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临行暂别小说精选

第二日早晨,天天刚。丁咏山一切如常从房中走出来,有意无意地瞥了眼书房。昨晚之事,历历在目,却又像大梦一场。一夜未睡,现在的还有些反应迟钝。他关好门,抻了抻腰,刚打了个半个哈欠突然间瞅见缓缓移来的一张面具。后半个哈欠只得硬生生憋了回家去。“门口那些人是你找来一夜未睡,现在还有些迟钝。他关好门,抻了抻腰,刚打了个半个哈欠忽然瞧见徐徐移来的一张面具。后半个哈欠只好硬生生憋了回去。。

免费阅读

次日清晨,天蒙蒙亮。丁咏山如常从房中走出,有意无意地瞥了眼书房。昨夜之事,历历在目,却又像大梦一场。

一夜未睡,现在还有些迟钝。他关好门,抻了抻腰,刚打了个半个哈欠忽然瞧见徐徐移来的一张面具。后半个哈欠只好硬生生憋了回去。

“门口那些人是你请来的?”上官文若一对清澈明眸闪着光,朝他问道。

丁咏山这才想起来提前和元婴、严夫子定好了时间赶去洛泽的,现在时辰也差不多了。

上官文若自他目中惊慌便知自己猜得不错,微叹了口气,瞥了他一眼,似在责怪他的失职,可说起话来仍旧宛若常态,一副无悲无喜的淡然样子,又道:“我已收拾好东西了,先去门口等丁兄。”

“你现在就走?”

“不然呢?”

丁咏山挠挠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良久才道:“祖母平日这时候应该起了,要不和祖母一起吃过早饭再上路?”

上官文若低头不语。

“我是说,这些年,祖母一直很惦记……”

“好了。”话未说完,先被上官文若打断了,又坚定道:“先行一步,门口等你。”说完便走。

丁咏山望着那副决然背影,一蹙眉,有些不适。

上官文若嘴上不说,可自转过身来,目中深沉难掩。相见不如不见的道理,她在祝子安身上已经明白得透透的。已经犯过一次的错,如何还能犯第二次。

索性不见。这是她对自己下的命令,远比对其他人更严厉苛刻。

行至门前,上官文若礼貌和丁沐道了别,出门便见一左一右二人迎上来行礼。

左边这位年纪大了,发须皆是灰白夹杂,只是看上去精神矍铄,身子骨还算硬朗。颧骨高耸,褶皱之间已有些泛红,周身散着药香,看来懂些医术。此人便是墨玉堂严夫子。

至于右边这位,一身短衣装扮,乍一看和普通亡海盟弟子无异,面色微白,右脸上还横着一道疤,蜈蚣一般骇人。要是没有那道疤,文静消瘦的脸上便少了几分杀气。上官文若昨晚听丁咏山说起过那道疤,所以只看这人面相,便已认出他是元婴。

那二人身后,又跟了一众人。上官文若自人群中隐约望见了一袭黑袍的舒槿娘,便知道这原是墨玉堂诸位弟子。

人群侧方一匹白马缓步而来。牵马之人是蓝儿。

那匹白马看见上官文若,像见到亲人,奋力挣开蓝儿,踏着轻快的步子蹭到上官文若面前,故意低下头,有意任她抚摸。

一日不见,白马身上又多了几道新伤。上官文若看着有些心疼,望着它的眼睛,柔柔问道:“凌海,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少主恕罪,这马认生认得厉害,”蓝儿急忙解释道,“自打离开客栈,就一直烦躁不安,任谁碰都不行,我一时着急,下手没准,就伤了它。”

上官文若忽然有些愧疚。那日从沁城盗取紫香丸,回客栈的路上,凌海就一直是蓝儿照看,她本以为这马年纪大了,会变得随和些,已经能和蓝儿友好相处了,所以才将它交给蓝儿。谁知还会闹脾气?

“凌海,以后不许这样了。”上官文若一本正经训起它,还有意闪开身子让它看看蓝儿。

凌海似懂非懂地叫了两声,似乎还带着不情愿。

“这马居然真的能通人性!”严夫子捋着胡子,不禁感叹道。

上官文若朝他友好笑笑,又道:“它伴了我十余年了,要是再不能懂我,那才该奇怪!”

严夫子和蓝儿跟着微微笑了。

元婴僵硬地提了提嘴角,看着凌海,哀叹了口气,念道:“牲畜尚且有情,何况人乎?”

