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波澜又起小说精选

袁豹自门外赶过来,初遇镇修童子狼狈不堪模样,大惊失色,急忙扶住,惊慌失措又唤了几声。再抬起头看面前形势,一众人站在镇修童子对面,面带惧色却又咬牙切齿,时时刻刻想治他于死地。“究竟突然发生了什么?”袁豹朝众人问着,“你们对堂主做了什么?”赤玉堂无一人接话。镇修童“到底发生了什么?”袁豹朝众人问道,“你们对堂主做了什么?”。

免费阅读

袁豹自门外赶来,初见镇修童子狼狈模样,大惊失色,赶忙扶住,惊慌又唤了几声。再抬头看面前形势,一众人站在镇修童子对面,面带惧色却又咬牙切齿,时刻想治他于死地。

“到底发生了什么?”袁豹朝众人问道,“你们对堂主做了什么?”

赤玉堂无一人接话。

镇修童子平日在赤玉堂嚣张跋扈为所欲为,可毕竟以上命下,受罪的无非还是一些小喽啰。而像袁虎袁豹这样的左膀右臂,镇修童子却从未亏待过。因而此时镇修童子遭难,袁豹才并未似赤玉堂其他人一般落井下石,而是真心实意关心起他。

镇修童子来不及解释,倒先疑惑道:“你来做什么?”

袁豹有些哽咽,低下头,说不出话。

他的确不该来的。袁虎病重昏厥,已是命不久矣。他更该留在房中照顾哥哥,而不是到盟内大会来。原本已与镇修童子说好,只是后来……

“人是我请来的!”上官文若插言道,走上前来,面向二位。

袁豹抬头看了眼上官文若,先是一惊。再想想刚才找到自己传话,说镇修堂主有难的舒槿娘,顿觉上了当。

“为何是你?”袁豹盯着上官文若,不解道,“你又是谁?”

上官文若对他那话早有准备,不慌不忙道:“在下祝子安。”

“祝子安?”袁豹放开镇修童子,站到上官文若面前看了又看,“不可能,你不是祝子安。我和哥哥跟祝子安交过手,自然知道他的样貌。”

上官文若浅浅一笑,明知故问道:“哦?那你是在何处见到的祝子安,又为什么和他交手呢?”

袁豹一时语塞,有些不敢说。朝众人望去,那些曾与他们兄弟一道谋划刺杀祝子安一事的人,此时都噤若寒蝉、畏葸不前。再仔细想,无论祝子安是否真的是少主,谋害他一事传扬出去终究不妥。就算不被冠上妄图谋反的罪名治死,可哥哥的伤实在不能再拖了。如果激怒了祝子安,再误了哥哥的伤,袁豹绝不能原谅自己。

又听上官文若道:“再者,你又是如何确认你所见之人就是祝子安呢?”

袁豹听了这话,再一细想,那日在锦月楼认出祝子安,一来是因为他的自报家门,二来是因为他的衣着打扮和手中竹笛。这些都加起来,难道还会有假?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偏有人假扮祝子安送到他们兄弟手上呢?何况这假扮也扮得太像了,简直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是因为它吗?”上官文若见袁豹迟迟不答话,便自袖中拿出一根竹笛来。竹笛历经沧桑已有磨损,一角垂着根红绳。上官文若将竹笛拿起轻置唇边,吹出一首婉转雅乐。

在场众人多是习武出身,大多不通音律。

唯有站在远处的舒槿娘和上官文若身边的袁豹。舒槿娘能听出这曲子的好,而袁豹则能听出熟悉。这首曲子和那日在锦月楼所听的,一模一样。

袁豹吃惊之余,自上而下打量起上官文若来。这身衣着、这副贵气、这音容笑貌中隐隐透着的张狂,实在和锦月楼里那位“祝子安”太过相像。

那可是十八年的相亲相知才能磨合出的默契,远非袁豹片刻就能理解。

此刻袁豹心里,只剩下吃惊二字。

“可你若真是祝子安,为何那日在医馆,不直接为我哥哥疗伤,反而欺骗我们?”

上官文若又笑,并不生气,只道:“并非我不想救,只因我身份特殊,当时实在不便透露。若是那时就让你们知道我就是祝子安,我这条命怕是早就没了吧!”

