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当做炉鼎三千年 第三章 灵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仰天院里不欢而散之后,余音十多天都没有再见到裴云英,等到她在见到裴云英的时候,已经是她准备带着一队人下山,去参加龙门宴的这一天了。来通知她一同去参加龙门宴的,是方凌齐。那...

仰天院里不欢而散之后,余音十多天都没有再见到裴云英,等到她在见到裴云英的时候,已经是她准备带着一队人下山,去参加龙门宴的这一天了。

来通知她一同去参加龙门宴的,是方凌齐。

那天在仰天院外,方凌齐等了她许久,给她提点了一下宗门中最近老有灵兽暴毙的事,让她尽可能的小心行事。

两人因此,也算是结了一点善缘。

“我?”

妆龛边,余音点唇的手顿住,有些惊讶地反问了一句:“怎么今年点了我去?往常长老们不是觉得,我出门会给宗门丢脸吗?”

方凌齐斜靠在窗边,手里把玩着一柄玉扇。只见他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扇骨,闻言抬眸笑道:“一同出去走走不好吗?此回龙门宴设在燕云州,就算乘蟠龙船,也要月余。裴师姐说途径秦国时,我们可以休息上几天,也好在龙门宴上一展我们云林宗的风采不是?”

当世叫得出名字的大宗门共有十二宗。

华山的玄照宗、泰山的太生宗、霍山的崇妙宗、恒山的太虚宗、嵩山的照隐宗、少室山的蓬玄宗、罗浮山的观叶宗、太白山的玄景宗、终南山的灵墟宗、王屋山擎天宗、安丘山的造化宗以及丹青山的云林宗。

云林宗因为近千年没有出过飞升上界的修行者,声威日降,逐渐地也就成为了道门中的边缘宗门。而玄照宗则因为有十余位修行者飞升上界,一跃成为了道门中炙手可热的名门。

所谓的龙门宴,指的是百年一次的宗门交流盛会。

会上,各宗门互相之间会有比武切磋,也会有斗法,最终角逐出新一代修行者中最是强劲的那么几位,以各种法宝灵兽嘉奖之。

余音往常从不会主动要求去这种宴会,当然,宗门里也绝不会想到要点她去丢人。

站在余音身后的秀儿有些艳羡地瞟了一眼方凌齐,随后俯身在余音耳边,悄悄说道:“姑娘,您不是正愁见不到裴仙长吗?此番下山,一路上少说也要几个月,您正好可以和裴仙长好好谈谈,也算是解个心结了。”

秀儿说的倒也对,余音自己是很想要和裴云英好好谈谈的。

但无奈裴云英本身作为大师姐,事务就相当繁忙,又时逢龙门宴,这下就更忙得是脚不沾地了,余音根本找不到契机和她坐下来说话。

“那容我收拾一下东西。”余音迟疑着起身。

后头秀儿欢喜地跑去衣橱收拾衣物,边收拾还边问余音有什么一定要带的。她跟在余音身边十年,这是第一次下山,说不得还有回家的机会。

光是想想,秀儿就开心极了。

秀儿到一旁去收拾东西的当口,方凌齐摇着扇子绕进了屋内。他目光在室内打量了一圈,随后坐到桌边,非常自来熟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末了问:“余师姐,您找到那些灵兽暴毙的原因了吗?”

灵兽暴毙一事可大可小。

对普通弟子来说事大,对余音来说,却不是如何严重的事。不过,这事出得蹊跷,余音听了方凌齐的话之后,便赶忙去找了那些出事的弟子询问。

最后一合计,总共暴毙了九头灵兽,还都是从余音手上出去的。九是十分微妙的一个数字,又恰好是这么微妙的一个时候。

余音翻手扶了扶发髻,坐着转向方凌齐,回答道:“灵兽暴毙一事自然有戒律堂的弟子去查,不过,还是要谢谢方师弟你特意来告诉我,让我心里有数,不至于临到头了,什么都不知道。”

看余音这么正式,方凌齐也赶忙将手里的茶盏搁下,严肃地说道:“其实我一直想和余师姐说一件事……”

然而方凌齐的话却在秀儿回来时停了。

“姑娘,您看看还缺漏了什么不?”秀儿不知情,天真地提着三个包袱过来问余音:“衣服和惯常用的器具都带上了,鞋履带了三双……”

“够了。”余音出声打断她,“秀儿,你帮我去獐子峰请灵姑过来,之后估计会好一阵子不在家,紫竹林里的那些白鹤需要人喂养。”

所有为云林宗做事的仆役,平日里都住在獐子峰上。

因为余音不喜欢旁人异样的目光,所以返仙林上日常只有秀儿走动,而灵姑则是负责返仙林其他杂事的仆役,在没有命令的时候,通常不会上返仙林来。

秀儿虽然不大清楚为什么现在要去叫灵姑,但也旋即应声,放了东西就出去了。

等秀儿走远了,方凌齐这才继续说道:“余师姐想必清楚,我们秦国……向来有求仙问道的习俗……”

余音当然知道。

为了长生不老,秦国的皇帝曾经几度派大臣来云林宗求药,但凡人吃道门的丹药很有可能会精血暴涨,所以云林宗怎么都没有给。

皇帝吃了闭门羹之后,却没有放弃,反而是送了儿子过来修炼,企图通过儿子这一条路来获取丹药。

方凌齐刚入云林宗时,也的确是抱着为父皇制药的念头,但入道门一久,心里的那些杂念就逐渐被剥离开了,变得一心向道。到如今,他已经是元婴后期,可望化神的修为,而他的父亲早在数百年前就已经魂归黄泉。

就见方凌齐用手蘸了蘸杯中的茶水,在桌上写了个借字。

“余师姐,俗世里对道门多有传闻,我父亲当初便是冲着这些传闻,才将我送入云林宗的。”他的声音压得极低,甚至在开口式,弹指于屋内落下一个隔音阵,“凡人们觉得,灵气可借,只要与被借者达成契约,那么这个人的灵气便可以源源不断地供给借取者。”

隔音阵的存在是提防谁?

余音的戒备因此而大大提升,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

“这世间最强大、最牢靠的契约,莫过于血缘、师缘。”方凌齐说话间,额角已经冒出了斗大的汗珠,脸色逐渐苍白,“我父皇用血誓逼我,要我入道门求长生,与他共享寿元灵气,这便是借炁。”



绞明易生为只安玉龙印空明之主我成了血族始祖穿呀!主神快穿之养老攻略这个女魔头很不正经重生彪悍小萌妻弑神赤龙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