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真假嫡女世界签到 第三章 望气术初级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国士柳慕容的长眠地,能签出什么?系统:“你在国士柳慕容的长眠地现场签到,获望气术初级。”望气术!什么是望气术?一刹那,江琬只会觉得自己放佛化身成了一缕清风,直接穿透了时间与空间的纵膈,与一名头戴峨冠博带的中年人文士,在某一段的思想频率上神秘相生了。在他眼望气术!。...

国士柳无双的埋骨地,能签出什么?

系统:“你在国士柳无双的埋骨地签到,获得望气术初级。”

望气术!

什么是望气术?

一瞬间,江琬只觉得自己仿佛化身成了一缕清风,穿透了时间与空间的纵膈,与一名头戴纶巾的中年文士,在某一段的思想频率上神秘相合了。

在他眼中,世界的色彩如此斑斓。

他望见明月,那是清幽之气;他望见旭日,那是升阳之气;他望见山川,那是厚德承载之气;他望见河流,那是无形滋润之气......

他望人间百态,有喜怒哀乐;他望红尘十丈,有清浊邪正......

他看得太多,可能够改变的太少,终有一日,望尽天涯,秋风碧树,他于无名崖上纵身一跃,闭上了他的眼。

江琬浑身一激灵,猛地一闭眼,又一睁眼。

眼前却现出刘妈妈放大的脸。

“小娘子啊......”刘妈妈有些犹疑,又仿佛有些期盼地,“你怎么啦?”

江琬只觉得大脑有片刻的晕眩。

签到系统是不会出什么显眼的特效异兆,可她自己的身体强度却有限,在接收初级望气术一切内容的时候,她无可避免地受到了冲击。

这表现在外,就是她有一瞬间表情空茫地发起了呆。

而缓过来后,江琬眼中的世界就变了。

她先看刘妈妈。

刘妈妈脸还是那张脸,人还是那个人。江琬却看到了她头顶三寸,一缕灰白带黑的烟气漂浮不定。

这,是她当前气运!

烟气淡薄,表明刘妈妈出身卑微,灰白中带着黑,表示刘妈妈正倒大霉。

可不是,都掉崖了,绝境中还不知道出路要怎么找,能不倒大霉么。

然后江琬的视线又从刘妈妈头顶转移到她身上。

刘妈妈身上也是有“气”的。

江琬学过中医,对此很好理解。

气的存在,是人先天而生。

伴随着人的出生成长,又从先天转后天,如此消长循环,维持人体生命活动运行。

人还有“气”,表示人活着,人若无“气”,那就证明人死了。

刘妈妈身上此刻气血搬运,诸般顺畅,唯独肾与脾这两处,气机略弱。

在初级望气术里,对此就有个简单粗暴的解释——此人肾不好。

可在江琬这个系统研究过中医理论的人眼里,看到的却是,刘妈妈惊恐忧思,过度焦虑,而恐伤肾,思伤脾。

所以,这,就是惊悸在“气”方面的表现啊!

望气术没有用?什么都改变不了?

不,不说望气术在其它方面的作用,只说它能直观地将人体脏腑气机都显露清楚,这就已经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作用了。

望闻问切四诊法里,望气术完全可以当成是超级配置版的望诊法来用呀。

江琬原本在用药方面算得上精通,诊断方面却是个半吊子。

可如今有了这神奇的望气术,她却觉得,自己以后能不能成为一个神棍可能不好说,但要是偶尔客串一把神医,好像很有可行性!

这一瞬间,她脑子里都条件反射地闪过数种可以为刘妈妈固肾定神的药物了。

刘妈妈又一声忐忑地呼唤:“小娘子?”唤回了江琬脱缰的思绪。

江琬看看头顶仍在盘旋的青烟,又看看刘妈妈脸上的忐忑,忽然意识到,这个世界不仅有点神奇,这个世界的人们对各种神奇的接受也都是普遍性的。

在原身小江琬的记忆中,她生活的小乡村里人人有信仰。

他们会拜山神,拜土地,拜河伯,也拜三清,拜菩萨等等。

这方面倒是符合华夏人民古来的特性,信仰众多,大部分情况下还能信它又信牠,彼此竟不冲突。

他们还有很多故老的规矩,比如夜里不能扫地,家里不能打伞,丧事小孩不能去,走夜路有人喊别回头......

家家逢鬼节都得烧个纸,求个符。

而此番伯府的假千金之所以会被爆出来居然是假货,也是因为有高人偶见了小姐一面,指点说她原不是这家女儿!真相才由此被揭开。

说实话,刚开始在原身记忆里翻到这些内容时,江琬是随意略过的。只当封建迷信,糊弄愚民,不必较真。

这是习惯使然。

而到这一刻,江琬则深深认识到,自己该打破这种思维惯性了。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世界,这个世界也并不处在在她原来认知中的任何一个古代王朝。而她要在这个世界生存,如果只有一个闺阁弱女的身份,纵使今日能脱离此绝境,往后的命运又如何能自主?

眼下刘妈妈弄出来的这青烟,虽然不知有什么作用,却倒是给了江琬一个好契机。

她心念电转,终于脸上露出一丝有些慌乱,又有些惊喜的神情:“我......刘妈妈,我觉得我的眼睛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刘妈妈眉头一跳,不自觉被她情绪感染,忙追问:“不一样?什么不一样?”

江琬抬手搭额,飞快考虑着要说到哪一步,该怎么措辞。

傻不拉几把签到系统倒出来?那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秘密这种东西,就是只能烂在自己肚子里的,跟谁都绝不能说。

那就说自己奇遇通灵得了“望气术”?其实也并无必要。

江琬目光远眺,忽然眼前一亮。

她看到了什么?她看到了那宽阔河面,水天相接处,一道紫气,冲天而起!

如果说刘妈妈身上的灰白烟气稀疏得简直就是朦胧幻影,那么远处那道紫气就辉煌浓郁得犹似浩浩天河之倒悬。

不,这根本不该拿来比,没有可比性。

正如初唐奇才王勃的绝妙文笔:龙光射牛斗之墟。

华光灿烂,气冲牛斗。

这才是关于这道紫气的正确形容方式。

江琬心惊之余也是大喜,那个方向,一定有一位大人物路过!

拥有如此冲天气运,紫光加身,这该是什么人?

她知道该怎么说,要怎么做了。

“在那里。”江琬伸手指向紫气的方向,顿了顿,语气渐带神秘悠然,“刘妈妈,我看到了我们的生机。”

“生机?”刘妈妈思绪已被她带跑,这个时候完全就陷入了一个“虽然我弄不懂小娘子是什么意思,但我就是觉得她好像真有点东西”的状态。

她紧张地吞咽了一口口水,有些结巴:“什么,生机?”

江琬道:“或许会有贵人来救我们,但在那之前,我们得先让贵人知道,我们在这里。”

要怎么让贵人知道她们在这里呢?

如此简陋的条件下,江琬只能想到一个方法,那就是:狼烟。

可光只有狼烟的话,那又还不一定够。

她还必须得再想办法,吸引对面的人在看到狼烟后无论如何都不舍得不过来看一眼。



世族有名~家宝拐夫王样温柔男桃花女王一刀倾情香火炼神道峡谷之巅道者为尊从这头打到那头男神从氪金开始美女总裁的燃情兵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