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异能种田养家 第5章 她怎么没死?又怎么没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六丫抖如筛糠,心虚得更加明显,毕竟她才是17岁的孩子,做事仅凭喜好和一时冲动的时候居多。当时她也许会一时嫉恨,就敢抱起石头狠狠砸向背对着她的黑丫儿。更因为有李继东善后,她毫...

六丫抖如筛糠,心虚得更加明显,毕竟她才是17岁的孩子,做事仅凭喜好和一时冲动的时候居多。

当时她也许会一时嫉恨,就敢抱起石头狠狠砸向背对着她的黑丫儿。

更因为有李继东善后,她毫无负担地扭头就回家了。

六丫完全就没想过,当时已经几乎感觉不到呼吸的人,再颠簸一路后还不断气。

更没想过后脑被砸那么狠的人,不但醒了过来,还清楚地记得之前发生的事。

她怎么没死?又怎么没傻?

要是她痛快点死了多好!傻了也行啊……

六丫越想越慌,越想越恨,杀人的目光瞪向沈易遥。

沈易遥这个时候已经疲惫的双眼半睁半闭,却对着她露出了一抹浅淡的微笑。

那笑容落在六丫的眼中,就是赤果果地嘲笑!更似一个耳巴子狠狠呼在了她脸上。

六丫只觉“轰”的一声,脑子里头嗡鸣作响,一片空白,眼里除了黑丫儿再看不到其他人。

她完全忽略了自己进门时,黑丫儿说了什么。

此时此刻,她心底只有一个声嘶力竭的声音在叫嚣:“是你!一定是你醒来把什么都说了,你为什么没死?你该死!你个丧门星,你凭什么住那么好的大房子!你凭什么!”

六丫完全不记得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了,一心只想弄死沈易遥。

‘对,她后脑勺的伤肯定轻不了,只要她再撞一下,只要一下,她肯定就得死过去……’

六丫失心疯一样的把心里的想法吼了出来,不管不顾的冲向了气息奄奄的沈易遥。

她的举动太突然,越过她往外走的刘郑毅和王会计都没料到,转身的时候已经慢了一步。

郭山累的出去透气,离得更远。

还坐在炕沿边儿的郭保全,被那一声嚎叫吓得激灵灵跳了起来,第一反应就是出溜护到沈易遥的身前,举着药匣子准备把六丫推个跟头。

毕竟是小女娃,他上手不合适。

而比他更快的,是站在桌边,刚才还靠着桌子才能站稳的顾安勋。

他如同猎豹,谁都没留意他是怎么一下子就窜到了六丫身前。却清楚的看到他抬起大长腿,一记窝心脚,把疯婆子一样的六丫一脚踹飞了出去,砸到了门口。

如果没有刘郑毅“哎哟哟”着,在后面托了一把六丫的头,她恐怕后脑也得开花。

六丫的疯叫被这一脚终结,倒在地上卡了壳,像是摔蒙了。

所有人都惊愣着看向了顾安勋,像是第一次认识他。

只是顾安勋帅不过三秒,一脚踹飞六丫用尽了他最后的力气。

他再站不稳,双手后撑,扶住了炕沿,坐在了郭保全旁边,脸上也有虚汗开始陆续冒出。

他眉眼不动,声音低沉中带着不容拒绝:“麻烦大队长把杀人犯带走,该关还是该判得给个章程。村里要是不好处理,那就报警上告。不能因为沈家姑娘是个孤女,就被糊弄糟践。”

刘郑毅感觉自己的老脸有点儿挂不住,尤其这个时候六丫像是才反应过来,忽然开始嚎啕大哭,不管不顾嗷嗷乱嚎,说的什么没人能听清。

站在外围的李继东却忽然分辨出了自己的名字。

她胡咧咧着“东子哥你不能不管我”,旁人听没听清楚,李继东不清楚,但六丫在他面前不止一次嚎过这一句。

哪怕这次更含混,但他熟啊,只一个腔调就听懂了。

为了打断六丫疯狗一样的攀咬,他特意起了话头,声音里满满都是不赞同:“就是小女孩子之间吵闹动手掐架,失手伤了人而已,怎么能说是杀人犯呢?这也太夸张了。”

