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穿之我是末世路人甲 第五章 林妙的抉择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对了,林妙,还没谢谢你呢!”杨川挠着脑袋说。“谢我,谢我什么?”林妙收回望向角落的视线,看着杨川。“嗯,你还不知道吧!我们明天就要出发离开这里了。”刚才说这个事的时候,林妙刚好...

“对了,林妙,还没谢谢你呢!”杨川挠着脑袋说。

“谢我,谢我什么?”林妙收回望向角落的视线,看着杨川。

“嗯,你还不知道吧!我们明天就要出发离开这里了。”刚才说这个事的时候,林妙刚好和李姐去洗手间了。

林妙有点惊讶,“你们也要走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杨川有点脸红,“我们待在这里不走就是因为没有车,步行出发太危险了。这几天我哥他们一直在周围寻找,前天好不容易在附近找到了一辆没有油的车。准备先回来到加油站弄点油,在带过去灌到车里。本来还要晚几天才能准备好出发,没想到遇上你们。我哥他们决定明天早上带着油,让张魁大哥开车带他们过去。只要车没什么问题的话,我们明天就离开这里。”

杨川有点激动,洋洋洒洒地说了一大堆,绕的林妙都有点头晕了。

简单说来就是一句话,明早如果顺利他们也要来开这里了。

“你说你们走了,这里的人会怎么样?”林妙抬头四周看了一圈。

超市里的人,大多都是一些老人和妇女,没有能力离开这里的人,想到今晚刘虎想对她做的事,估计也不是第一回了。

杨川知道她的意思,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还能怎么样,我们来之前是什么样子,我们走之后就还是什么样子。我们刚到这里的时候,被刘虎勒索,他们没有一个人敢吭声的。后来我们出去清理周围的丧尸,他们也没有一个人敢出来帮忙,就连刘虎他们也不敢。他们不敢出来面对,谁也不能逼他们不是。”

林妙听到这番话,突然瞪大眼睛看着他。

“怎么了?”

“我没想到你看着挺阳光宅男的,竟然有这么多的感悟。”林妙表情夸张地望着他。

本来正在一本正经地发表人生感言的杨川,被林妙这样一闹,瞬间脸又红成一片。

第二天一大清早,天刚蒙蒙亮,超市里就有睡不着的人开始起床活动了。

没办法,很多人住在一起就是这样。有大半夜不睡觉说话的,也有早上就算没事干也要起床的。

林妙任命的睁开眼睛,缓缓地坐起身来。

她旁边睡的是李姐,这会儿已经起床拿着一本书正在翻看。

可能是因为知道昨天差点害死她,所以从昨天晚上回来后,就没有以前那么刻意的针对她了。

不过,管她呢!林妙心想。

他们那些烂七八糟的事,只要别扯上她,她才懒得去管呢。

昨晚她就下了决定,只要一进Y城,立即和他们分道扬镳。

林妙边小口小口地喝着水,边观察大厅的情况。大部分的人都还没起来。

起来的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刘虎那帮人占据了超市的左边角落。一帮人还都在睡觉,没一个人起床。

还有另一边独自孤零零躺在那里的寸头男,盖着一条薄薄的毯子。好像周围也没有什么行李,连个包都没有。只有放在头边的一瓶水,不会连吃的都没有吧!

林妙来来回回看了几圈,也没看出来有藏东西的地方。

这时,另一边的杨川也起床了。

林妙跑过去问他,“好像没有吧!我也没注意,反正只见过他喝水,还真没见过他吃东西。”

果然,和她想的几乎差不多,想起昨天寸头男走路时那个轻飘飘的样子,不会是饿的了吧?!

