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佳人槿娘小说精选

槿娘家。琉璃最喧哗繁华热闹之地。但是才是下午,拥在门外的各位公子哥们便迫不及待要涌进门内去。前去挡门的龟公用身做板,把门关上掩的死死地的。是连只苍蝇也飞不进来。这“挡门”不在行内很是讲求,并不出言不逊,看似是在求那些大老爷们求乞些钱。来的多的公子自然而然清虽然才是上午,拥在门外的各位公子哥们便迫不及待要涌进门内去。前来挡门的龟公用身做板,把门掩的死死的。就是连只苍蝇也飞不进去。。

免费阅读

槿娘家。琉璃最为喧闹繁华之地。

虽然才是上午,拥在门外的各位公子哥们便迫不及待要涌进门内去。前来挡门的龟公用身做板,把门掩的死死的。就是连只苍蝇也飞不进去。

这“挡门”在行内很是讲究,并非无礼,实则是在求那些大老爷们施舍些钱。来的多的公子自然清楚其中道理,反复推拒了几番,直接将钱砸在地上,钱少的谋个面子多少扔下几文意思意思,钱多的,什么祖传宝贝都砸得出来。

龟公一见有钱,这才将壮硕身子从门板挪开,放这一群饥渴难耐的恶狼扑进门来。自己便趁乱跑出门外,捡捡这些贵公子的“残羹剩饭”打牙祭。

“槿娘呢?”有个不懂规矩的公子一进门就高声叫嚷起来,脸上带着几分醉意,想必来这儿之前就喝高了。

“哪来的疯子,滚蛋!”其他公子看不下去了,推搡着将那人按在地上,不由分说一顿痛打。龟公也不会拦的,这些人少一个是一个,还省了一番劝阻的口舌之劳。人人都知道舒槿娘每日只接一位男客,就算你钱再多,官位再大,也不能坏规矩。

此时立在阁楼中,一袭紫绫纱裙,半遮半露,眉目苦中含笑,望着楼下这群人凝神的,便是舒槿娘了。此情此景,实在是让人有些倦了。舒槿娘离开窗边,回到桌前,将烛台灭了,又拾起剪子,仔细修着烛花。

“都已灭了,还修什么?”一旁的男人看不下去,端坐桌前,忙问。那男人一双剑眉生地威武,身形魁梧,说话也很有力度。

“烛光虽灭了,可烛芯还在,迟早还是要亮的。”舒槿娘温和答道,话音舒缓。

男人不知道该再说什么,于侧旁叹了口气。

“堂主叹气做什么?”舒槿娘又道。

“我就是看不过去。盟主居然让你一个姑娘家在槿娘家苦守了十八年。你都是年近三十的人了,若再不嫁人,就真……”

“就真什么?”舒槿娘朝他一瞥,似在责怪。他无非就是想说自己“暮去朝来颜色故”,再无风韵,就是再想维持这槿娘家的生意也不成了。许是女人年岁大了,都会在意容颜。舒槿娘下意识侧过头,看看铜镜,镜中人明眸皓齿、面色微红,并无衰老之相,这才放心下来。

其实像她这般打小清润的美人胚子,便是老了,也是好看的。更何况,她保养地极好,脸上半点皱纹都没有。说她是十七八岁刚出阁的新妇,也有人信。

回过身来,舒槿娘又道:“我要留在槿娘家,并非盟主之意。是我自己心甘情愿。我的身世,堂主是知道的。幼时替父报仇,险些丧命,是盟主救了我。他说世上若还有一人能帮我报仇,就是少主。所以我要等他,不管多久,十八年,二十八年,就是槿娘死了,也绝不会离开槿娘家。”

“唉,你怎么这般想不开呢?”男人又道,面露愁色,“接应少主一事,盟主早有安排,你一个女儿家,干嘛非要搅进来?”

舒槿娘淡雅一笑,手中的剪子却被握紧了几分。十几年前父亲在海宫被杀的惨状,历历在目。若是叫她看着别人报仇却袖手旁观,怎么可能?

“我怕是比丁堂主还想得开些吧!”舒槿娘只打趣道。

男人见状,再劝不出来,只好闭了嘴。

凌空自窗外飞来一只白鸽。男人熟练伸出臂膀让鸽子停下,自其腿上扯下一卷白绢,看到一半,便面带愁色。

“出什么事了?”舒槿娘也跟着谨慎起来,刚要走过来看,却见男人自一旁火盆中将绢布焚了。难道还是什么机密不成?

“简空传信来了。说少主心性不定,不知到什么时候能过来。现在还待在客栈里呢。”

舒槿娘一听此言,反倒不急了,浅笑着又坐回原处,平和说道:“既然少主没想好,我们就再等等吧。少主可是名震四海的风雅之士,不拘礼节、行事不羁。他要是立刻答应,堂主才该担心呢。”

“唉,我哪里是担心这个。要是他没中毒,愿意何时来就何时来。”男人将手一叠,顿时愁眉不展。

“少主中毒了?”舒槿娘停下手里的活,紧张道:“什么毒?能解吗?”

