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师兄总作死 第四章 君子有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吓,真的假的?”涂戈适时地的露着一抹可怕的表情,还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已示自己怕了。群头一见急忙道:“你别怕,别怕啊,我是听他们这么说的,说那姑娘从一进到这里后就就低烧,还说会出现幻觉了,到最后直接胡言乱语出来,说的什么话别人也听不群头一见连忙道:“你别害怕,别害怕啊,我就是听他们这么说的,说那姑娘从一进到这里之后就开始发烧,还说出现幻觉了,到最后直接胡言乱语起来,说的什么话别人也听不懂,那个小演员的助理看实在没办法了,给她的经纪人打了电话,那经纪人和咱们的李导协商过后,才决定辞演的。”。...

“吓,真的假的?”

涂戈适时的露出一抹恐怖的表情,还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以示自己害怕了。

群头一见连忙道:“你别害怕,别害怕啊,我就是听他们这么说的,说那姑娘从一进到这里之后就开始发烧,还说出现幻觉了,到最后直接胡言乱语起来,说的什么话别人也听不懂,那个小演员的助理看实在没办法了,给她的经纪人打了电话,那经纪人和咱们的李导协商过后,才决定辞演的。”

“咱们李导人其实还是挺好的,也没要什么赔偿,十分痛快的就让他们离开了。”

“不过啊,这地方说实话确实挺邪门,邪门在什么地方,别的演员怎么演都没事,就那个演女鬼前世的演员不是胡言乱语,就是生病到倒床不起,圈里也不是没来小演员,可都出事了,没办法,李导才决定在咱们当地找一个有模有样的年轻姑娘,没有演技不要紧,咱可以后期配音,只要表情稍微到位就可以了,这些你都放心,至于他们说什么鬼上身的,我才不信呢。”

末了,群头笑哈哈的拍了拍涂戈的肩膀:“现在可是唯物主义当道,那些鬼啊神啊的都可以用科学解释的。”

“是吗?”

涂戈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挑了挑眉头,只是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你最后一次尿裤子是什么时候?”

群头大哥:“???”

这姑娘什么脑回路啊。

还不等他回答,就听见那姑娘又是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不过,你嘴中的李导可能不是什么好人!”

“怎么可能,我跟李导合作过很多次了,给他挖掘出过很多的好演员。”群头不满的反驳。

要不是跟这个李导关系还算不错,要不然这一次听说这地方有点邪门,他怎么可能会大老远飞过来帮他挑群演,他虽说不信,但是,毕竟博大精深的华国可是拥有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呢,谁知道以前的时候有过什么玩意儿??!

就算不相信,也要保持敬畏心就对了。

更何况那李导说了,他手底下的人挑选的姑娘他都瞧不上只有自己选上来的,他用着比较顺手,你看看,这是得对他多信任才能坚持用他来挑群演呢?

“挖掘好演员?你挖掘的那些,可是在大屏幕上见到过?”涂戈才不管自己说话有多不招人喜欢听呢,她只是眯着眼睛摇头晃脑的品头论足:“有的时候,看一个人不要只看表面,要看内在,和第一感觉,还有就是最重要的面相?!”

“哦?!怎么说?”

群头仔细一想,好像还真的是,自己给李导选择的那么老些个样貌优秀的姑娘,好像真的没在电视上见到过,此时被涂戈这么一说,他这好奇心也被挑了起来。

瞧着面前这姑娘侃侃而谈,他竟有一种跟同龄人说话的错觉,要知道,他再过两三年可就是奔四的人了,这姑娘一看就是才刚二十出头。

涂戈也丝毫不端架子,抱着胳膊和群头站在老宅子的回廊里,静静地说道:“你所说的那个李导,有点小才情就妄自尊大,实际上,你们那个圈子里比他有才情的人大有人在,虽然处地尴尬,他却非要把自己包装成名导的架势,只是空有名导的名,却没有名导的技术,在外得不到一切,被人白眼,心中有所不满就都发泄在女人身上,啧啧啧,你看他,竟然还有暴力倾向。”

群头霍然转身,眼看着不远处的那个在外面一直都是好好人的李万,他第一次有一种看不穿人心的错觉。

再仔细一想刚刚涂戈说的那些话,他整个后背突然冒出了一层的冷汗。

他压低了声音严肃道:“你这么说是要有证据的,有法律依据的,不然被人听见,人家是要告你的。”

“告我?就怕他有命告,没命等到开庭。”

说话间,涂戈原本带笑的眼睛突然冷了下来,群头不知不觉中打了个冷战,吃惊的后退一步的同时,心中一凛,失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

涂戈瞧着群头嫣然一笑:“你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可能就是有贼心没有贼胆,在这个圈子里混,有时候有贼心没贼胆是好事,你只要继续保持就可以了,未来你可能不会有多大的富贵,但是富足一生还是能做到的,至于你送到那个李导床上的那些姑娘们,她们也知道冤有头在有主,你是真心实意的挖掘她们,她们自然不会找你麻烦的。”

“床?床上?”

群头的心乱了,刚刚还以为自己的猜测只是猜测,毕竟李万没亲口告诉过他那些姑娘的去处,大屏幕上也没有那些姑娘的身影,他本来还是暗自侥幸的,可此时的涂戈却是亲手击碎了他的侥幸,他捂着胸口一脸青紫色的后退一大步,有点喘不上气。

这些姑娘都还是青春年华啊,怎么么就......

他自己也是有姑娘,有孩子的,李万怎么就下得去手?

难道不是说这种事情应该讲究个你情我愿吗?!

“你情我愿?人性的险恶可是比你想象的要肮脏的许多。”

涂戈站在他身边,也不低头看他,只是略有些怜悯道:“你应该庆幸,你有个好媳妇,孝顺公婆,教养女儿,操持家务,老实心善,看见流浪猫狗也能抱回家收养,就是你媳妇的这一份赤诚之心救了你,送你一句忠告,现在立刻马上,调头出去,头也不回的走,离开这里,不要回头,回了家,对你媳妇好一点,别在外面乱花花了。”

群头睁大了眼睛,一脸惊慌的看着涂戈竟然知道自己心里想的什么,他无意识的动了动嘴唇,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自己到底招来的是个什么人物啊。

涂戈嫌弃的看着群头,道:“原不原谅你在外面乱吃,是你媳妇的事,我的任务,是送你去见你媳妇。”

毕竟修道之人讲究宁拆一座庙,不破一桩婚,今生有缘做夫妻,都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更何况还是贤妻良母,你应该惜福。

......

等群头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火车站口,拖着自己的行李,他仰着头看着早已是暮色沉沉的天空,他突然醍醐灌顶一般,急匆匆的买了一张返程的火车票。

是他有福能碰见涂戈,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他想回家,想跟媳妇说一声,对不起,我错了,你能原谅我吗?



世族有名~家宝拐夫王样温柔男桃花女王一刀倾情香火炼神道峡谷之巅道者为尊从这头打到那头男神从氪金开始美女总裁的燃情兵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