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异能种田养家 第6章 充满着年代特色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有刘伟安一通说和,屋子里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放缓了许多。刘郑毅知道自己说话不好听,也看出来顾知青不舒服了,不好说什么。他干脆扭头看向了外面那几个添乱的,轰赶扑棱蛾子的架势...

有刘伟安一通说和,屋子里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放缓了许多。

刘郑毅知道自己说话不好听,也看出来顾知青不舒服了,不好说什么。

他干脆扭头看向了外面那几个添乱的,轰赶扑棱蛾子的架势一摆手:“去去去,都散了散了,明儿都不打算上工了?”

王会计冲着顾安勋和善笑着:“小顾啊,今儿……叔要多谢你。这样,今晚你先去郭大明白家里凑合一宿,等明儿黑丫儿好点儿了,咱们再把她送家去,啊。”

顾安勋点点头,很好说话的样子。

哭嚎不休的六丫被刘郑毅和王会计带着往外走时,迎面撞上了手拿电棒儿(手电)急匆匆赶来的柳建国。

刘郑毅和王会计对视一眼,在手电光晃过来之前,刘郑毅先发制人:“老柳啊,你怎么来了?你跟六丫是实在亲戚,这事儿你得避嫌懂不懂?快回去吧。”

柳建国心一沉,可不想因为老三家的败家孩子,牵扯上自己的前途:“到底怎么回事儿啊?不是说让六丫来看看黑丫儿吗?怎么又扯上她了?”

刘郑毅把快哭抽的六丫往王会计那边一推,扯落着柳建国的袖子:“来,你来看看来。”

刘郑毅把柳建国扯进土屋,指着地上那一堆:“来你看看,你们六丫把人打成这样,要不是顾知青救了黑丫儿,人现在早没了。”

“你瞅瞅黑丫儿,来。”刘郑毅一把子力气猛然一扯,柳建国一个趔趄,才看清躺在土炕上双眼紧闭气息微弱的沈易遥。

那丑丫头躺着的铺盖上,哪哪都是血,看着吓死个人。

柳建国晕血,直面这么血赤糊拉的场面,一张黑脸都煞白的了。

刘郑毅松开他:“看见没?六丫看见人没死,刚才还想扑上来撞人脑袋……你家咋养的孩子啊?你给科普教育的杀人不犯法是不?你现在还来掺和?”

柳建国头晕目眩腿都飘了,打着晃地夺门而去,被夜风一吹才缓过劲儿来。

刘大队长说话句句戳人肺管子,柳建国险些又背过气去。

在大柳村住着的,谁不知道刘大队长的嘴不好?但话没戳自己肺管子上,大家伙都当乐子听来着。

现在真正体会了一把真刀真枪怼自己身上,柳建国脸都绿了。

这么大的帽子扣下来,别说他年底争取转正的事儿了,就是眼么前儿还能不能保住副大队长的位置都还两说呢。

柳建国出师未捷,还要一番好言好语保证不沾老三家这档子事儿,才抹着一头一脸唾沫星子灰溜溜地离开了。

六丫被带走关进了牛棚,四个男知青被赶回了屋子,郭家父子也把顾安勋扶回了家捂汗吃药。

这一个夜晚,终于安静了,只是看过这一场热闹的人,有多少真的睡着了……谁知道呢?

所有人都离开之后,沈易遥就睁开了眼。

她打量了一下黑漆漆的房间,确定没人了,旋即闭上眼,再次冥想,进入那个玄妙的空间。

嫩绿的光丝再次出现,这一次,她抬起了手,触碰到离她最近的一条光丝,光丝钻进她的指尖,随着手臂游走,最后停在了她的后脑上。

沈易遥虽然闭着眼,却透过光丝看清了自己的后脑究竟伤成了什么样。

嘶……好大一个血包啊。

沈易遥小心的将光丝汇聚到伤处,化解着那婴儿拳头大小的淤血。

这要是不及时处理,压迫哪根神经时间长了,她都得出事儿。

木系是五行之中的生命之源。

植物的成长需要它,动物的盛衰同样与它息息相关。

木系虽然没有治愈系那么强悍,但也可以辅佐治疗一些伤病。

沈易遥不知道的,是她还在梦魇中挣扎的时候,她的本能就自行激发了木系异能,对她的后脑修复过一次,给她存活下来打了个底。

她也不知道,顾安勋之所以高烧忽然退了,醒转过来,也是她的功劳。

她更不知道,如果当时顾安勋没有气怒掐醒她,她很可能在他面前暴露,所以说无巧不成书呢。

在睡梦中,沈易遥就自行躲过了命劫,还阴差阳错的救回了一个烧出肺炎,并即将烧成脑膜炎的进步青年。

在那个缺医少药,不管哪疼都吃‘扑热息痛’的年代,重感冒都得去县医院才能治。烧出肺炎送医晚了都能丧命,更别提脑膜炎了。

农村娃因高烧时家里没当回事,烧成傻子的也不在少数。

沈易遥对此一无所知,还在庆幸顾安勋掐醒了她,又帮她找了土大夫来,承了这份人情。

几乎忙了一宿,沈易遥才吃力的抓住了三条光丝,且三条光丝全部被她用于恢复后脑的伤上了。

清早醒来,她后脑的大包消了一半,绑在头上的纱布都松了下来。

沈易遥起身,慢悠悠地把头上的纱布重新绑了绑,又把屋子里的陈设仔细看了一遍。

简单的一炕两桌,炕桌上放着几本旧书,地上的方桌上摆着两只清洗干净的铝质饭盒,一截快烧光的红蜡烛,两只土瓷碗,一只搪瓷茶缸。

墙角的凳子上放着一个行李包,地上只有两双黄胶鞋。

另外一边的墙角放着一只大木箱,应该是用来放口粮的,箱子旁边摆着只小坛子,坛子旁放着水桶。

窗户是纸糊的,墙上和棚顶也都满满登登糊的报纸。

简简单单堪称简陋的房间,却充满着年代特色。

沈易遥是二零后,除了原主的记忆,她只在当年的课本上看过类似的老照片。

现在能够亲身开开眼界,一切对她来说都是新奇的。

白天大家都要上工,沈易遥只好又昏睡了一白天,直到傍晚她的肚子饿到咕咕直响的时候,门口才终于有了嘈杂的人声。

房门被人推开,郭山和顾安勋走了进来。

“丫头,醒醒,哥送你家去。”郭山上前,手背搭在了沈易遥的额头上,冰凉凉的,没发烧,他放心的笑了。

沈易遥睡眼朦胧的睁开眼,才叫了一声“山子哥”,她的肚子也跟人家打了个招呼。

沈易遥“腾”地脸红,可惜脸上一层黑乎乎的遮盖效果太过,倒是没被看出什么来。

郭山听到她肚子响,一拍脑门儿:“对不住啊丫头,哥粗心了,忘记来给你送饭了……害,这事儿办的,别急啊,等回去了咱再吃,我妈正做饭呢。”

郭山一边絮叨着,一边扶起了沈易遥。

沈易遥穿了鞋,缓过了那阵脸热才开口:“山子哥,能帮我个忙吗?”



超级女婿追逐爱暖暖包女孩排球少年之ACE快穿系统之女配上位记不会修炼的狂人总裁大人,矜持点从士兵突击开始的征程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向往之美食供应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