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万阳掌法小说精选

“孩子?”易未做为女子,本能便对哭声很敏感,更何况眼前这襁褓、这襁褓外半露的近身佩、这玉佩边她坚强伸出手的干瘦小手……所有一切,都这般陌生。“是她?”常冉忙问。易未意外的惊喜,来还来管一旁的祝子安,站起身冲过去的,柔和将她抱起,突然间忆起什么似的严肃对向祝子安“是她?”常冉忙问。。

免费阅读

“孩子?”易未作为女子,本能便对哭声敏感,何况眼前这襁褓、这襁褓外半露的近身佩、这玉佩边坚强伸出的干瘦小手……所有一切,都这般熟悉。

“是她?”常冉忙问。

易未惊喜,来不及管一旁的祝子安,起身冲过去,温和将她抱起,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严肃对向祝子安,“我问你,这孩子是哪儿来的?”

“进观时,门外跪了个哑巴,说要带这小孩治病,还要拜师。喏,我连无字牌都带回来了。”

易未一把抢过祝子安手中的无字牌,端详许久,终于确认,“错不了,她就是阿若。”

常冉一听,急忙抢过孩子,掀开一看竟是这般如此病态,立马又怒,“这孩子跟着你一月不到,就成了这般模样!”

“这孩子一月前手脚经脉皆错,我用了三颗护心丹,才让她心脉不致受损。这般杂症,哪儿是这样容易治的?”易未怜爱逗着襁褓中的婴儿,草草解释了几句,显然也不上心。

眼见面前二人因为一个孩子,渐渐和缓,祝子安却越听越糊涂。

“喂!你们居然还有心思聊闲天!赶紧救人呐!”祝子安跳着脚,也想看看那婴儿模样,只可惜,努力半天也只是干着急,连那婴儿的小脚也够不到。

“对,对!”易未这才从欣喜中缓过神来,“救人要紧。”

常冉抱着孩子,易未和祝子安紧跟其后,三人绕到殿外,穿过竹林,直到清幽雅静一处宅院。宅院正中镶着块竹匾,其上写着:通竹小馆。此处便是常冉平日休憩之地。

易未接过孩子,轻柔放在床角,刚要打开襁褓又陡然停住,一个眼神瞥向祝子安。

“你先出去!”易未命令道。自祝子安进门,易未还未叫过他一句师弟,可自己的说话作派却俨然一副师姐模样。

可她不曾想,这个小师弟可不比寻常师弟听话。

“凭什么?”祝子安捂着脖子,蹙眉反问。

“这有什么凭什么?长幼有序,她是你师姐,她说什么,你就要做什么!”常冉当然明白易未的心思,连忙在一旁帮腔。易未不过是怕祝子安发现这婴儿是个女孩,日后不好隐瞒罢了。

“自古皇帝下诏、官员断案,哪样不是论对错、讲道理?你们要是不跟我说明白,我还偏不走了!”祝子安说到做到,爬到床上,就坐在襁褓旁边,插着手,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祝子安,这是清音观,不是你们家通州老宅,这可没什么长公主给你撑腰!”常冉破口大骂,眼睛都已气红了,恨不得拎起祝子安的小发髻将他拖下山去。

“哎,师兄。”易未暗示常冉住口,像是想到办法。

常冉脾气暴,没耐心磨祝子安,易未一时半会也赶不走他,便心生一计,从身上解下一条黑绸,手法熟练地将祝子安双眼缠紧。

“你们……要干嘛?”祝子安蒙上黑绸,什么也看不见,双手摸索着触到一旁襁褓,自己还觉得挺有意思,不自觉笑起来。

“你不是要留在屋里吗?可以!只要你蒙上眼,不偷看我们给这孩子疗伤,我就不赶你走,如何?”易未一本正经和祝子安谈起交易。

“没问题!成交!”祝子安虽然懂得不少,可心性到底是个孩子,只要让他觉得有趣,自然就听话了,小嘴一张,两颗小虎牙分居两旁,甚是可人。

看他那一笑,易未的心也跟着软下来,从药箱中拿出一瓶药水,抛给祝子安,又嘱咐道:“我那水银针针尖上有毒,这是半副解药,你把这药敷在伤口上就不疼了。要是你乖乖听话绝不偷看,等治好这孩子我便把剩下半副解药给你。”

“好!”祝子安想也不想,一口答应。

解决完祝子安,易未将孩子抱在怀里轻轻拍哄,反手解开襁褓,又把孩子赤luo 着放到室内一处黑铜火盆旁的绒毯上,炭火烧得正旺,温暖宜人。孩子放在旁边,便不会因为觉得寒冷而啼哭了。

常冉早命弟子烧了滚水,水盆边搭了巾帕,四周整齐列满了各式银刀、银针。

“师兄这是要?”易未被眼前这阵仗吓坏了。

“如今她经脉俱损,唯有剖开腐肉,归正筋骨,再辅以烈药,将残筋断脉彻底消断,用刀刮净,等伤口愈合,牵针引导经脉重生……”

“这怎么行?”易未还没听完,额间已汗珠遍布,脊背冰凉发麻。她自然知道常冉说得是掌门《启医录》中所言的易筋之术,几日前她也曾想过用此法治疗,只是这方法听来精妙,却从未见有人实施过。何况如今的病人还是个不满一月的婴儿,易未当然觉得冒险。

“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要想救这孩子,唯有试一试此法。”常冉说着自己也觉得发虚,手持银刀,颤抖难落。

“臭道士,你是不敢了吧!”祝子安咯咯地笑起来,嘲弄地不住拍掌。

“你偷看了?”易未俯身护住孩子,又质问道。

“还用偷看,猜都猜得出来!臭道士你喘得这样厉害,显然是害怕!”

