计划第一步就失败了,心中不免有些沮丧。

她前世虽然也没什么父母亲缘,但却有个把她当猪养的哥哥,物质方面不曾短缺过,如今却要忍饥挨饿,落差着实有点大,让本就又丧又low的她情绪跌到谷底。

兀自发了一会儿呆,正想起身继续找工作时,墨天微忽然看见一个贼眉鼠眼的小厮左顾右盼地打量了一下周围,然后飞快进了斜对面的一家铺子。

她有些好奇,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是家当铺,瞬间便脑补了无数剧情,什么“落魄侯门无力维生变卖家传宝物”“刁奴欺主私盗财物补贴家用”……想完又觉得自己有病,都要饿死了还管这些有的没的。

忽然,她灵光一闪,想到自己身上虽然确实分文没有,但却藏着一个小银镯子。由于之前她是个痴呆,记忆也颠三倒四混混沌沌的,是以现在回想起来,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得来的——恐怕是逃难时不知随手捡到的,她之前是有藏东西的习惯。

“运气真好,竟然没被那些乞儿搜出来抢走!”

墨天微拿出镯子,琢磨了一番,也不记得这是什么信物,下意识地滴血认了个主——嗯,什么都没发生,倒是手指被咬破了挺疼的。

既然如此,那就当了去,买套新衣服,收拾得能见人了再去找事情做。

墨天微也决定就在这家当铺当钱,看那小厮估计是做惯了这种事情,当铺老板应该也不会奇怪怎么有个乞儿来当东西,虽然少不了要多克扣些,但非常时期也不能计较这么多。

半个时辰后,她拿着到手的二两银子,感叹了一声这老板真厚道,然后转身就去隔壁布装买了两身这个年纪的男童衣物——女性在古代的地位太低了,孤身一个小女孩更是很危险,还是装成个男孩子比较好。

好好梳洗一番后,总算看起来不像个乞丐,墨天微这才继续转悠。

不知不觉一上午已经过去,期间她试图效仿穿越先贤们的伎俩,推销来自前世的商业理念,不过可能是她这面黄肌瘦的模样,没一个掌柜肯搭理她,那些店员小二更是狠狠嘲笑了她一番。

墨天微很无奈,但也没有办法,只能忍着。

“交浅言深,君子所戒,我太着急了,想着一步登天是不现实的,还是先混个脸熟,等关系亲近了再搞事吧。”

不知不觉间,墨天微已经走到了这条街最后一家店铺门口。

这家名叫“仁心堂”的药材铺子生意十分一般,与前面几家铺子很不一样。她进去之后打量一番,就明白了原因。

采光不好,狭**仄,药味太重,看摆在外面的一些药材品质也很一般……

想了一会儿,立刻打住,墨天微端正了神色,学着刚刚看来的动作,朝掌柜行了一礼,努力沉下音将稚嫩压下,“掌柜的您好!不知贵店是否还缺个伙计或是药童?”

掌柜是个老头子,不过眼神还很清亮,腰背也挺得笔直,全无佝偻之态,看来养生功夫不差。

他也不说话,就盯着墨天微,直瞧得她不自在地别过头去,这才了然一笑,点点头:“这位小哥是想在老朽铺子里谋个差使?不过这里不缺伙计药童,却是差了采药工——你可知这采药工是做什么的么?”

墨天微道:“是要出城采药么?”

“确是如此。”掌柜颔首,“别看铺子生意现在不算景气,但却是有一座药山做依仗,怎么也倒不了的,只要小哥你对药材有一定了解,老朽却是可以做主留你下来。”

墨天微心中不免七上八下,她前世因为一些奇葩的原因,被迫对中药有了些了解,也不知道在这个世界派不派得上用场,希望两个世界的药材不要差异过大吧……

事实证明,穿越——或者说带记忆的投胎转世之人运气都比较好,她险之又险地过关了,成为仁心堂在编天字第二号采药工——嗯,第一号是掌柜他儿子。

这一夜,墨天微没回破庙,而是在仁心堂住下,因为第二天她就要去学习采药了。

清晨是一缕风,吹散掩目的乌云,唤醒迷梦中的行者。

今天,也是充满希望的新一天呀!

墨天微深吸一口气,暗暗给自己打气,跟随着掌柜儿子——一个黑瘦的中年人,在他身上她看到了自己未来的影子——一起前往仁心堂的药山采药。

掌柜儿子叫柳青,他不怎么健谈,很多时候都只管睁着一双深棕色的大眼睛闷闷地看周围的风景,路上有人和他打招呼他也不太搭理,很有些社恐宅男的风范。

墨天微人在屋檐下,自然十分乖巧,柳青教什么她学什么,又因为芯子是个大人,学得很快,柳青那张棺材脸上也难得多了一丝笑意。

教了三天,实际上内容并不多,主要是练手耗的时间多了点。柳青对她的进度很满意,表示她明天就可以去药山采药试试看,不过只许她挖那些便宜好挖的药草,稍微贵重点的是万万不让,生怕她毁了。

墨天微也很自觉,摆出一副言听计从的模样,乖巧可爱,倒让柳青不好意思自己和个孩子斤斤计较,态度上又宽容了许多。

童工自然非常辛苦,可以说她前世今生就没受过这种累,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这样一天,但更没想到自己竟然能适应得这么快,只能说人的潜力果然是无限的。

眨了眨眼,墨天微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暗暗鼓励自己好好学习采药,以后说不定还有机会当个神医,到时候也能学学那些武侠小说里的名义,傲娇地说几句“吾之医术,仙人入梦所授,不医凡人”之类酷归酷但很容易被人打死的话——呃,应该也不至于被打死吧?



我快亏成麻瓜了韩三千苏迎夏商门甜妻(上)他不会死去吧呱呱佐助仙路徐行敌军还有三十秒到达战场盛唐不遗憾港片里的卧底曌帝双龙传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