上官文若抚着凌海的手忽然停滞了,微微颤动。

丁咏山忽然朝门口走近了,身后还跟着丁府的十几位家仆。家仆之后又是婢女,婢女们搀着夫人与老夫人,紧赶慢赶追着丁咏山。

丁咏山对这种排场早就习以为常,也不回头看,径直着朝上官文若奔来。

“小山,小山,你要去哪儿?”丁老夫人步履蹒跚,口中不住喊着丁咏山的乳名。

“奶奶,我昨日和您说了,出趟远门。过一段时间就回来。”丁咏山十分不情愿地又解释了一遍。

“远门是多远呐?”老夫人又问。

丁咏山着实有些不耐烦,拉着她的手,只道:“您就别管了!”

“啊?别管?那怎么行?路上饿了累了冻着了怎么办?”丁老夫人有些不高兴,满脸委屈,又朝身后道:“我让你们准备的点心呢?”

几个婢女拎着四只六角檀木流云水纹的盒子过来,盒子沉甸甸的,可见东西不少。

“愣着干什么,给他啊!”丁老夫人一声令下,婢女们边喊着丁少爷边将盒子递了过来。

丁咏山被几个姑娘围在中间,心里很不自在。

老夫人见他不接,急了,拂开旁人,踉跄从台阶上跳了下去。丁沐吓坏了,连忙接住母亲,扶着她到丁咏山身旁。

老夫人一把抢过一个婢女手里的盒子,朝丁咏山面前一横,怨道:“拿着!”

“不拿!”丁咏山只觉得难为情,迫不及待想把祖母赶回屋里。

推阻几番后,老夫人气不过,瞪了丁咏山一眼,“不拿是吧!好,我给祝公子拿。你不是在他手下做事吗?我给了他,让他命你收下!”

说罢,老夫人又将盒子拎到上官文若的面前,忽然笑眯眯地说:“公子,一点心意,你拿着两盒,再给我们小山留两盒,可好?”

这话丁咏山听着烦心,上官文若却不烦。甚至还想多听上两句。她愣在原处,一时不知道该接还是不该接,犹豫之下,转头看了看丁咏山。

丁咏山察觉到她眸中的一丝怅然,鼓励似的点了点头。

上官文若这才慢慢伸出手,握紧了面前盒子上的手柄。

丁老夫人满意地笑了,将手放在上官文若手上,按了按,忽觉不对,担忧地望着她,“公子是不是病了?”

“啊,不是,”上官文若有些尴尬地笑道,“幼时生了重病,手经年是凉的。不过现在已经好多了。”

丁老夫人听着这话,再端详起上官文若面具下一双溜溜转着不住躲闪的眼睛,心疼地道:“你爹娘也真是的,自己孩子身体是这个样子,还让你一个人出来闯荡。以后你傍上了丁家做靠山,就什么事也不用怕了,要是家里有什么难处,尽管回来找我们。拗不过你爹娘,就把你爹娘带过来,让我好好说教说教。为人父母的,哪里有这个样子的!”

“奶奶,您别说了。”丁咏山急忙打断了她,凑到她耳边低声道:“公子的爹娘,早就不在了。”

“哦。”丁老夫人立刻住了嘴,爱怜地看看上官文若,又道:“孩子,别怕。你对丁家有恩,又是小山的朋友。以后你的婚事、家业,丁家都会替你张罗着的。啊?”

“嗯。”上官文若有些哽住了,说不出话,偏过头去,只管点头。

丁咏山担心上官文若隐忍不住,连忙接过盒子。

“奶奶,回去吧!”丁咏山连推带搡把丁老夫人赶回了府。

进门时,丁老夫人口中仍喃喃道:“你们拦我做什么,我还没说完呢!”又回头对丁咏山道:“小山啊,你可要早些回来。”

“哎!”丁咏山尽力大声地朝她喊道。

上官文若慢慢攥住拳,尽力平复着呼吸,望着丁府的朱门伫立了片刻。

丁咏山目送祖母走远了,这才走到上官文若身旁,轻声道:“等大会结束,你若想回来住,我再接你回来就是了。”

上官文若抿住唇,再慢慢松开,决绝地道了句“不必了”。

“什么叫不必了?”丁咏山有些不能理解,还以为她是因为什么怄气。

“不必了就是不必了。”上官文若淡雅一笑,牵过凌海,喃喃道:“我要是有命回来,自己会回来的。”

说罢翻身上马,抚了抚凌海的背。

丁咏山皱了皱眉,不再多言,也上了马,行至最前。

一路人马朝着东面扬长而去了。

丁沐负手站在门口,朝东望去。自始至终,没说一句话。

连载

双星灵记

作者:空灵鼓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