林妙想到这里,赶紧拿出她的宝贝红薯,准备烤几个给他送过去。

杨川一看也不阻止她,虽然他哥哥说过那个人的招式一看就是道上混的,让他不要往那个人跟前凑。但是这人救了林妙,而且林妙他们今天也要出发了,给点吃的表表心意,他觉得应该没什么危险。

林妙拿着烤好的红薯和水,朝那个男人那边走了过去。

超市里已经起来的人,看见林妙拿着东西,往那个轻易就弄折别人胳膊的凶狠男人那边走过去,都好奇地看着她。

林妙拿着东西蹲在男人身前,盯着男人的脸仔细观察。外面天已大亮,光线充足,可以看的很清楚,不像昨晚那样只能看到那头短的不能再短的头发。地上躺着的男人,眉目宽广,嘴角紧紧地抿着,看着有点凶。

林妙正看的入神,对方突然睁开双眼,恶狠狠地瞪着她。

吓得她差点跌坐在地。

两个人互相干瞪眼半天,林妙硬着头皮开口,“你好,我是你昨晚救的那个人。”

“叫我撒尿的那个?”寸头男有气无力地,用最平淡的语气,说了一句非常不平淡的话。

林妙突然感觉一股热气直冲天灵盖,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她两颊通红,再次硬着头皮点点头,“就是那个。”然后深吸一口气,硬扯出一个笑容说,“这里有点吃的和水,谢谢你救了我!”

说完,也不等男人回应,放下东西就跑回自己住的地方。

林妙坐在自己的地铺上,暗自懊恼好好的一场谢恩宴,让撒尿梗破坏的气氛全无。

怎么能对一个刚成年的青春美少女开这种玩笑。

她回来后,就一直盯着寸头男那边的动静,等了好久,才看见对方拿起红薯吃了起来。

早上九点钟,超市的人陆陆续续都起来了。贺军他们和张魁出发去给车加油,留下她和杨川,张教授还有李姐看东西。

张教授和李姐各自都捧着本书看,还时不时地讨论上两句。

她边磨着手上的武器,边和杨川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两个人年纪相仿,共同的话题也多,说到高兴处,还引的张教授也参加进来,不过张教授开口就是年轻人要有理想,要奋斗什么的。说着说着就把他们的话题聊死。

林妙注意到寸头男除了早上吃了点红薯外,连口水都没有喝,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

她回想起早上送吃的时,寸头男说话都有气无力地,不会是病更严重了吧!

一直到中午吃午饭的时候,杨建回来了。

“哥,怎么样?”杨川见人回来了,兴奋地问。

杨建朝弟弟点点头,“收拾收拾东西,现在就走。”

杨川有点吃惊。“这么快!”

杨建没有解释,只是说,贺军开着车,在门外等着,让弟弟赶快收拾东西立马出发。

杨川看自己哥哥一脸凝重,肯定有事,只是现在不便多说,也就不在打听。开始把他们的物品往包里装。

林妙这边也是一样,张魁在车上等着没有回来。杨建只是趴在张教授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就看张教授脸色一变,赶紧让林妙和李姐收拾东西出发。

这时林妙意识到肯定是出事了。

于是大家都不在说话,快速地收拾着行李。

住在旁边的人一看他们收拾行李,过来的好奇询问。知道他们要走后,竟然当场喊叫起来,

“你们走了,我们怎么办啊?”隔壁的一个大妈扯开嗓子直嚷嚷。

他们都习惯了杨家兄弟他们的保护。晚上能巡逻守夜,白天能清理丧尸,有他们在刘虎那帮人也不敢轻易欺负他们。这么好的事,去哪里找。

有一个人出声,就有第二个,“就是,你们走了,丧尸来了,谁对付去?晚上谁来巡逻,总不能让我们这些老人妇女孩子去吧?”

“对,还有刘虎那帮人,你们要是走了,他们肯定又来抢我们的吃的。”

“你们不能走!”“对,不能走!”周围的人,你一句,我一句。

说着说着,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不光阻止他们离开,还要抢杨川他们手里的行李。

本来还有点愧疚之心的杨建,一看到平时自己帮助维护就是这样一帮人,气的气都不打一处来。

他一把抓住要抢自己弟弟背包的中年男人。

“砰!”

众人还没看清杨建是怎么出手的,那个男人已经被杨建撂翻在地。

“哎哟!我的腰,杀人啦!犯法啦!杀……”躺在地上的男人撒泼似的一顿乱喊,突然感到脖子上一凉。

“信不信我割断你的脖子!”杨建狠声道。

中年男人立马不吭声了。

杨建冲着周围大吼一声,“让开,谁在拦着试试!”

