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未涵郡主小说精选

翌日早晨早晨,天色大明。清音观外鸟鸣阵阵,格外缥缈。晨光穿林而过,金光闪动,极其夺目。轮值的弟子完成4了晨起的打扫清洁,正准备好回观。有意间回过头,却见山下有人。所以山高,再再加林木遮挡住,山下之人面孔模糊不清,难以辩认。而已看衣着,一个个湿漉漉的,像刚从水里轮值的弟子完成了晨起的打扫,正准备回观。无意间回头,却见山下有人。。

免费阅读

翌日清晨,天色大明。清音观外鸟鸣阵阵,分外空灵。晨光穿林而过,金光闪烁,极为耀眼。

轮值的弟子完成了晨起的打扫,正准备回观。无意间回头,却见山下有人。

因为山高,再加上林木遮挡,山下之人面孔模糊,难于辨认。只是看衣着,一个个湿漉漉的,像刚从水里捞出的荇菜,无精打采。

再看方位,正是从东北角而来,看来是破了浮游水阵。四方阵法,水阵最为困难。若非遇到急事,譬如逃难之类,东边的门一向是不开的。

因而那些自水阵出来的人,此时也不得不绕到南侧,重寻百药阵的入口。

而那弟子正站在百药阵口前。

“喂!来者何人?所谓何事?”弟子担心是有人患了急症,心急上山,便朝下喊了几句。

山下一众人停下脚步,抬头一见是清音弟子,顿时大喜过望。

“我等是祝长老的弟子。”回答声参差不齐,却都是一个意思。

原来是自己人。

弟子明白过来,急忙进观叫人去了。

自百药阵到无争殿,距离不算短,跑着去也要一刻。再加上从无争殿到通竹小馆禀报常冉的时间,那弟子还没出来,山下的一众人已经上了山。

站到门前,几名清音弟子互相看了看,达成默契,一齐行礼朝玉漠谢道:“昨夜多亏公子带我们从暗道逃出。”

玉漠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要说起来暗道救人,不是为了救他们,而是为了救自己。这暗道是父亲早年派人所凿,留作后路,玉漠一早就是知道的,昨夜也早早做好了自暗道潜出洛泽的准备。只是将要开道时,不巧遇上了这几位。

救吧,有些冤。不救吧,又怕他们多嘴,将暗道一事告知亡海盟其他人。

犹豫之下还是放他们进来。

可直到出了洛泽,玉漠才知道他们都是清音观之人,还是祝子安的徒弟,顿觉气愤。

祝子安害死了父亲,自己却救了他的徒弟,这是什么道理?

可玉漠有伤在身,执不起剑,也奈何不了面前几人。含气结怨走了一路,旱路水路交替几番,玉漠也不知自己被带到了何处。先前只想着尽快脱身,便没顾及其他的。

现在上了山,站在门外,望着门上“清音观”三个大字,玉漠恍然大悟。

只听那些弟子又说:“还请恩人随我们进观吧。师兄们会帮恩人治伤的。”

玉漠哪里会去?要是今日在清音观疗伤,便是受了杀父仇人的恩惠。

“不必了。”玉漠强硬道,“今日就算死,我也不会欠祝子安的情!迟早有一日,我定要了祝子安的狗命!”

弟子们互相看看,皆是愁眉不展,无计可施。

忽闻身后传来一婉转女声,当即喝了句“大胆!”

众人这才见,循山路而上的是辆马车,金玉镶辕,银丝勾篷,香帘薄纱下探出只纤纤玉手。

看来来的是为贵人。

可几位弟子出观多日,谁也没听说今日有贵客要来。

自马车上先跳下来一位婢女模样的小丫头,圆脸梨涡,面容看着有些疲惫,想是连日赶路的缘故。

小丫头牵过帘后伸出的纤纤玉手,自车上拽下位美人来。

这美人身上装饰极简,双臂只带了一只白玉镯,发间则是几朵花簪,齐刘海,双侧垂发,模样看着虽是个大人,说出的话却蛮不讲理有些稚气。

“郡主小心。”小丫头先嘱咐道。

郡主朝那丫头摆了摆手,自顾自走到玉漠面前,自上而下打量一番,又道:“就凭你也想要了我二哥的命?”

