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以毒御人小说精选

上官文若可以看出了他的迟疑,又道:“陛下雄踞亡海盟数百名奇人异士、武林高手,为何还得出此下策与海宫硬碰呢?反击倒不如只可智取。就是陛下肯定要夺下海宫,我师父对您,百害而无一利。那就如此,倒倒不如不需要。”上官近台脸上的阴云渐渐分散开来,转向又是惊疑,都忍走上官近台脸上的阴云逐渐散开,转而又是狐疑,忍不住走上前来打量起这位年轻人,又道:。

免费阅读

上官文若看出了他的迟疑,又道:“陛下坐拥亡海盟数百名奇人异士、武林高手,为何还要出此下策与海宫硬拼呢?强攻不如智取。便是陛下一定要夺下海宫,我师父对您,百害而无一利。既然如此,倒不如不用。”

上官近台脸上的阴云逐渐散开,转而又是狐疑,忍不住走上前来打量起这位年轻人,又道:

“你既然这样说,难道是想到别的办法?”

上官文若舒了口气,将视线默默垂下来,又道:“办法有是有。只不过现在时机未到,还不能实施。若陛下真想复仇雪耻,大可不必急在一时。”

“不必急在一时……”上官近台哂笑道,“此言何意?”

上官文若慢慢将视线移回上官近台脸上,那张本来最应觉得亲切的脸上却阴冷地可怖。她不明缘由地生了些汗,自额间到颈侧,犹豫半晌,上官文若还是开口说道:“不如陛下先放过我师父,我便告诉陛下此言何意。”

“大胆!”上官近台厉声喝到。

“师父,”祝子安见情况不妙,急忙拦在上官近台面前,“不要怪他。”

“朕做事,还轮不到你来插言。”上官近台怒道,余威阵阵。负手绕过祝子安,望着上官文若,又朝进门的几个随从道:“把他带走!”

“师父要做什么?”祝子安一把拉起上官文若,坚定不移地对上上官近台的眼睛,“师父要杀他,便是要杀徒儿。”

“你说什么?”上官近台被眼前此景吓得不轻。他能说出这种话,竟然就是为了自己的一个小徒弟!

“我绝不会像师父一样,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徒弟为自己送死。”祝子安盯着他,解释道,字字用力,再无多言。

自己养了二十年的徒弟,到底是心疼的。上官近台瞬间有些心软了。这一心软,表情也缓和了许多。

“罢了,”上官近台努力将不忍咽在心里,伸手扶了扶祝子安,语重心长道:“师父是为了你好。你再好好想想。”

说罢,朝祝子安身后望去,径直对上上官文若那双毫不知错、似是有理的眼睛,叹了口气。又朝祝子安道:“你这个徒弟该好好管管了。今日朕看在你的面子上,可以放过他,不过,若他再是这个轻慢样子,朕绝不轻饶。”

话未说完,祝子安先低头道:“徒儿明白!”

上官近台极不放心地看了祝子安一眼,转身出了门。

候在屋外的简空一见上官近台出来,急忙问:“怎么样,他肯吗?”

“他肯也得肯,不肯也得肯!”上官近台忽然厉色说。

“简空,”上官近台又吩咐道,“去把五行散取来。”

“什么?”简空急了,“少主体内的双虫之蛊才被袁虎袁豹打出来,您又要给他下毒?天底下,哪有您这么狠心的师父?”

上官近台阴着脸,沉郁舒了口气,愤愤不平地离去了,半句解释也没有。

次日清晨,祝子安一睁眼,便看见简空在屋里,起身一怔,叫道:“简叔叔。”

其实该叫声六叔的,可就算是话到嘴边,还是说不出口。

“好侄儿,起来吃点东西吧。”简空说罢,让人将木屉中的饭菜拿到桌上来。

“哇,这么多!”祝子安迫不及待跳下床。说是饭菜,其实也就是些琉璃小吃,嫩白镶翠的豆花,晶莹剔透的水晶包,澄黄甘甜、入口即化的芸豆糕,再加上重油多汁的牛肉丝和面前这碗用糯藕调羹制成的莲子藕粉……单是看着就赏心悦目。

祝子安夹起一只水晶包,刚要放到嘴里,忽然停住了,将包子扔回碗里,又道:“文若呢?小五呢?怎么不一起来吃?”

“哦,你就不要操心他们了。”简空岔开话,对那二人并不关心。反而兴致勃勃地朝祝子安说起那些陈旧的简家家事。什么南山玄铁、朝暮字诀,合璧之功,祝子安一点兴趣都没有。

“简叔叔,”祝子安不得已打断了他,忽然想到什么,“你不也是简家人吗?为什么你不会朝字诀?”

“呵呵,”简空笑了,“我怎么能和少主比呢?就我这模样,木墩似的,怎么能学得了朝字诀?”

