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自救靠美食 第十章 安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赵瑛平平静静地拿出来咬了一口,略为一顿,混合在一起了油脂的薄饼有一点儿韧劲,很香。他便低下头就着绿豆粟米粥把两个饼卷都给吃了一直这样,吃完还略微有点儿意犹未尽。缄默片刻,他又原样要了一份。外头侍候他的几个长随,眼瞅着着又一份饭食送进来,大吃一惊,惊完深深的感动得热他便低头就着绿豆粟米粥把两个饼卷都给吃了下去,吃完还稍稍有点意犹未尽。。...

赵瑛平平静静地拿起来咬了一口,略微一顿,混合了油脂的薄饼有一点韧劲,很香。

他便低头就着绿豆粟米粥把两个饼卷都给吃了下去,吃完还稍稍有点意犹未尽。

沉默片刻,他又原样要了一份。

外头服侍他的几个长随,眼看着又一份饭食送进去,大吃一惊,惊完感动得热泪盈眶,心里直呼阿弥陀佛。

那种随时可能掉脑袋的恐惧总算能消弭下去。

这都已经大半个月,他们每天晚上做噩梦,都梦见国公累病了,饿瘦了,自己等人被暴怒的陛下拖下去砍头。

赵瑛其实在来之前,也没想到勇毅军的伙食能糟糕成这副德性,馒头硬的硌牙,各类菜吞都吞不下去,割得嗓子生疼。

要是让火头营的大厨们知道赵瑛的抱怨,他们肯定想闷头痛哭,这位可是国公爷,谁敢不小心伺候?

送到他面前的饭食,已经是特别认真收拾过的!真按国公的要求,换成普通大头兵的伙食,麸皮草籽木屑混到一处蒸的黑炊饼,国公敢吃,他们还怕那位吃坏了肠胃,大家一起掉脑袋。

赵瑛自觉还是表现得很淡定,虽然伙食差到不能吃的地步,可他自己带头要求官兵同食,他就绝不肯出尔反尔,甚至不会流露出一星半点的不满。更不会阴奉阳违让带来的仆从婢女给他单独做饭,反正他们也做不好。

但……今天吃到这顿饭,他忽然就觉得,再像以前那般下去,自己可能撑不了太久。

和一般人不同,赵瑛从小就因为那条舌头饱受辛苦,也不知为何,宫里御厨精心烹饪的美食,可谓天下珍馐,无奇不有,但无论是什么饭食,能进他口中的却是少之又少。

大部分他吃起来都充斥让他难以忍受的怪味,也只有最新鲜的食材,最鲜嫩的肉类,经过御膳房最顶尖御厨的手,才可能有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的菜,让他感觉可以入口。

也只是可以吃而已。

为了不把自己给饿死,赵瑛一向觉得无论多么难以忍受的饭,必要的时候他也能拿来充饥。

没想到到了勇毅军,为了镇压军中的邪风邪气,自律如他,竟也差点翻车。

今天却遇见了桩好事。这顿朝食,简简单单,普普通通,与他以前吃过的御膳比,可谓处处平平无奇,却特别的奇怪,竟第一次让他知道,原来吃饭是这么美好的一件事。

犹豫了下,赵瑛招了招手,旁边长随李生便过来低声把王知县,周县尉去村里新寻了一厨娘的事说了。

赵瑛点点头。

长随没敢吭声,心里却大赞了王知县等人一声,就是机灵得太晚,国公说要官兵同食,你们就不知道提前整顿下整个勇毅军的伙食?傻子!

……

太阳明晃晃地挂在天边。

连成片的帐篷迎风鼓动,沙沙作响。

顾湘哼着歌高高兴兴地洗洗涮涮,切切剁剁,素丸子炸一锅,刚采的蘑菇炸得外焦里嫩,吃起来比肉也差不了太多。

粟米细细打磨,煮出来的米粥橙黄浓香。

豆子自制豆浆,嫩嫩的豆腐或煎或卤,再来一份凉拌豆腐皮,豆腐渣也利用起来,加酱料葱花爆炒,味道也很独特。加上些野菜做成野菜馒头,还有烧麦,蒸饺……

猪肉切碎加剁椒,做成的肉夹馍香得人恨不能撑破肚皮。

偷空又做了些大列巴,这个主要是她从小到大常吃常做,手熟,到没想着能合这些士兵的胃口。

厨房里一整日香味不绝,勾得野猫野狗都在外头徘徊。

不过半日工夫,火头营厨房就大变了样,新菜谱一下子丰富起来,士兵们每次进饭堂都堪比探宝。

“咱们厨房的菜式,与那些世家大族比也差不太多。”

一群帮厨与有荣焉。

其中大列巴面包居然也颇受欢迎,勇毅军的厨子和士兵都很有探索精神,一点也不排斥新鲜食物。

顾湘失笑:“家常而已,远不能同正经大厨比。”

饭点还没到,外头就有好些士兵躲躲藏藏,探头探脑,老杜招呼了声,这些才哄笑着散去。

“这帮人都是狗鼻子。”

老杜讪讪。

开饭了,顾湘眼睁睁看着有个起码有一米八高的士兵,愣是排了三次队。

老杜一开始当没看见,眼见他又要去排第四次,不禁翻了个白眼:“差不多得了啊,也不怕被人套麻袋。”

然后——一米八那小子换了一顶灰扑扑的帽子又来了。

顾湘:“……”

就那两条比别人长出一大截的腿,别说戴顶帽子,就是全副铠甲,连脸都护上,这也不可能认不出来。

老杜一脸的嫌弃,摇了摇头,脸上堆笑,相当客气地道:“顾小厨可还习惯?若是缺了什么只管找我。”

顾湘笑应。

老杜给她安排的客房,自不在火头营的营房。

那边住的都是些大老爷们,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哪怕单独一个营帐也不方便。

王知县那类当官的,想的都是些大事,他只要能吃到正经饭菜就心满意足,可不管他送到军营去负责做饭的是个年轻女子,还是个漂亮女子。

老杜却是捧着块儿烫手的热山芋,绞尽脑汁才给顾湘寻了个住处。

就在火头营的营房西边,那一片以前是军官们开小灶的地处,现在住了几个负责洗扫的婆子,算是营地里唯一有女人的地方。

再旁边就挨着国公爷那些下人们的营帐,安国公来时是带着仆从长随婢女婆子来的,把顾小厨安置在附近,也算是安全。

顾湘看着简陋的只有一张床榻,简单方桌板凳的帐子,并不嫌弃,比起顾家的屋子来,至少敞亮,而且这里很清静,火头营的兵士们不会过来,旁边贵人的地盘更是严防死守,她搬进来的时候只隐隐能看到有几个女眷婀娜的背影,同这边的画风完全不同。

清静了好,顾湘喜欢清静。

因着地方很宽广,她还给自己隔了个小小的厨房,以后在系统空间里练习做菜,也能有个掩饰。

就是太清静的地处容易招来些毒虫蛇蚁什么的,她还是取出当初准备去夜市摆摊用的杀虫剂四处喷了喷。

至少能起个心里安慰的作用。

时间过得极快。

顾湘性格不差,手艺也是真好,不知不觉就融入火头营的氛围里,大部分冷眼旁观的厨子们都像是把她当成了自己人。

现在她独占了茂林后头的一片灶台,老杜头自己带着七八个帮厨的替她打下手。



有个沙雕血族老婆是什么体验杀神岛英灵君王穷神当家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纪先驱大骑士玄坛史迹这个西游有点诡异终极逐仙剑耀九苍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