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此生长诀小说精选

床下传来木头间的蹭磨声,不一会,蓝儿自床下爬出,还将一扁平箱子自下方横推了出。“这一路,幸苦你了。你的伤不算轻,此行本不应该大麻烦你。而已我初出清音观,身边不可信之人真的不多。除了……幸亏了你的桃木符。”上官文若先自怀中掏出桃木符,递过来蓝儿,又“这一路,辛苦你了。你的伤不算轻,此行本不该麻烦你。只是我初出清音观,身边可信之人实在不多。还有……多亏了你的桃木符。”上官文若先自怀中掏出桃木符,递给蓝儿,又请她坐下,伸手为她把了脉。好在这一路奔波,对她的伤势并无大碍。。

免费阅读

床下传来木头间的蹭磨声,不一会,蓝儿自床下爬出,还将一扁平箱子自下方横推了出来。

“这一路,辛苦你了。你的伤不算轻,此行本不该麻烦你。只是我初出清音观,身边可信之人实在不多。还有……多亏了你的桃木符。”上官文若先自怀中掏出桃木符,递给蓝儿,又请她坐下,伸手为她把了脉。好在这一路奔波,对她的伤势并无大碍。

“文公子……”蓝儿接过桃木符,又唤道。

上官文若提醒似的朝她望了一眼,蓝儿立刻改了口。

“少主……言重了。”蓝儿的话虽客气,话里却还是冷冷的。毕竟心存怨念、压抑了这么多年,人心冰冷,很难再暖了。“有件事,我始终不明白。”

“何事?”上官文若尽力温和地对她笑了笑。

“那日在断崖峰,我和爷爷执意要杀祝子安,你是知道的。既然知道,为何还将夺取紫香丸之事拜托给我?”

“蓝姑娘忘了你我在船上所说的话吧。你我不是敌人,是朋友。”上官文若朝她靠近了些,缓缓说道。

“可亡海盟素有规矩,叛乱者死。”

“放心,”上官文若一眼便看穿了她的心思,当即保证道:“我不杀你。”

“为何?”

“道理很简单,”上官文若笑道,“因为祝子安已经不是亡海盟少主了。当初你要杀他无非是怕他无法带领亡海盟完成大业。这个担心,现在不必了吧。”

蓝儿听罢,立刻反应过来,跪地执礼道:“只要少主能帮我报仇,蓝儿愿誓死追随少主。”

上官文若微叹了口气,将她拉起来,又道:“你是亡海盟里除了丁堂主与简统领外唯一知道我身份的人,你帮我隐瞒,我助你报仇,这是合作,也是朋友之谊。所以,你不必这么早对我立誓。这几日不妨先好好养伤,再好好想想到底要不要继续留在亡海盟。当然,无论你日后做出什么决定,我绝不干涉。只是,别忘了我这个朋友就是了。”

“蓝儿明白。”

上官文若点点头,微笑问她:“祝子安可藏好了?”

蓝儿答是,与上官文若一起俯身查看木箱。这箱子表面被人捅了孔,四角嵌入了铁挂钩,略微有些奇怪。

“紫香丸服了吗?”上官文若一边开箱一边问。

“服了。按你所说,趁他服药时封了他的穴道。”蓝儿说着帮上官文若将木盒上的铜锁打开。

祝子安躺在盒内,动弹不得,只有一双眼睛似怒非怒瞪向上官文若。他应该没生气,那双眼睛除了较平时更加空洞了些,也没让上官文若觉得有何区别。只是她对上便会怕,由心而生的怕,怕到不敢再看。

“少主,要不要把穴道解开?”蓝儿朝上官文若问道。

“不必,他内力深厚,几个时辰后穴道会自行解开。”上官文若仔细一想,又问:“鸽子送了吗?”

“嗯,已经送去康王府了。等我们走后,应该会有人来接他。还有祝小五,我也点了他的穴道,将他送回屋里了。”

“知命剑呢?”上官文若一双手在盒内仔细摸索,却毫无收获。

“在我这里。”

“好。蓝姑娘先回去歇着吧,这里交给我。切记此事不要外传。”上官文若说罢,思考片刻又嘱咐道:“还有,你的伤还需调养,记得按时服药。有任何问题随时找我。”

“多谢少主,我记住了。”蓝儿说完,四处巡视一番,跳窗而出。

窗子关了,四周喧杂蓦地戛然而止。屋内屋外,仿若隔世之别。

上官文若本是最喜欢静的,此时却被这份宁静扰乱了心神。她站起身,将屋内的灯灭了,只留了一盏昏黄烛台放在祝子安身边,烛光明灭不定,从屋外看并不明显。这样便让人以为她睡下了,不会让丁咏山和简空再起疑。

借着烛光,上官文若走到祝子安身旁,席地而坐,目光停留在地上。

良久,才道:“我与他们说的,师父都听清楚了?”

