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染霞 4酒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一条比我吧腿不短什么的鱼要怎么吃?作为客栈老板和餐厅主厨的我则表示,有点儿方,要是给客人弄砸了的话可就坏了,虽然望着那客人捆着的伤口,像是是让他自己做有点儿不讲义气啊。眨巴眨巴一眨眼,计上心来。我跑去院子里,一个腾身,从栅栏上跳过去的“丹姨,寻求帮助啊。”正我跑到院子里,一个纵身,从栅栏上跳过去“丹姨,求助啊。”。...

一条比我吧腿不短什么的鱼要怎么吃?作为客栈老板和主厨的我表示,有点儿方,万一给客人弄砸了的话可就坏了,但是看着那客人捆着的伤口,好像是让他自己做有点儿不仗义啊。眨巴眨眼,计上心来。

我跑到院子里,一个纵身,从栅栏上跳过去“丹姨,求助啊。”

正在洗衣服的丹姨笑呵呵的站起来“别跑,别叫,什么事儿,和丹姨说。”

“姨,他问我那大鱼要怎么吃。我不会弄。”

很明显丹姨也听说了那件事儿,她先是啊了一声,然后就笑了“那成,我稍后给他弄一下去,你文一下舒先生,那个打算怎么做。”

舒亦歌已经跟着小老板走出来了,人笑着点一下头:“那个麻烦您了,您看着做,我今儿还请几位客人,那条鱼都给做了,顺便再准备几个别的菜。”

“好的,舒先生放心吧,一定给你做好了。”丹姨笑呵呵的说着。

舒亦歌再次客气的道谢:“那个小老板,敢问六公他们都在哪里住?我今儿多亏了他们几位……”

找人,这和一个道路不敏感者来说,那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但是这却难不住经验主义者,我看了一眼,看见了正在看纯英文电影的权权,大声的叫喊一下,同时摸出来十块钱对着权权叫着:“找人啊,权权,过来,十块钱的活儿,干不干?”

“干。”痛快的答应,少年窜了出来“东家,啥事儿您吩咐。”那小模样,真是要多狗腿有多狗腿,要多欠儿有多欠儿。

“舒先生要去六公家,带路。还有今儿半天你归他了。”我把着陈权的小脑袋,指着舒亦歌。

“东家放心,我一定照看好了舒先生,一定让他安安全全的回来,当然了,跳水坑的话,我可不管,身板儿太小,我可拉不住。”

舒亦歌伸手揉揉这个小活宝大的脑袋:“来,前头带路。”

……………………

天未黑,在客栈的前面已经摆上了一张大桌子,一群男人在那儿嘻嘻哈哈的说笑着,喝着酒,权权则是负责上菜的。

“丹姨,最后一个酥鱼,叫权权送上去了啊。”

“哎,咱们俩也在后面吃,我每样都给留下了,你说好吃的我也多留了点儿。”

权权也被留在了外面,他们在那儿说说笑笑的吃着,丝毫看不出来这里面还有一个外来人,里面姐儿俩也在吃着,一人一杯梅子酒,也是说说笑笑。

两盏灯笼的光把那群吃客的身影给照的格外的清晰。室内,只亮着一盏小灯,米黄色的灯光,照着俩人的身影。

丹姨看着这个喝的醉眼迷蒙的女子,看着她眼里的一闪而过的伤。“丫头,丹姨我冒昧的问你一下,你看起来很伤心,能和我说说嘛?突然的来到这儿,你以前是大城市里的吧。”

听见丹姨的问话,心内意乱,我手里的筷子更是拿不住,掉了下去,筷子和盘子的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但是却更像是那镇魂的钟声一般,微微失神之后,发现再次回想起来那些在那个时候认为不能接受的事情,原来也不过如此。

苦笑一声,在丹姨那有点不安的神情中,微微的摇头:“没什么不能说的,我被一个男人和妹妹背叛了,既然他们相爱,我就成全他们吧,之后我就来这面儿,本来是打算度个假就回去的,结果没想到,我居然脑子一抽抽就买了这家店,现在看来,我还是适合这样的生活。”

“那个,姨不是故意提起来你的伤心事的,我,”

“丹姨,没事儿,事到如今,我突然发现我看开了,就那么一个人渣,我在意什么啊,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放弃了那个渣,更好的肯定就在前面等着我呢。实在是找不到的话,就这么过呗,潇洒自在。”

“胭脂,你多大了?之前我不好意思问,今儿这样我问一下。”

“多大了,今年三十四啦,已经人过中年,到了不惑之年啦。”

“怪不得你店叫不惑呢。不过说起来,我占你便宜啦,我才四十八。以后叫我姐。”

“成,姐,以后姐姐多照看我一点儿啊。”

两个人谁都没注意,没注意到在门口儿那里,一个男人听了全部。眉头微微的蹙着,他没有那个妇人想的那么简单,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发生,要不然,她不会这样的难受,而且他也没想到,没想到,她居然已经三十四了,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多岁的年纪,之前听她说什么刚刚接手一年半之类的话,还以为是家传的小旅馆呢,现在看来这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这么的伤心吗?

走神的舒亦歌被回头和老爹说话的陈权给撞了一个满怀:“哎,舒叔叔,你没去拿酒吗?我爸爸让我来看看你怎么还没回去。”

“就去拿,稍等。”揉揉那个刺猬头,他走进了客栈:“老板,再拿一份酒水啊。”

“自己拿。”懒洋洋的回了一句之后,她又趴在了桌上“老板刚刚认了一个亲人,我有姐姐了,今儿酒水老板请客。”打了一个酒嗝儿,手指轻轻地举着:“拿,拿你左手边儿上,上的,那,那个酒,好,好喝。”

终于,酒精还是打败了我的精神,一双眸子直接的闭了起来。乌黑的头发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直接的散了下来。

丹姨,不,刚刚改了身份的丹姐陈丹,伸手拍拍她的脸,结果没有什么意识的醉酒者根本就没有躲开的意思,无奈的探口气,伸手扶起来这个小醉鬼慢慢的要向着楼梯那儿走,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过来:“我来吧。”

看着男人把那个纤细的身影抱起来。“那就劳烦舒先生了,她住在顶层,请跟我来。”丹姐也知道,她要把人给扶上了四楼也确实是有点儿困难,因此,她干脆的放手,就在那儿领路。

“妈,胭脂姐姐,怎么了?”看着舒亦歌还没出去又被催着找人的陈权一看见之后,立刻惊讶的问着他妈。

“喝多了,你快去吃饭吧,另外看着点儿别让你爸爸喝多了,早上还得早起呢。”

“哎。”

“等等,你不许在叫胭脂姐姐,以后叫她姨。”

“为啥?”

“你胭脂姨三十四啦,虽然说女人的年龄不合适,但是却也得有礼貌知道吗。”

陈权不情不愿的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目送着他们上去。

一间很简单却很古朴的房间,一道圆月门花架分开了一间房子的两面,进门的这面是书房,有着书桌和电脑,圆月门的另一面则是她休息的地方,一张大大的圆床,冰蓝色的床单纱帐,十分简单却也十分的整洁。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