袁豹一怔,这话似是有理。

“你若不信,不妨再想,我为何告诉你们是七日之后,而不是别的什么时间呢?就因为七日后正是盟内大会,就算此时为你哥哥疗伤,也并不晚。”上官文若又道。

“你……当真是少主?”袁豹不信道。

上官文若笑了,点了点头。

“盟主竟然真的让一个海宫王爷带领亡海盟众人……”袁豹难以置信地摇摇头,再望向上官文若时,声音已渐渐低了下去,像在自言自语。

“所以你才要陷害镇修堂主?”袁豹惊讶望向上官文若。他从不说谎,也从不喜欢隐瞒。

上官文若不答。她知道自会有人答。

此时此刻,项雷已自打斗中休息过来,拖着剧痛的右臂,仍然坚定地朝袁豹说:“袁兄弟为何不先问问镇修堂主自己的所作所为?他杀害花氏,嫁祸简统领,又派人伏击祝公子,此等非仁非义之事,绝非亡海盟所能忍。”

袁豹眉宇间现出一丝惊恐,看向镇修童子,一时不知该从和问起。他跟了镇修童子许多年,自然明白他急功近利、心气甚高的毛病,却从没想过他能为了一己私欲再生杀念。

“不可能……”袁豹默念着。

“可不可能你说了不算,事实说了算。况且项雷所言只是两件事,让你觉得不可能之事还有许多呢!”

上官文若说罢,绕过面前众人,朝后问道:“现在的赤玉堂众人中,可有暮烟统领和柳公子的部下?”

听见上官文若所言,先是有几人试探性站了出来,而后觉安全,呼啦啦又站出来一片。

上官文若见人出来得差不多了,又道:“好,我问你们,镇修堂主将你们从各部调走,可曾说过缘由?”

上官文若本就怕他们因为害怕不敢答,因而故意将声音放得轻柔。可即便如此,仍是过了许久才有人站出,怯怯地道:“不曾。”

“那你们到赤玉堂后,又可曾听闻过二位领主的下落?”

“不……不曾。”

袁豹听到此处,不得已打起精神来。舅舅和暮烟失踪多日,赤玉堂始终打探不到他们的下落。袁豹也十分担心。不想今日竟被上官文若又提起来。

“你们不知道,可我却知道。”上官文若自信道。

众人皆朝她望来,半是担忧半是好奇。

“那二位领主现在何处?”他们的属下中有人已按耐不住。

上官文若微叹了口气,只道:“他们都已死了。”

死了?袁豹睁大双眼,心情忽然沉重。面前众人更是炸开了锅。

“是谁杀了他们?”

“谁能杀得了二位领主呢?”

“难道是……”有人朝镇修童子的方向看过去。

袁豹吃惊之余,也忍不住低头看去。

镇修童子匍匐在地,自他内力尽失虽只过了片刻,却已鬓发花白,脸上也现出褶皱。

没了清晖诀的加持,昔日的不老容颜早已不复存在。此时看他的模样,怕是比起寻常老者还要狼狈。

他嘶哑地笑了笑,缓慢摇着头,只说:“人不是我杀的!但我知道,他们若是死了,一定死在清音观。而清音观能杀死他们的,只有一人。”

说罢,他看向上官文若,冷冷叹道:“我知道你脑子聪明,最喜欢玩这种偷梁换柱、混淆视听的把戏。祝公子这手功夫,比起我构陷简空可高明多了,不是吗?不过我既被你整得这么惨,想再让我上你的当,休想!”

上官文若见他笑,便也跟着笑起来,那笑里带着嘲讽和怜悯,只道:“镇修堂主,这次你还真是想错了。”

说罢,她刻意朝镇修童子走近了些,俯下身,贴近他低声道:“你现在这个样子,我还有何必要对你下手呢?”

镇修童子双目圆睁,转而眉头紧锁,有些糊涂。

她故意将袁豹引出,再道出柳蛇腰和暮烟被害一事,难道不是想借此事挑拨自己和袁豹的关系,让自己败得彻底吗?

还是她有别的目的?

可放眼望去,亡海盟众人中,除了自己,难道还有谁能威胁她已然到手的盟主之位不成?

连载

双星灵记

作者:空灵鼓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