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师兄总作死 第五章 一语成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王德全,你不能够这么对我?我尚小丽这辈子可没做过真的对不起你的事,你在外面晃荡这么久,就特么给我搞出这种事?你当初赌咒发誓发大愿说你一辈子会对我一个人好,这才刚过十多年,你就变了心,你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了你。”随着一声尖厉的叫骂声,紧然后,是几道中气十随着一声尖利的叫骂声,紧接着,是一道中气十足的哭嚎声,一个男人狼狈不堪的从老旧小区的三层楼上飞快的冲了下来,猫头缩脑的抱头鼠窜。。...

“王德全,你不能这么对我?我尚小丽这辈子可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在外面晃悠这么久,就特么给我搞出这种事?你当年赌咒发愿说你一辈子会对我一个人好,这才刚过十几年,你就变了心,你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

随着一声尖利的叫骂声,紧接着,是一道中气十足的哭嚎声,一个男人狼狈不堪的从老旧小区的三层楼上飞快的冲了下来,猫头缩脑的抱头鼠窜。

就在他刚跑到楼梯门口的时候,以为自己躲过了一劫,刚想松出一口气,就见面前从天而降一把锋利的老菜刀,铿锵有力的顺着他的鼻子尖‘刷’的一下砸了下来,吓得他说时迟那时快,一个缩肚,成功的挽救了自己肚皮,还不等他劫后余生,一个转头,身后清脆的响起了砖头碎裂的石头声。

差点没被砸死啊,卧槽!

王德全几乎要被吓没气了,他脸憋得通红的眨了眨眼睛,缓缓的抬起头,就看见自己才刚刚到叛逆期的小丫头正一脸阴森的盯着自己身后的砖头,磨磨牙:“爸,那个女人敢给我生个弟弟或者是妹妹,我就掐死他。”

王德全:“......”

直到他感觉到胸腔一股窒息感传来,才恍然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竟然被吓得下意识地憋起了气,随着重新呼吸的一瞬间,一股热流,顺着他的大腿根缓缓淌了下来,还处于深秋的季节,衣服还没穿多厚,没一会儿的功夫,他的裤子就已经洇湿了一大片,几乎是一刹那间,他想到了曾经有一个姑娘一脸严肃的问自己,你最后一次尿裤子是什么时候?!

自己当时还以为她是有那个神经大病,跟自己调侃着玩呢,没想到,这才刚到家,就应验了?

王德全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死死的揪着自己的头发,毫无形象可言的惨叫起来。

那到底是个什么人啊,好像能预知一样。

还说什么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小孩子家家竟然学会骗人了!

......

自然,这个王德全就是招收群众演员的群头,他这头兴冲冲坐上火车,‘咣当了’二十多个小时回到家,还没等进到家门,就听见一个年轻的姑娘坐在他家客厅里哭着什么。

门是虚掩的,并没有关实,他本来就心怀鬼胎干了坏事,自然是摒着呼吸没敢进去。

偷偷一听,这可是不得了了,那姑娘竟然怀孕了。

怀了他的孩子,找上家门来了。

他媳妇气得已经加重了呼吸,却没对那姑娘动粗,只是,一不小心从虚掩的门缝边看见了一双贼的流星的眼睛,她顿时就爆发了。

也就有了刚开始那一幕。

虽然王德全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涂戈那边根本就不知道,她还在江城市那个老宅子里,一脸虚心的站在李万面前,腼腆的一笑:“导演好,我是群头新招的群众演员,各位老师大家好。”

那个演技真是一级的棒,将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发挥得淋漓尽致。

李万和副导演暗中对视了一眼,这才咳嗽一声,故作严肃道:“王德全啊,咋没看见王德全把你送进来呢?”

涂戈撒谎贼溜性,“王大哥说他刚刚接到电话,家里有大事发生,就不帮我引荐了,他着急回家处理事,就让我自己见李导了。”

可不是大事,都是人生大事了,搞出人命了,不处理好,还真有可能出人命啊。

李万‘哦’了一声,点点头,相信了:“你转一圈给我看看形体。”

“形体?”

涂戈佯装没听懂的连连点头,站在一帮剧组人面前,麻溜的转了几个圈,转的李万和副导演眼睛是越发的亮堂。

这姑娘长得,标版溜直的,个子高,还好看,看来还是小城水土养人,瞧瞧,多水灵?

“好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涂戈,今年23岁了。”

听听,岁数也是刚刚好。

李万垂涎欲滴的抹了抹下巴上的胡子茬,厚重的嘴唇子忍不住就抿了抿,刚招手叫人带涂戈去换衣服,就看见那个曾经一线大明星安禾抱着双臂,翘着二郎腿,一脸不耐烦道:“还拍不拍了?我今天可是拍了一天的戏了,本来说好让我休息的,到了晚上又临时叫我起来拍戏,你们现在却在这磨洋工,能不能干活?不能干活沙楞回酒店躺着睡觉去?”

“行行行。”

昔日的一线大明星一开口,李万是下意识的就连连点头,狗腿表现一览无遗。

点完头了,反应过来了,可又不能反悔,有损他形象。

李万不甘心的暗暗瞪了一眼安禾,隐晦的指了指兜里的手机,副导演立刻了然的比了个‘收到’的手势。

不把安禾片场耍大牌的消息搞得天下皆知,让她臭名昭著的同时更是遗臭万年,他都不姓李。

让她那些对她还保持信任的铁杆粉丝们看看,他们粉的是个什么东西?

目中无人,妄自尊大。

呸,还真以为自己还是当年那个一线大明星啊。

怎么就这么没有眼力见呢?!

李万已经预感到安禾会被臭到什么地步,这么一想,他心情好了不少,他此时此刻才不会跟一个过了气的明星一般见识呢,生生降低了自己的逼格。

“行了,开始准备,准备下一场。”

李万大手一挥,然后指着涂戈道:“那个谁,化妆师,带她去化妆。”

化妆师连连点头,“好嘞,好嘞。”

安禾轻飘飘的往这头看了一眼,状似无意的咧了咧嘴巴,十分不耐烦的样子:“等一下就是她上场了,还去后面的化妆室干嘛,那么远,难道等一会儿还让我等她不成?你去,带她去我的化妆间,速战速决,我不喜欢等人。”

化妆师没想到安禾会突然发号施令,他一时间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看着李万。

李万心中恼火万分,这一个个的都跟他作对,一时间也忘了自己给自己定制的好好先生形象,他不由的挎下脸来喝道:“看我干嘛,人家安大明星让你怎么做,你就照做得了。”

化妆师连忙点头哈腰的鞠躬道歉,然后拽着涂戈一溜烟的跑进了停在不远处的小面包车里。

路过安禾的时候,涂戈若有所思的瞄了她一眼。

随后忍不住撇了撇嘴吧:想帮人就直说,这拐弯抹角的,在场的人还都是人精,谁看不出来啊?!

钢铁大直女,切,刀子嘴,豆腐心。



重生99分甜:薛先生,合作愉快斗罗之神级剑圣异世之绝天神帝太上执符杀手邻居漫威之电影大破坏我的光影年代我有一个大剑仙系统圣门执法者浪打桃花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