他说完,眼神就瞟向了站在他身前的王富强和刘伟安。

王富强就是个认死理的玩意儿,不知变通,死脑筋的很。

就他,在学校绝对是那种全班同学都讨厌,拿着鸡毛当令箭,特别喜欢打小报告告黑状的人。

他在知青点也没好到哪里去,动不动就什么“实事求是”,“帮理不帮亲”,总跑去队部打小报告,让刘大队长扣他们工分,还要他们同意他的歪理,承认自己的错误。

刘伟安是个惯常喜欢和稀泥的。

无论谁对谁错,只要起了争执,他都希望大事化小,还总把“吃亏是福”挂在嘴边。

果然如他所料,他起了个头,抛砖引玉,王富强就像是找到了发挥的余地。

“对,这话在理,人只是受伤了,又没出人命,怎么能说是杀人犯呢?”

王富强一副要公事公办刚正不阿的挺了挺胸膛:“作为社会主义接班人,我们应该实事求是,不能夸大其词,假大空是不对地……”

“还有,顾同志,虽然知道你救人心切,也不能对个女同志下手啊,还下这么重的手,太没风度了。”

顾安勋黑幽幽的双眼淡淡瞥向一个人的时候,会给人一种被什么大型猛兽盯上的错觉。

王富强自认刚硬得很,不为恶势力低头,可对上那双眼睛的时候,还是卡壳了下,全身汗毛都炸了起来。

那感觉,就像是一只卧着的老虎,静静看着它眼中的猎物。

你不能因为它恹恹地,就把老虎当病猫。

王富强也步六丫的后尘卡壳后,顾安勋的声音才缓缓响起:“如果不是我,沈姑娘现在就是一具冰凉凉的尸体。难道非要我见死不救,眼见着她断气,杀人犯才是杀人犯?杀人未遂就无辜了?”

“你是在指责我不该救一条人命?还是在袒护一个对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动杀心的杀人犯?这么积极为他辩护,你是不是她同伙?”

王富强急了,才要开始他长篇大论的辩解。

可惜顾安勋折腾了一宿,又开始发烧了,他没了耐心。

看向王富强的眼神沉沉地,压迫感极强:“还有,阻止罪犯再伤害受害者有什么问题?而且我没动手,我动的脚。”

王富强哑火,脑子乱糟糟的,一时不知道该从哪里接茬。

刘伟安刚才就想说话,被王富强抢先一步,心里暗恼他瞎掺和。

他也一直知道顾同志不好惹,但只要跟他好好说话,他实际却是知青里头最好相处的一个。

刘伟安和善地跟土地公公一样,把王富强往后拉:“你少说两句,人命关天的事,你跟着添什么乱呐。”

刘伟安知道王富强不可能是六丫的同伙。

别说六丫看不上他这么招人烦的,就是看上了……王富强今天一整天都在他眼皮子底下,干活也好,下工后回知青点也好。

他们俩一个屋子住着,王富强要是真不对劲,他绝对一眼就能看出来。

王富强是烦人了些,但也简单,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

王富强被顾安勋架那儿了,刘伟安给他台阶,他见好就收,不敢乱吭声了。

刘伟安又和气的对顾安勋笑笑:“你别怪他,他就是嘴不好,没坏心眼子。”

“都消消火,冷静冷静,这事儿交到队部了,还有什么不能安心的,对吧?”

“刘叔儿,您跟王叔儿辛苦辛苦。这么晚了,沈姑娘还受着伤呢。有什么事儿咱们明天说吧?也让沈姑娘好好休息恢复恢复,您说是吧?”



超级女婿追逐爱暖暖包女孩排球少年之ACE快穿系统之女配上位记不会修炼的狂人总裁大人,矜持点从士兵突击开始的征程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向往之美食供应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