没有回答。

“听见了便眨一下眼,没听见便眨两下。”

偏头一望,也没有眨眼。那双眼睛瞪得老大,迟迟都不动,显然是故意的。

上官文若知道,他这是听见了。只是他不想自己听见,又不想对她说没听见,那样便要再听她说上一遍,何必呢?

“师父听见就好。”上官文若兀自答道,稍适润了润喉咙,又道:“我是来告别的。今晚之后,师父便自由了。无忧无虑,逍遥自在……往后你再也不用去断崖峰,不用受陛下控制,也不用再为我疗伤。人生在世,白驹过隙,不如留下时间做些自己真正喜欢的。师父不是一直想要这样的生活吗?”

想,的确是想。断崖峰的山间野趣,寒山涧的临溪嬉闹,手可摘星,临渊可得鱼,吟诗作赋,长醉不醒,此生所求皆至,生亦知足,死亦无憾……可他所料想的种种,哪一样没有阿若呢?十八年,已经足够让人养成习惯,习惯想她、伴她、呵护她。

现在她要走了,义正言辞、光明正大地告诉他,她要走了。与往常无异。阿若,莫非这就是你说得一刀毙命的道理吗?师父现在明白了。

上官文若苦笑了一声,转而又道:“师父救了我的命,却从没要过报酬。不如这次就算作报酬吧。我还了你的自由,从今以后,你我就两不相欠了。”

还是没有回答。上官文若觉得很不适应。平日他们二人相处时,总是祝子安主动挑起话头,无论是逗她的玩笑还是一本正经地分析事情。他们也总能想得差不离。每到那时,上官文若只管嗯嗯啊啊一通答应,也不必费口舌多做解释。她不喜欢解释,对谁都是如此。

“师父不会说话,真好。”上官文若自欺欺人地道,“这样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会骂我了。”

祝子安在心里苦笑,说到底,他何时骂过她呢?

彼时寒冬,他初回清音观。少年顽劣,和一众小徒弟们鬼混在一起。大家追在上官文若身后,大张旗鼓摆出阵势乱吼一气——

臭阿毛,死阿毛,

死了阿爹死了娘。

阿毛跑到高山里,

狼吃狗咬没人理。

阿若跌在地上,哭。

他们还在喊。

“别喊了!”祝子安拦下,过去抱她,哄了哄。

三岁的小人从祝子安怀里挣脱,滚了下去,嘤嘤着跑远了。

是不是自那时,她便记下恨了?

祝子安望着她,片刻也不愿移开视线。光下凄凄冷冷的面容,神秘莫测。没有人能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是真情还是用计,那些计策从何时实施,又到何处为止,目的又是什么。

先前祝子安以为他可以。但此时他才明白,到底是自己太自负了。在她眼里,自己和那些普通人一样,并无特别。她可以算计别人,一样能算计自己。

可他还是中计了,也只有中计了才能清楚,自己有多在乎她。在乎到在外聪明一世,可在她面前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傻子。

“其实师父不知道吧,”上官文若又道:“那位高人赐我的保命之法还有第四条。”说罢,她顿了顿,终于将清冷目光投向祝子安。

“今生今世,我都要远离你。如果过去的十八年是破例,从今日起,你我不必再见。师父应该不想让阿若死,对吗?”上官文若坚决说道。

“至于鸳鸯蛊毒,我会尽快想到解蛊之法,师父不用担心。”上官文若向他保证道,仰头望了望,又道:“不过在此之前,师父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

上官文若长舒了一口气,像是下了重大决心一般,一字一顿地说:“无论发生什么事,你可都要好好活着。”

“答应就眨一下眼。”

没有反应。

上官文若俯下身,贴在木盒旁,伸手进去,亲自将祝子安的眼睛合上,又帮他抬起来。笑了笑,满意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既已答应,不得反悔。”

上官文若说罢,将木盒合上,锁好,重新推到床下,固定好四角,又道:“我已安排好,之后康王府会有人来接师父。在此之前,师父先在悬盒中委屈一下吧。天快亮了,我也该走了。”

“师父保重。”

说罢,上官文若自袖中取出一张乳白若皎月的面具,毫不犹豫将它戴上。

连载

双星灵记

作者:空灵鼓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