弟子们这才明白,此人原来是师父的亲妹,康王府郡主祝未涵。虽说是郡主,可自小随母亲常去皇宫,深得皇上喜爱。若非盛太后阻拦,早在她出生时,就要被皇上册封公主了。

毕竟长公主与皇上是同父同母的亲姐弟,二人又都是庶出,早年丧母、相依为命,再到收管在盛太后这个嫡母手下,几十年的同甘共苦非比寻常。

康王府在海宫是什么地位?这未涵郡主的地位怕是比康王府还要高出几分。

知道是未涵郡主过来,弟子们倒是想出了些缘由。先前师兄弟们去康王府,激怒了齐寒月。长公主非要来清音观一探究竟。可等了这么久,始终不见人来。

今日未涵郡主上门,不会就是为了此事吧?

一边是贵客,一边又是恩人。

大家谁也不想看这二人打起来,先朝郡主行了礼,又朝玉漠问道:“不知恩人与我师父有何仇怨?”

玉漠将双眼又瞪大了几分,嫌弃地扫过几名弟子,并不想与之多言,而是对未涵郡主继续道:“祝子安杀了我父亲!”

祝未涵听他所言,娇口微张,竟笑起来,“要说是别的仇,我信。可说二哥杀人,我不信。我二哥虽习武,可身上常年只有一根竹笛,根本伤不了人。你休想骗我!”

玉漠见她不信,只觉是在有意羞辱父亲,更是暴怒,向前逼近几步,吼道:“就是他!”

“你若偏要认定是我哥哥杀了人,那他是何时杀的人?又是在什么地方杀的?”祝未涵又问。

自己昏睡了几日,玉漠一时想不清楚。可地方还是清楚的。

“洛泽。”

“洛泽?”祝未涵更觉这话毫无道理,“我哥哥从未到过洛泽。”

“哼,那是郡主自己不知。”玉漠气道,“他祝子安现在便在洛泽。”

“我二哥现在就在通州康王府内,怎会去洛泽?”祝未涵再听不下去面前这人的一派胡言,厉色道。

玉漠和清音弟子们都听懵了。

“郡主是说,师父在通州?”有弟子问。

“我骗你们做什么?”祝未涵瞟了那几位弟子一眼,似在怪其无礼,“若是二哥不在康王府,今日来清音观的可就不是我了。二哥一回府,母亲便想着派人来清音观送信。正巧我有些事,也要来清音观,半路就将送信之人打发回去了。”

原是如此。弟子们恍然大悟,可转而又着急地问:“那郡主可看见我师兄,那日师父出观,是和师兄一起的。”

“我怎知道你师兄在哪儿?”祝未涵怨道,“我二哥能平安回来,已是万幸了。这几日也不知遭了什么奸人算计,回去时是被绑着塞进木盒子里的。自打回家就闷在屋里,饭也不吃,话也不说,连母亲和我也不见。”

弟子们一听这话,顿时更急了。师父会武,尚且狼狈至此,师兄一个娇弱文人,怕不是情状更惨。

祝未涵自己边说边想,竟生出疑心,望着一脸惊愕的玉漠,狐疑问道:“莫不是你父亲先算计了我二哥,二哥别无他法,只能出手伤人?”

玉漠怒气冲冲瞪着祝未涵,并不想答话,攥紧了剑柄,闷声低头,兀自朝前走。

弟子一惊,忙问:“恩人要去哪里?”

玉漠不答话。

只是看他下山方向,倒像是往海宫去了。

弟子刚要去追,却被祝未涵拦住了,“让他去吧。他那话真真假假的,说不定就是个疯子。若他真想寻仇,大可去康王府试试,母亲、哥哥还有康王府的侍卫军,都不是好惹的。总比留在这儿威胁你们清音观强。”

这话虽是狂妄,却也不无道理,弟子们想了想,还是退下了。

祝未涵斜眼一瞥,又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通报掌门把我请进去?我今日来可是有急事!”

弟子恍惚中回过神,手忙脚乱进了门,半路和先前守门的弟子汇合了,一听是郡主来了,皆慌了神,大家一齐急急忙忙朝无争殿奔去。

祝未涵等在门口,趁着空闲回头一望,面容柔缓了不少,朝那小丫头唤了句:“过来。”

那小丫头并不胆怯,站到郡主身边,焦急而期盼地望着面前的那扇门。

说来也怪,祝未涵此次出行,身边除了马夫,一个康王府的人都没带出来,却带了这个几日前刚刚认识了的掖庭丫头。

祝未涵见那丫头有些紧张,便笑着安慰道:“伶儿,你别怕。清音观这地方,‘治得天下病,救得鬼门关’,定能医好你母亲的。”

连载

双星灵记

作者:空灵鼓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