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哑口无言小说精选

“玉仙师推知她是谁?”上官文若问。“明白。”“谁?”“锦月姑娘。”上官文若不满意地笑了笑。玉阳春不由得不解。自锦月楼被烧,锦月逃跑,他派了不少人搜查,眼见得就得将整个琉璃都翻上一遍,也找将近她。找将近是自然的事。上官文若早已料想到他会找,因为才将锦“知道。”。

免费阅读

“玉仙师可知她是谁?”上官文若问。

“知道。”

“谁?”

“锦月姑娘。”

上官文若满意地笑了笑。

玉阳春不禁疑惑。自锦月楼被烧,锦月逃走,他派了不少人搜查,眼见就要将整个琉璃都翻上一遍,也找不到她。

找不到是自然的事。上官文若早就料到他会找,所以才将锦月支去了镇修府邸——这个玉阳春即便想碰也不敢碰的地方。

锦月住在那里,一来为了今日能散了镇修童子的武功,二来也能保护了她自己这个至关重要的证人。

而锦月今日来此也并非和上官文若一道,而是按锦囊上所说孤身一人来了洛泽。直到上官文若派元婴来约定处寻她,这才将她带进盟中。

所有这些,玉阳春一概不知。此时他盯着面前这位少主,只觉神乎其神。

“诸位有所不知,”上官文若面向众人又道:“几日前我将锦月姑娘救下,无意间听她说起锦月楼被烧一事。烧楼之人以为我在楼中,为了逼我出来,不惜搭上锦月楼十三条人命。锦月姑娘,不妨今日就告诉诸位,这带头烧楼之人是谁?”

锦月怯怯地转至上官文若身后,朝玉阳春瞥了一眼,只道:“就是他,玉阳春。”

一片哗然。

玉阳春环顾四周,那一双双恶狼般的眼神,都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一般,颈间酥酥麻麻,又溢出一层虚汗。

“既然少主执意相信这个歌女所言,在下无可争辩。可锦月楼被烧之日,却是在二位领主失踪之后。就算我去过那里,也无从知道袁虎袁豹一事,更不可能诓骗二位领主去清音观。”玉阳春反驳道。

“你胡说!”蓝儿忍无可忍,站出来,怒视着玉阳春,只道:“分明是你告诉爷爷少主在清音观的。”

蓝儿向来说话直爽,又是当事人,众人皆信其所言,齐齐望向玉阳春。

玉阳春听得心惊,一脸惊愕地盯着蓝儿,只道:“蓝姑娘所言并无根据,我与镇修堂主一样,皆不知少主之事为真,又何必冒险拿一句传言对二位领主设局呢?”

“你……”蓝儿无可对证。那日确是自他口中听说少主一事,可此时又拿不出证据。

上官文若一个眼神制止蓝儿再问。

她走到玉阳春身旁,先自袖中拿出一只卷轴,金底镶翠,铺展开来,正中书着“木符密令”四字。

“大会之时,盟内易主。爱徒子安,文武双全,当此大任。”

玉阳春看着密令上的每一字每一句,双唇微动,依上官文若要求喃喃念出了声。

待卷轴完全展开,自其内侧现出一只纯金羽毛,薄如蝉翼、栩栩如生。众人一看到那根金羽,立刻认了出来。

“真是盟主之令!”

“这木符密令向来一式两份,赤墨二堂皆有。为何今日只见了一份?”

“是啊,赤玉堂一直没有收到消息!”平日在赤玉堂负责指令通传的弟子先着了急,生怕是因为自己的疏忽犯了错,急忙解释道。

“诸位所言不错。这卷轴确实是两份。我手中的这一份来自丁堂主。而金羽盟主送往赤玉堂的那一份现在何处,倒是要好好问问玉仙师了!”上官文若气定神闲自玉阳春面前走过,朝着盟主尊位的高台愈走愈远,声音也跟着变得渺远。

玉阳春偏头看他,神色疑惑委屈,又问:“少主此言何意?”

上官文若停下脚步,朝旁一瞥,只向玉阳春露出半张侧脸,又道:“难道玉仙师非要逼我拿出证据来吗?”

玉阳春不敢答。其实答也无妨,那卷轴不在别处,就在自己身上,就算少主将自己住处查上一遍,也找不到什么线索。这一点,玉阳春十分自信。当时截下这卷轴,无非是为了在镇修童子不知情的情况下杀了少主,而后再反诬他谋反。到时盟内再无敌手,自己便顺理成章做了盟主。

现在即便此计不成,这卷轴也绝不能拿出来。否则便是欺瞒盟主、陷害同盟的大罪。

越是生死关头,才越是犹豫不得。

玉阳春咬紧牙关,口中只有一个“不”字。

上官文若轻蔑地笑笑,背对着他,兀自下了令,“来人,伺候玉仙师宽衣!”

这话说得轻浮,一众人皆不敢动。

“怎么,难不成还要我亲自动手?”上官文若反问道。

玉阳春初觉惊讶,少主到底是如何知道这密令就在自己身上的?可转念一想,自己的手下中,知此密令之事的不过两三人,现都站在玉漠身后。少主既知此事,多半是听他们所说。可既连心腹都被其所控,自己手下之人怕早已顺服于此人了。

上官文若说罢,自后方站出几名弟子,尊她命令上前扒开玉阳春的衣衫。玉阳春惊恐制止,却无能为力。他本就未习过武,更是被刚才的形势吓得腿脚发软,此时已是瘫坐原地,动弹不得。

过不多时,便有弟子上前来,将另一卷轴呈至上官文若面前。上官文若接过卷轴,缓缓铺展在地,似在叫众人看个清楚。

倒在一旁挣扎起身的镇修童子看到那卷轴,第一个反应过来,指着玉阳春便骂:“原来你早就知道祝子安是少主,还背着我联络盟主!”

上官文若看着镇修童子青筋暴起,喘着粗气的狼狈样子,怜悯道:“你若是早点发现,便不会被他害得这样惨了。要怪只能怪你眼拙,看错了人。你这么信任玉阳春,却怎么也没想过盟主传给你的消息会被他中途截下吧!要不是因为你提前不知我是少主,也不会这么轻易不顾盟主之威就对我下杀手!想想看,要是今天我真被你杀死了。这事传到盟主耳朵里,会怎么想?是相信你没收到消息错杀了我,还是相信你明明收到消息却还要以下犯上呢?”

镇修童子越听越觉得心惊,望着玉阳春,恨不得现在就将他大卸八块,以解心头之恨。可惜他拼尽全力握拳捶地,也再使不出清晖诀那样威震天下的武功了。

得知真相的袁豹,神色悲戚地望着玉阳春,此刻只觉心痛难耐。

上官文若看向玉阳春,清冷道:“玉仙师,现在你还有何话说?”

玉阳春颤抖着抬起头,看看上官文若。视线环及四周,又停留在痴痴昏睡的玉漠身上,心底骤凉,整个人下一顿,蹒跚爬了几步,正朝上官文若脚下扑去。直至拽住她的衣角,俯下身,腰腹弓起,双臂平铺在地,微微发抖,口中只道:“少主,少主救我!”

“救你?你在锦月楼放火之时可曾想过要人救你?陷害二位领主之时可曾想过要人救你?将镇修堂主置于险境之时可曾想过要人救你?若非今日我将此事说出,玉仙师怕是真的打算心安理得做了这亡海盟主,欺骗一世吧?”上官文若冷笑道,径直撇开他的一双手,快步朝前走去。

便走便喝道:“元叔,关门。今日亡海盟要清理门户!”

连载

双星灵记

作者:空灵鼓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