围在四周的人们立马让出一条过道来。

这时,平时和他们关系还算不错的大妈,仗着自己是长辈,还得寸进尺地说,“凶什么凶,我们也不是想抢东西,就是检查检查,看里面有没有装别人的东西,谁叫你们走的这么急。现在当兵可真是了不起,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

杨建充耳不闻,只是死盯着一个方向,“今天谁敢动我们的人一下,就别怪我不客气!”

杨建盯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刘虎的手下,昨天刘虎受伤严重,现在都起不来只能躺着休息。刚才听见这边吵闹,就让手下过来煽风点火,准备抢东西。

刘虎的手下见杨建看出是自己的搞鬼,也不敢再惹事,悄悄地躲在一旁。

围在四周的人们,看没人再敢出头,也就四散开来,回到自己的地方。只是眼睛都紧紧盯着他们,看有什么便宜可占。

林妙他们的行李已经收拾完了,东西太多,要分两次才能拿完。

杨建留在超市里坐镇,其余人快速把行李搬上车。

汽车停在离超市较远的位置,放好东西后,林妙和杨川再次返回搬剩下的行李。

还没走到超市门口,就看到大门外面又聚集了一堆人,他俩还以为是杨建遇到了危险,急忙冲了过去。

剥开围着的人群一瞧,竟然是寸头男躺在中间的地上。

寸头男脸上带诡异的红色,全身卷缩成一团,刘虎的手下几人正在对他,拳打脚踢。

带头的男人,看着他俩想过来帮忙,不紧不慢地开口,“你们不要不识好歹,都放过你们一马,还往跟前凑,是以为兄弟我们都是吃素的吧!”

说完又狠狠地往寸头男肚子上猛踢一脚。

寸头男被踢的哼闷一声,

那个人往地上吐了一口痰,“呸,收拾好你们的行李赶紧滚蛋,这个杂种敢动我们老大,今天是死定了。”

林妙还还想冲上去理论,杨川死死地拉住她,摇摇头,“他们人太多。”而他们只有杨建一个。

杨川使出浑身的力气才把林妙拽出人群。

林妙看着围着的人群再次合上,寸头男的身影一点点消失不见,耳旁又传来,“砰!砰!”的响声。

她第一回知道原来人肉被击打是这样的声音。

超市内的杨建看见姗姗而来的两人,皱着眉头问道:“怎么这么慢?”也不等他们回答。

把行李递给他们后,在超市里所有人的注视下,三人往门口走去。

走到门外,看到聚集的人群,杨建突然明白为什么他们俩为什么姗姗来迟了。

刚才林妙他们搬行李上车的时候,刘虎的手下因为在他们这里没占上便宜,就带着众人去找那个男人的麻烦。

他还以为男人会很快解决,没想到他竟被刘虎的手下几下打到在地,拖了出去。

“砰!砰!”地人肉打击声还在继续。

这时,一旁的林妙停了下来。

“杨建哥……”林妙祈求地看着杨建。

杨建知道她想说什么,没等她说完就摇了摇头狠心拒绝。他没法子救,也没时间救,更不想救。不要怪他冷血,看看超市的人们是怎么对他们的,这些人就像贪得无厌地吸血鬼一样,恨不得榨干他们身上每一滴血,他累了!

杨建避开林妙祈求的眼神,冷漠地说了一句。“走吧!”率先向车的方向走去。

林妙失望地低头看着地上。

杨川拽着林妙,跟在哥哥的后面。

突然,林妙停在原地不动,

“林妙,怎么了?”杨川出口询问。

前面的杨建听到声音,也回头看他们。

林妙冲杨川微微一笑,把抱着的行李放在他的手中,“替我给张教授传个话,我不和他们走了。”

说完,在兄弟俩错愕的眼神下,

转身,从身后的背包里抽出她磨了很久的武器。

大吼一声,“住手!”

冲进人群……



绞明易生为只安玉龙印空明之主我成了血族始祖穿呀!主神快穿之养老攻略这个女魔头很不正经重生彪悍小萌妻弑神赤龙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