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另有所谋(上)小说精选

翌日清晨,将至正午时分,上官文若但是有没半点要准时起床的意思。今日大会结束了,丁咏山带着她将整个山洞转了一遍,石屋石器,各类机关,应接不暇。上官文若原本就很容易很好奇,这下更是停不下去,东瞧西看,始终玩到中午,眼皮终于等到撑忍不住了。饭也不吃,被打倒便睡。更何况还也不是何况还不是睡在屋里,而是石殿内的高台上,盟主尊位的石椅后面。将头藏起来,一双脚却露在外。睡到半夜,又将鞋子也踢掉了。。

免费阅读

翌日,临近正午,上官文若还是有没半点要起床的意思。昨日大会结束,丁咏山带着她将整个山洞转了一遍,石屋石器,各类机关,应接不暇。上官文若本来就容易好奇,这下更是停不下来,东瞧西看,一直玩到傍晚,眼皮终于撑不住了。饭也不吃,倒下便睡。

何况还不是睡在屋里,而是石殿内的高台上,盟主尊位的石椅后面。将头藏起来,一双脚却露在外。睡到半夜,又将鞋子也踢掉了。

丁咏山越看越着急,怕她着凉,本想将她抱进屋里,可舒槿娘却不肯,非说盟主睡觉浅,怕弄醒了。严夫子又说盟主初来亡海盟,不适应洞里湿气重,睡在这开阔处反而更好。萧惜命又不同意严夫子,偏要拉着他这位刚认识的“姐姐”去他屋里陪他睡。

争执许久,众人都累了,纷纷回屋去了,只在上官文若身上留了一床厚被子。

半夜,待众人回屋待好,舒槿娘才自屋里溜出来,替上官文若将被角都掖好。见周围没人,匆忙又钻回屋里。

这一夜,上官文若睡得很踏实,舒槿娘却没睡好。

山洞里不见天日,单靠留守洞外的弟子报时调整作息。可进洞报时的弟子来来往往,没一次能将上官文若吵醒。

“面具姐姐!”

终于有些意识时听到却是这句。是萧惜命的声音,她还记得。

“盟主恕罪,这孩子脑子不好,管谁都叫姐姐的!”一旁的老妇急忙解释道,生怕他触怒了上官文若。

上官文若一个激灵被吓醒了,忽然睁开眼,觉得脸上缺了点什么。再一看,面具已被萧惜命拿在手上。萧惜命蹲在一旁,眯着眼睛,可爱地盯着她,又喊了一声:“姐姐!”

“惜命,面具还我!”上官文若严肃道。

“不要!”

“你不还我,我可要抢你葫芦了!”上官文若吓唬他,手已经向他腰间的葫芦伸去。

“不要!不要!”萧惜命惊慌失措,扔下面具,死死护住自己的宝贝葫芦,一溜烟跑远了。边跑边抚着葫芦道:“葫芦宝宝不怕,坏人不在,坏人不在。”

“惜命,回来!”老妇朝上官文若尴尬笑笑,急忙赶去追萧惜命回来。

上官文若捡起面具,看着萧惜命的背影,嘴角忍不住上扬。笑着笑着又停滞了。

“参见盟主!”身旁忽然传来一句女声。

上官文若偏头一看,才见是跪地行礼的舒槿娘。

她守了上官文若一夜,时不时就过来看上几眼。现在上官文若醒了,她自然也是第一个发现的人。

“起来!”上官文若不耐烦地道,也没心情拉她了。

正要将自己那张乳白面具戴上,却听舒槿娘又道:“盟主既然继任,该带金羽面具才对,我这就去给盟主拿。”

“别去!”上官文若反手牵住她,极不情愿地道:“那张面具太丑了,我不想戴。既然就是为了遮住我的脸,什么面具不是面具?”

舒槿娘怔怔看向她,这话挑不出毛病,可就是觉得怪怪的。

“丁咏山呢?”上官文若又问,“我有事问他。”

“在屋里呢。”

舒槿娘说罢,将上官文若引至一间石屋内。

此屋外观虽是石质,可家具器物仍是木制,与洞外无异。

屋内只有两个人,燕氏卧床,丁咏山为上官文若开门后,就老老实实立在一旁。

上官文若一进门,就看到床边的一摊褶皱。看来刚才丁咏山是坐在床边的。想想只朝他望了一眼,不知该责怪还是该笑他。索性装作不知。

“燕姑娘,你的伤好些了吗?”上官文若自己坐到床边,问她。

“都是些皮外伤,已经好多了。”燕氏答道。

“你不会武功,还独自闯入山林救人,不是胡闹吗?”上官文若责备道,可听口气又不像是真生气。

燕氏自觉愧疚,抿着嘴低头,故作大方地道:“我违背命令,确实有错,盟主要是觉得气,可以罚我。”

“当然要罚!”上官文若牵住衣袖将她的手抬起来,查看她的伤。燕氏手上的伤是拔绳时割破的,现在已止了血。更重的伤还在腿上,因而才卧床不起。

“少主要罚什么?”燕氏怯怯地问。

“罚什么?罚你禁足养伤,伤好之前,哪里都别想去!”上官文若嗔怪着白了她一眼。

身后的丁咏山会心笑了一声。

上官文若立刻警觉,回头瞪他,“你笑什么?燕姑娘为了救你受了伤,你还觉得很光荣了?”

“不是……”丁咏山挠挠头,连连否认。

上官文若懒得理他,朝他招了招手。

见他走到面前,上官文若又道:“坐!”

“啊?哎!”丁咏山极少见上官文若这样客气了,在上官文若和燕氏之间来回看了几眼,小心地坐到桌旁的凳子上。

“盟主是要和少爷谈正事吗?要不然,我先出去。”燕氏说罢,正要艰难起身。

上官文若拦住她,凝神望着她又说:“不用,此事也和你有关。”

“和我有关?”燕氏大吃一惊,“是盟里需要我做什么吗?”

上官文若紧张地点点头,心里仍有些顾虑。

“她能帮什么忙啊?”丁咏山不禁笑起来。

上官文若避开燕氏的眼神,转而看向丁咏山,又问:“这几日陛下那边可有新指令?”

“陛下?”燕氏瞳孔散大,半是疑惑半是害怕。

丁咏山犹豫了,看着上官文若摇了摇头。盟内知道金羽盟主真实身份的人不多,原本他是不打算将此事告知燕氏的,谁知上官文若一进来就差点交了底。

“燕姑娘别急,日后我会将这些事一五一十告诉你。”上官文若朝燕氏眨眨眼,意在让她放心。

“这几日,盟里和陛下通信照常,没收到什么新指令。盟主继任一事,陛下也知道了。”丁咏山只好顺着说道。

“陛下什么都没说?”

“没有。”

这个答案倒是让上官文若有些意外。陛下花了二十年心血在祝子安身上,怎么盟主交接一事却处理得这么草率呢?还是说,他人虽然未到,自己的一举一动却全在他的监控之下?可负责监视亡海盟主的人又是谁呢?上官文若一时还猜不出答案。不过有一点,亡海盟和陛下的关系,绝对不是几封飞鸽传书互通指令这么简单。

“你是怕陛下发现……”丁咏山试探着问道,话音渐渐低下去。点到为止,不再多说。

上官文若深吸了口气,只道:“不管陛下那边情况如何,复仇之事都不能再等了。”

连载

双星灵记

作者:空灵鼓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