“解药就在我手里呢!”男人说着自怀中掏出一红木方盒,打开后,其内的确躺着一枚暗紫药丸,浓郁香气由内而外弥散空中,“盟主给少主下了毒,只有他过来才能解啊。三天之内要是到不了,就是死路一条。盟主说,这紫香丸,天底下可就这一份了。不如就先存在你这里吧,你是女人,还是心细些。”

盟主向来不拿生死作玩笑,他若想让谁死,那人必不能活。舒槿娘听得有些揪心,也不敢再多问了,端起那红木方盒打量许久,捧起它,撩开香帐,藏于柜中,又上了锁。

一旁的门吱呀呀地开了,一位年纪尚轻的丫头将头倚在门边,轻声唤道:“槿姐姐,客人都入座了。该出来了。”

“就来。”舒槿娘莞尔笑道,坐回镜前,描眉点唇,簪上翠玉,脚环银花,手挽飘绸,款款自屋走出。临走还不忘回头嘱咐男人,“堂主此番前来是为了少主安全,还是不要让太多人知道行踪的好。外面的事,槿娘能应付,堂主无事的话,先回客房吧。”

关上门,舒槿娘才朝一旁丫头问道:“今日镇修大人在吗?”

“看过了,不在。”小丫头欣喜说道。

舒槿娘总算舒了一口气。前几日被他折磨得不轻,现在实在是不想再见了。再加上墨玉堂堂主就在屋内,要是二位堂主相见,又是一番不太平。镇修不来,真是太好了。

“不过,”小丫头忽然脸色一沉,又提醒道,“今日来了位生人。不知是哪家的贵公子,十分阔气,不但过了消金试,还是头名,现在已经坐到正席去了。”

“哦?比城南王家、城西柳家都有钱吗?”舒槿娘好奇道。

那丫头有些怕了,愣愣点了头。

仔细一想,除了那两家,沁城内的大户人家,就只剩下丁府了。可丁府不就丁咏山一位公子么?况且这位丁咏山早就在槿娘家了,绝不会砸钱去花鼓台。

容不得舒槿娘多想,便听见楼下又一阵吵嚷,若是她再不现身,怕是又要打起来。

舒槿娘从容笑笑,款步迈下了楼,步履轻盈,风情万种,体态婀娜娇媚。

花鼓台边,半围坐了五人。左边二位是章公子、柳公子;右边二位是王公子、贺公子。王柳两家皆是沁城有名的富商豪族,又都以卖酒起家,相争多年,互相看不对付。即便是来槿娘家消遣,入座时也有所忌讳。

至于今日坐在正中央的这位小公子,倒是让舒槿娘有些吃惊。此人的确面生,模样瘦弱稚嫩。能坐在正位雅席,看来所出钱财的确比王柳两家还要高。可单看他又不像是有钱人,内敛沉稳,从容端庄,身后也不似其他公子那般摆出大排场压阵,而是只跟了一位书童装扮的小少年。自入座后,此人未吵过一句,只闷头吃着桌上果品,不断斟着酒,自娱自乐倒也闲在。

上官文若在此休闲说来也实属无奈。自进到槿娘家,便没见到几个明白人。来此的客人,要么喝得烂醉,要么脑子有毛病,要么净说些不干不净的话。姑娘和龟公们,更是一问三不知,人人守口如瓶。无论自己如何打探墨玉堂堂主的下落,终究一无所获。

早先在《俗物集》中,上官文若曾见过只言片语关于墨玉堂的事。不知为何,亡海盟赤墨二堂本应地位相当,书中却主要介绍了赤玉堂,而对墨玉堂一笔带过,甚至连堂主都不曾提起。

思来想去,要想在槿娘家打听到什么事,怕也只有接近舒槿娘这一条路了。她是老板,也是头牌,自然比其他人见多识广。

“二爷,别再喝了!”祝小五伸手想拦上官文若,可哪里拦得住。一抬头又见舒槿娘的目光直直落在他们身上,不禁让祝小五有些发毛。

“你平时敢这么管主子吗?”上官文若质问道,又吞了一盏酒。

这要是真二爷自然是不敢,可您不是假的吗?再说,您这身子骨,能和二爷比吗?祝小五心生委屈,也不想管他了。

“您喝吧,我去走走。”祝小五不满道。

上官文若斜瞟了他一眼,心想他走了也好,没有这个小累赘,行事说话都不会那么累了。点头答应,只道:“谨言慎行,别走远。”

祝小五一努嘴,表面答应,心里却叫苦连天。平日跟二爷来,他可从没这样管过我。祝子安在歌舞坊写曲喜欢静,巴不得将祝小五支开,随他怎么玩闹。久而久之,祝小五也不惧这种地方了。他虽然无心招惹烟花女子,不过和别家公子的家仆随从聊天寻乐倒也不错。

没过多久,待上官文若回头一望,祝小五已经和王柳二家的家仆勾搭上了。索性不再管他,凝神回头,又吞了一杯酒。

连载

双星灵记

作者:空灵鼓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