常冉气急败坏,提着银刀怒冲冲朝祝子安扑过去。

刀刃触到祝子安脖颈,冰凉之感立时袭来,祝子安倒是不怕,昂起脖子,理直气壮又说,“臭道士,你可想好了,要是杀了我,就没有人救这小娃娃了!”

常冉也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一把将银刀掷在地上,将信将疑问道,“那你倒是告诉我,你要如何治?”

“亏你们在清音观待了这么久,连掌门所著经典都没好好读。那《启医录》易筋篇里除了你说的这种断筋再生的法子,还有一种,无需割肉刮骨,只要以内功归正筋骨便可,此法痛苦更少,自然也更保险,只不过……时间长了点。”

“你说的这方法难道是‘万阳掌’?”易未自幼学过些粗浅的武学根基,对这些功法秘籍也比常冉了解,当即便猜出答案。

“哦呦,还是妖姑姐姐厉害……我猜掌门是怕在书中提及武学,会坏了清音观远离武斗的规矩,所以才故意没提‘万阳掌’的名字吧!其实在江湖上,这功法随便一个小乞丐都晓得!”祝子安跳下床,背着手转了三圈,觉得无趣,又回头呲牙做了个鬼脸。

“他说得可是真的?”常冉没习过武,自然也不关心这些武功,只好向易未询问。

易未点头,答道:“不假。当初我看《启医录》,就心存疑问,掌门所说的这种易筋之法,和海宫鲁一将军所创的万阳掌多有相似,可一直不敢确定。”

“这有什么难确定的?你信我就是了。我娘小时候跟着鲁一将军学的武,这万阳掌的招式,我娘经常练,我看了无数遍,都看烦了。”祝子安一副小大人模样,故作深沉地叹了口气。

“那依你的意思,是要我们带着这孩子跟你上通州,求齐寒月?”常冉光是说说都觉得荒谬不堪。

“何必那么麻烦?”祝子安拍拍胸脯,自信说道:“我就行!”

易未和常冉一齐打量着眼前不过六岁的小人精,谁也不敢相信。

“你刚才说,你只是看过万阳掌,并未学过……”易未先阐明疑问。

“看便看会了,还要学?再难的武功我都见过!万阳掌算什么?”祝子安说完,见两位长老都沉默不言,便知是话说得不妥,可又没有半点要收回的意思。

“不学无术,还口出狂言!哪里像个清音长老?”常冉拿满地乱跑的祝子安没办法,只好又训斥道。

“清音长老该如何?像你这样,动辄生气,怕是过不了两年便会心脉受损,暴毙家中。到时候,就让那些破规矩给你陪葬吧!”祝子安边跑边骂,气人的功夫十分了得。

“你……”常冉骂不出口,恍惚间还真觉得心口闷痛,稍有不适。

“师兄,等救下孩子,你我再收拾他也不迟。”易未连忙上前拦住常冉,低头沉思道:“我倒是觉得他说的万阳掌可以一试。”

“什么?你竟然相信这混小子?”常冉对易未的不明事理感到意外。

“师兄放心,我就拿针站在他身后,若他敢有半点歪心思,我立刻封了他的穴道。我习过武,功法对错,应该还看得出。”

祝子安听见易未替自己说话,顿时大喜,兴奋地跑去抓住易未裙角,耍赖似的软磨硬泡道:“既然你信我,那我是不是能把绸子取下来了?不然什么也看不见,怎么治病?”

易未当然不会答应。可祝子安才管不了这么多,他早被那绸子绑得不耐烦,伸过小手一把将它扯下。

易未和常冉再怎么说,都不比一个孩子来的机敏,二人左右阻拦,皆是无用。易未再看时,祝子安已经跳到婴儿身边了。

“原来是个女娃娃!”祝子安还是孩子,对男女有别的避讳还不甚清楚,也丝毫不觉得羞涩,看着面前赤luo 的女婴,也只是觉得好玩罢了,“不过她怎么长得这样难看!”

这女婴好像听懂祝子安所言一般,置气地嘟起嘴,呜呜地发出怨怼哭声。

祝子安还是头一回见小孩子哭,立刻慌了手脚,连忙安慰道:“没事没事,我不嫌弃你。等我把你治好了,你一定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孩子!”

易未瞪了祝子安一眼,连忙抢过孩子,嘴里又教训道:“谁教你的这些yin 词滥调?不正经!”

“哪里不正经?你们瞧,她不是不哭了?”祝子安邀功一般炫耀着。

易未低头一看,怀里的小人儿听了祝子安的安慰,还真是不哭了,也是奇了。

连载

双星灵记

作者:空灵鼓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