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出手相救小说精选

“别杀我!”祝小五举起来双手,抖了又抖,“我……我是跟主子进去的……”“你主子是谁?”“是……是二爷!”祝小五战战兢兢回道,所以听上官文若的话编了谎,心里更不坚定地了。“哪家二爷?”背后一阵急快的脚步声,继而是一女声道:“好了,堂主,镇修大人“哪家二爷?”。

免费阅读

“别杀我!”祝小五举起双手,抖了又抖,“我……我是跟主子进来的……”

“你主子是谁?”

“是……是二爷!”祝小五战战兢兢答道,因为听上官文若的话编了谎,心里更不坚定了。

“哪家二爷?”

背后一阵急快的脚步声,而后是一女声道:“不好了,堂主,镇修大人又来找槿姑娘麻烦了。”

镇修?莫非就是镇修童子?不等祝小五想清楚,那把剑先撤了回去。又听那姑娘口中的堂主说:“将他绑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不得放人。”

那女子答了是,将祝小五五花大绑捆得结实,又在嘴里塞了块抹布,拖到离那柜子最远的屋角。

祝小五嗯嗯啊啊叫唤了几声,见人都走了,也没力气再挣扎,索性安静。此处离毒源较远,不知为何那女子竟然把自己拖到这里,难道是想救他?祝小五越想越糊涂。

那女子自屋中出来,反锁了门,快步来到花鼓台,恭敬列到舒槿娘身旁。

花鼓台中央,已经弥漫着大战前的肃穆。一侧是镇修童子与赤玉堂众人,另一侧则是墨玉堂堂主。舒槿娘和槿娘家内墨玉堂众人此时已被墨玉堂堂主挡在身后。

上官文若与其他四位公子被舒槿娘安置在花鼓台下的纱帐后避难。见是亡海盟来人,大家皆不敢言,要么抱头缩在缝隙里拜天求救,要么用手捂着眼睛时不时透过指缝看看面前形势。唯有上官文若丝毫不惧。怎么说也是在清音观见过一回面的老熟人了,就是不知道他们现在还记不记得自己。

“镇修,我劝你不要再打槿娘的主意。今日你从此门出去,我就当不知此事。要是你执意胡来,别怪我告诉盟主!”墨玉堂主单手执剑,直面镇修童子。

“丁咏山,你知道我最讨厌自相残杀了。”镇修童子阴冷一笑,又道:“若不是万不得已,我绝不会动盟内人。可现在情况紧急,唯有舒槿娘能救我一命。”

原来面前执剑的黑衣人就是丁咏山啊!上官文若暗忖。他居然加入了亡海盟,还做了墨玉堂主,难怪常年不回家。

“你胡说!”丁咏山急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无非就是为了练功要采阴补阳。你身边妻妾成群,何必非要槿娘呢?”

镇修童子含恨而笑,万般无奈,开扇面对丁咏山,“我为何要告诉你?亡海盟规,赢者为尊。”说罢冲上前便是一扇,扇面凌厉,掀起一阵风,正朝丁咏山脸上无情拍去。

丁咏山也不甘示弱,连忙用剑拂挡,剑刃直直落在扇面之上,眼见那扇子便要被劈成两半。镇修童子也不惧,抬扇起手,合扇有如电光乍闪般干脆利落。扇骨在他手中,仿佛有了韧性,自剑刃上滑行向下却分毫无损。

想是二人皆无心打斗,一招过后,便又分退至两侧。丁咏山将剑握好作防御状,镇修童子却双手颤抖,歪斜倒地。

那日在清音观,他的武功可不是这么弱的。上官文若不禁感叹顾潇所创之毒还是一如既往效果奇佳。

丁咏山一见镇修童子倒地,也顾不得其他恩怨,急忙赶过去瞧。

镇修童子却不领情,一把推开丁咏山,站起身来,也不多言,又是一招。此招在上官文若看来与那晚对付自己的招式有些相似,一样生猛、阴狠、毫不留情。

丁咏山不及防备,实实在在在肩头挨了这一下。

“堂主!”墨玉堂众人刚要上前,却被丁咏山一个抬手拦下。

“镇修,”丁咏山又道,“这下你满意了?”

“我此番前来,并非要伤你,你且好好养伤。至于槿姑娘,我先带回赤玉堂了。”镇修童子说罢,嘴角浮现出几分自得,顺势绕过丁咏山便要牵过舒槿娘的手。

不料,镇修伸出的手又被丁咏山拦住。

“镇修,你不要胡来!”丁咏山刚想再拦,镇修童子正在气头上,抬手又是一扇落下,正击在丁咏山的伤口上。剧痛袭来,丁咏山只觉整条胳膊绵软无力,终于还是送了手,放镇修童子走了过去。

“不要伤害槿姐姐!”刚刚站在花鼓台上做令官的女子手执珠钗,气势逼人,快步上前挡在舒槿娘面前,只是口中之话还有些稚嫩。

“佳萝,你让开。”舒槿娘劝道,却无济于事。

面前这小姑娘不知是被吓怕了,还是真的执着,竟还杵在原处一动不动。

“哼,”镇修童子执扇扬了扬佳萝的脸,一巴掌将她扇倒在地,又道:“墨玉堂擅长暗器,你竟手拿珠钗对我,让我看得一清二楚,还有个屁用?”转而又对丁咏山说:“亏盟主信任你,让你来调教墨玉堂众人,就被你管成这样!”

丁咏山拼尽全力昂起头看他,心中有怨却不得言说。

镇修童子还未回头,忽觉耳边传来细微风声,将手一扬,于指缝中钳住四枚白如羊脂的淬骨钉。大笑一声,将淬骨钉扔掉。上前一把拉住舒槿娘的手,又道:“到底是名门之后,果然还是槿姑娘厉害些。”

舒槿娘见伤不到他,手中暂且又没有别的暗器,只好任由他牵住自己,再无别的选择。

眼见舒槿娘就要被镇修童子带上楼去,忽然听到侧方一声,“且慢!”

镇修童子一惊,环顾四周,墨玉堂众人已没有能阻拦自己的了,此时妄出风头、偏不怕死的又是谁?

听那声音,似乎是从纱帐后传来的。透过纱帐,隐约能看到那人身形,一袭白衣,头上插着根白玉簪,从容不迫负手而立。

“放开槿姑娘!”那人又喝到。

“你是谁?竟敢命令我?”镇修童子立刻不满,甚至还觉得这份不自量力有些可笑。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今日只要有我在,你就休想动槿姑娘。除非,你杀了我!”

镇修童子突然笑起来,笑声由浅如深,愈发狂放。这世上竟真有主动送死之人。

“既然你自己求死,爷爷就成全你!”镇修说罢,放开舒槿娘,开扇便朝纱帐奔来。

躲在纱帐后的其他几位公子纷纷抱头躬身,直呼救命。

镇修童子刚到近处,撩开纱帐,定睛一瞧,只见一张眉目含笑、气定神闲的清冷面容上,一双杏眼已投射出可悲可叹之光。

“是……是你……”镇修童子立刻回想起在清音观受辱之夜,吓得连连后退。

“怎么,你的伤好了?”上官文若笑着问他。

她笑得越自如,镇修童子反而越怕,连答也不敢答。

赤玉堂急忙来人扶他。不知情况的袁虎袁豹自其后站出来,请命道:“堂主,我们兄弟帮您!”

上官文若冷笑一声,自纱帐后缓缓走出,一偏头,朝袁虎袁豹又道:“你们俩的伤也好了?”

怎会是他?袁虎袁豹对视一眼,立刻蔫了下去。

连载

双星灵记

作者:空灵鼓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