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长宁公主小说精选

长夜永寂。伶儿回住处,躺在床上,眼睛直直盯着破旧的房屋屋顶的缝隙下透着的一点点星空,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这毛病连续几日了。早在跟随祝未涵私入琉璃求药时便有。出外一事,虽有祝未涵帮着置办,绝会出岔子。可伶儿总会觉得焦躁。在那之后,她也不是没考虑过后伶儿回到住处,躺在床上,眼睛直直盯着破陋屋顶的缝隙下透出的点点星空,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免费阅读

长夜永寂。

伶儿回到住处,躺在床上,眼睛直直盯着破陋屋顶的缝隙下透出的点点星空,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这毛病接连几日了。早在跟着祝未涵私入琉璃求药时便有。外出一事,虽有祝未涵帮忙打点,绝不会出岔子。可伶儿总觉得不安。

在那之前,她不是没想过后果——嬷嬷的巴掌、司正司的铁钳子、尸苑的阴风阵阵……

她也不是不会怕,只是觉得自己不能怕。

这几日嘴上不说,可身体却说不了谎。她已经许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只是自己在外的这份坚强换来了什么?那个她最想保护也最在乎的,她的亲人,就是这样报答她、安慰她的。

她脑中不住回想起母亲的话——生在掖庭,死在掖庭,世世代代为奴为婢。

心底一凉,一滴泪溢出眼底,又被她熟稔地用被角拭去了。

翻了个身,换个姿势,深沉叹了口气。

“伶姐姐,你怎么了?”巧儿被她的翻身声吵醒了,侧过身,稍稍坐起,担心地望着伶儿的背影。

“没事!”伶儿不自觉嘟起了嘴。

“是不是白日我们私下议论那个新来的婢女,让你不高兴了?”巧儿又问,“白日就看你不高兴。”

“没有!”

“那是什么?”巧儿不依不饶。

伶儿不耐烦,转回身,为难地瞪着她。

“睡不睡,不睡出去,明日还要上工!”余娘训斥道。

这话是说给她女儿的,可伶儿听来却有些难受。

她蓦地起身,披上衣服,翻身跳下床,沉默着出了屋。

巧儿担心,便也跟了出去。

二人关好门,找到屋角的一处草垛,一头扎了进去。

此处无人打扰,也不必再顾及许多,伶儿的泪像不受控了一样,一滴接一滴,如珍珠被人穿成了线。

她将头埋在臂弯里,双臂又架在弓起的膝盖上,肩膀微微起伏,却未出声。

“伶姐姐,到底出了什么事?”巧儿悄悄坐到她身边,用手抚了抚她的后背。

伶儿轻轻避开她的手,昂起头,眼朝上看,好将眼泪尽数锁在眼眶里。

“巧儿,我问你,你想过离开掖庭吗?”她问。

巧儿点点头,不知她此言何意。这不是明摆着的问题吗?难道掖庭之中,还有谁不想出去吗?

“姐姐不想吗?”巧儿疑惑道。

“想,但我娘不想。不知道为什么……”

要真是出不去,伶儿便认了。可特别是今日,母亲为雀瑶诊脉,还指了生路给她,伶儿心里不明来历地抽紧了。她并非无心之人。

母亲明明会医,为何不医自己的病?既知出逃之法,为何不早带她出去?为何不求生,反去求死?

可是娘,您就没想过,您要走了,女儿该怎么办呢?

想着想着又觉心口闷睹,埋下头,啜泣不止。

“伶姐姐,你不要怨你娘了。你娘生了重病,理解她吧,等她病好了,说不定就想通了。若是我娘这样想,我才该担心。”

巧儿说着,靠在枯草上,困顿地眯起了眼。

伶儿眨眨泛红的眼睛,忽然问:“巧儿你说,我娘会死吗?”

神情严肃,不像是玩笑话。

巧儿愣了,呆傻地摇摇头。

她是说不知,而不是说不会。伶儿都明白。

“如果连清音观都治不好的病,是不是就真的治不好了?”

“啊?”谈及此处,巧儿好像一下子来了兴趣,连连摇头,只道:“当然不是。”

伶儿见她说的这般肯定,不觉好奇。

“这世上奇医奇药多了去了。”巧儿安慰她道。

“比如……”

“比如,听娘说,她当年在掖庭生我的时候,害了病,什么药都治不好。后来遇上贵人,这才保住一命。不过命虽保住了,眼睛却回不来了。”

“贵人?什么样的贵人?可是在掖庭?”

巧儿摇摇头,“十多年过去了,娘也不知道她去了哪儿。那年我还小,有天晚上,突然听到门外有追捕声,后来才知道是禁军来掖庭抓人了。抓的就是那位贵人。”

“为何抓她?”

“嘘!”提起此事,像是说到禁语。巧儿万分小心。

“你可听说过长宁公主?”巧儿又问她。

宫里的公主,除了刘淑妃膝下的静和,盛皇后抚养的袭鸢……伶儿还真想不出一个长宁公主来。只好摇了头。

“哎呀,怎会不知?就是十八年前,双星之谶……”

巧儿话未说完,伶儿先懂了,冒失地直呼其名:“齐冰伶?”

巧儿一个劲地点头,又慌忙捂上了她的嘴。

双星之谶被传得神乎其神,虽然其中故事五花八门,可“齐冰伶”这个名字从未变过。

“难道你说的贵人,就是她?”伶儿再三确认。

巧儿又是一阵点头。

如此说来,禁军要抓人,一点也不奇怪了。都说女子称帝不祥,皇宫里必留不下此人。

只是明摆着的道理,伶儿想来,心里却有些不平。

自听到那个故事起,她便觉得,小公主本不该死。只是这些话,她从未对旁人说过。

“你不知道,公主的血脉不同常人,是简家的阴阳奇脉,骨血可治病的。况且年纪尚轻,便是消耗些骨血也无妨。这是我娘说的,可不是不敬。”巧儿觉得说错了话,急忙住了口。

伶儿听她所言,不觉眼前一亮,忙问:“所以当年,你娘受了她的血,病就好了?”

“娘自己是这么说的。”

既能救了她娘,没准也能救自己母亲。

伶儿自巧儿身上,似乎望见了一丝希望。

转而,那丝希望又破灭了。

“可是,我要到哪里去找她呢?当年既是禁军抓人,想必凶多吉少。”

“不,活是肯定活下来了。”巧儿肯定道,刻意降低了声音,又道:“只是你不要告诉别人。当年,就是我娘亲自放走了皇后娘娘和小公主的。”

伶儿张大了眼,恍然大悟。

“不过既是逃走了,掖庭这种地方,她们肯定不会再回来。”巧儿补充道。

伶儿觉得有理,点了点头,如今想找到她们,怕是还要出趟宫才行。

可现在再和郡主联系,时间又要耽误,不知母亲还能不能撑到那时……

倒不如自己逃出去。

从这儿向北,崇华门最近。崇华门,不就是母亲对雀瑶所指的去处吗?

巧儿见她沉思,用手朝她眼前晃了晃,“伶姐姐,你在想什么?”

“我要去找她。”伶儿说。

“出宫?”

“小声点!”

巧儿忽然犯了难,面带愁容,“伶姐姐你不知道,你去清音观这几日,我都怕死了。嬷嬷那边要瞒,你娘也要瞒,还有漱玉宫的那位主子……”

伶儿拉过她的手,心里有些愧疚,“好巧儿,这几日真是辛苦你了。可是我……”

“算了,你别说了。我知道,要是你决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二人一同笑了,分自低下头。

连载

双星灵记

作者:空灵鼓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