“是您学不会还是没人教您啊?或者您不嫌弃,我可以教呀。”

“算了吧!”简空又是叹气,“几十年过去了,现在就算我不会朝字诀,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虽然说简家人不会朝暮字诀,身体自然会差一些,可遇不上什么大难,活命还是没问题的。”简空倒也乐观。

“好吧。”祝子安也不勉强他,心里却有些难受。要是叔叔会朝字诀就好了,这样师父那老东西也不至于非要把我拐来学朝字诀。

“哦对了,”祝子安又问,“叔叔还没有告诉我,您为什么要假扮黄狗呢?不过您装得真像,差点我就信了。”祝子安说罢呵呵笑起来,笑着笑着又觉得说错了,只好安静低头吃东西。

简空还未答话,刚进屋的上官近台先替他接上了,“还不是你六叔担心你!”

担心我……什么?祝子安又不明白了。

“少主,你有所不知。”简空又道,“一月前,盟主故意放出消息,说你是下一任盟主,就是为了把亡海盟里那些妄图作乱、心怀野心的人引出来,提前铲除。这样等你当了盟主,就没有人敢对你构成威胁了。可是我实在担心那些逆徒出手伤你,又怕盟主知道怪罪我自作主张,所以才假扮黄狗跟着你。”

“可我并不想当什么盟主!”祝子安抱怨道,“当盟主有什么意思?”

“安儿,休要胡说!朕如今是皇帝,朝中之事已经很繁忙了,日后无暇顾及盟内。朕的身边,你武功最高,自小又最听朕的话,唯有把此大任交给你,朕才能安心!”

祝子安想不出还能说什么来辩驳,安心吃着东西。

可刚刚低头喝了一勺藕粉,便觉得喉咙酸酸痒痒很是难受,吞咽几口,这难受劲又跟着下到胃里。

这是怎么回事?祝子安扶着桌子,朝上官近台看过去,满眼的难以置信。

“师父,你……”

“安儿,你不要怪师父狠心。只是亡海一计,事关重大。朕苦心计划多年,就是为了这一天。等你帮朕攻下海宫,朕一定不会亏待你。”

“师父……徒儿自跟着您以来,从没做过忤逆之事,唯独这件事……徒儿绝不能做!”

上官近台走近祝子安,目光狠绝又道:“你要知道,朕不仅是你的师父,还是这琉璃的皇帝。朕想要你做的事,就是命令,没得商量。”

“可是……如今我已经知道你们要攻打海宫的秘密,师父还如此威胁我,就不怕我将此事传出去吗?”

上官近台冷笑一声,平静转过身质问道:“难道你中毒在身,还回得了海宫?”

“师父你……”祝子安拍案而起,却因毒发痛苦难耐,连执剑的力气都没有。

“你体内的双虫之蛊已解,不必再回寒山涧了。三日之内,你要去槿娘家,找到墨玉堂堂主,到时他会带你去盟内大会,于会上继任盟主之位。若你听话,做了这亡海盟主,墨玉堂主自会将解药给你。若你违背朕所言,便会毒发身亡。听清楚了吗?”上官近台说完,负手出门,丝毫不给祝子安反驳之机。

“师父……”祝子安再想挣扎,却不知该再说什么。

上官近台一出门,正撞见于侧面端茶侯在屋外的上官文若,冷冷看了她一眼,扬长而去。

上官文若推门进屋,一眼便看到祝子安强忍痛苦的神情。将茶放下,上前搭上脉,又取过桌上的食物挨个闻了一遍,直至端起那碗藕粉,口中喃喃道:“五行散?”

“真是致命毒药吗?”祝子安边问边后悔,要是自己辨毒的能力能有这丫头的一半,也不至于糊里糊涂中了毒。

上官文若埋怨地看他一眼,不知何时他也这般愚笨了。他们既然敢让你一个海宫人知道此等机密,自然有万全准备。此番下毒,难道还能是念及情分,骗你不成?

“是。”上官文若思虑良久才道,目光直直盯着手中的碗,也不再多说。

“别担心,我没事。”祝子安见状,只当她是被眼前的形势吓到了,急忙安慰。

上官文若斜瞟了他一眼,沉默着出去写了药方叫祝小五去拿药。再回屋时却见祝子安已经撑着身子立到窗边。

“师父,我身上虽没有五行散的解药紫香丸,但知道几味药可以稍微缓解症状。”上官文若一边说,一边将服药之法写了下来,像嘱咐寻常病人一般仔细。写完又道:“等师父好些了再动身吧。从这里到槿娘家,就是再慢,走走停停,一整日也够了。五行散之毒虽磨人,三日之内,却不至死。”

“阿若,难道你真希望我去?”祝子安偏过头,难以置信地望着她。

上官文若稍作迟疑,淡定问道:“不然,师父的意思呢?”还能不去么?五行散的解药炼制困难,清音观又没有现成的,要是想保住性命,最稳妥的方法自然还是去了。

即便昨晚她冒死顶撞陛下想求他放过师父,可眼下人命关天,保住性命才最重要。就算暂时妥协再做谋划也未尝不可。

只是祝子安不知害了什么邪,偏又不认这个道理。

连载

双星灵记

作者:空灵鼓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