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被迫联手小说精选

平棱城对植物对待很重,随处可见可见的绿植和鸟语花香。“轻摇当然不喜欢这里。”宁清和感叹。风宫自然而然不能够逐步建立在人多眼杂的地方,渐渐地完全偏离了人群,琴川正说起风宫门前守护着的境之灵曾偷了他一颗桃子。周围基因突变,随之而来着骨哨声声扣入人心,柔和的候鸟躁动焦躁焦躁,连“轻摇肯定喜欢这里。”宁清和感慨。。

免费阅读

平棱城对植物看待比较重,随处可见的绿植和鸟语花香。

“轻摇肯定喜欢这里。”宁清和感慨。

风宫自然不能建立在人多眼杂的地方,渐渐偏离了人群,琴川正说到风宫门前守护的境之灵曾经偷了他一颗桃子。

四周突变,伴随着骨哨声声扣入人心,温和的候鸟躁动不安,连带着爬虫也往他们那里聚拢。

“嘶。”宁清和往夏怀玉身后躲,“克星。”

“嗯?”

“最怕虫子了。”

夏怀玉无语,这灵珠好像也太容易对付了。

剑气掀翻了前面一批爬虫,后面的措手不及被堵住。顾不上地上这些小生物,成群的鸟类已经扑棱着翅膀冲过来了。

“能吹骨哨控制动物,肯定是双辞!”宁清和抱着头蹲下,躲过了袭击。

“可恶,现在来一次还得想一想是哪个势力。”离痕叫嚷着摸出一个睡袋往身上一套。

宁清和顺势将手按在地上,周围窜出层层冰墙,暂时阻挡了一下。

夏怀玉坦然坐下,拨动竖琴,杂乱的音阶弹得宁清和都有点脑袋瓜疼。

“忍耐一下,声波攻击对生物有效果,对学过音乐的人来说也挺痛苦。”夏白绮捂着耳朵,虽然她不懂,架不住噪音太强。

沐长歌沿着冰墙又圈了个防御阵。

“你们找得到双辞吗?”宁清和扶着隐隐作痛的脑袋,一手搭着夏白绮。

“那边。”竹斋终于发挥了一次占卜的作用,剑指她的前斜方。

“琴川,能召水吗?”

琴川意会,右手顺着剑所指的方向搭建出一条水路,宁清和冰封水路,踏着冰跑去,破开冰墙的一角,冰芷剑划破空气。

“差点就让你得手了。”双辞张了张嘴,从树上跌下,从容地往额上贴了一张符咒,眨眼间消失了。

鸟类和爬虫终于恢复了理智,回到各自的生活岗位,离痕歇了口气,还没放松,沐长歌又报出另一个悲剧。

“这恐怕,还是幻境。”

“幻境待多了,我都快分不清梦和现实了。”离痕欲哭无泪。

“唔,千鸟社那边布幻境的人忘记问了,之前那次也是……”

“这里交织着两种光,跟两色灵力不一样,应该是两个人共同布下的。”竹斋翻开一张牌,明明空空如也,她好像能看到上面的字迹,“万物虚妄,勿扰;傍河而行,遇人。”

宁清和偏头,身侧是有一条河,向前流淌。

“要跟着吗?”

“遇人。”竹斋皱眉,“此人是敌是友未知。”

离痕正想说要不往后走,竹斋又继续道:“但无退路。”

“行呗,既然没有退路,管他是善是恶。”

……

沿着河走回了城镇,来来往往的路人完全与之前无异,好像已经走出了幻境。

离痕拉住宁清和想问问,一个路人突然向他搭话:“请问邬镇怎么走?”

离痕想说他不知道,被沐长歌一把捂住嘴巴拉到边上。

“万物虚伪,勿扰。”竹斋比了个嘘状,“别和他们说话。”

“果然是这样吗?我已经遇到好几个搭话的了。”喋喋不休的话语从上方传来,江厌吊着一条腿坐在树枝上,“怎么,你们也和什么千鸟社有怨?也是,上次青宁庄不就是他们搞的。”

没有人理会他,离痕甚至问沐长歌这是不是太逼真了?

“喂喂喂,我是真的啊。”江厌轻巧地落在他们面前,手中聚起粉绿色的光芒。

宁清和毫不犹豫地丢了个冰刃。

江厌往后退了退躲过冰刃:“就算我是假的,你已经扰到我了。”

“林晨,在哪?”

“谁?我又不认识。”

“你觉得我们不知道是八神楼所为吗?”

江厌挑眉:“八神楼都被你们查出来了……让我猜猜,是江轻摇告诉你的?”

“我们这里没有姓江的。”宁清和握着拳的手迟迟未松,“既然你也落入了幻境,各凭本事。”

“那你想得可太简单了。”江厌不介意替她科普科普,“千鸟社有冷家兄妹冷邺、冷鸢,他俩合作布下的幻境皆是考验团队凝聚力,所以常常将相看两厌的双方引入,看他们自相残杀,无一生还。”

他边说边逼近着他们:“所以,不如你求求我帮你?”

“呵。”宁清和轻笑,“你不想离开?”

江厌:……妈的,忘记了。

“经验这么丰富,没少被关吧?”离痕借机嘲讽。

“等你们面对他们,就知道那群人的强大了。”

宁清和不语,江厌的本事她不得不承认,连他都觉得强大的敌人,千鸟社藏着不少本事啊。

“该怎么走?经验丰富?”沐长歌抬了抬下巴。

江厌深吸了口气,要不是非要合作,他也很想打一架算了。

“浔枝,送我们去最高处。”他对着空气随意说了句话。

宁清和正到处找人,一根藤蔓伸到面前,再看江厌,已经稳稳坐在旁边了。

有琴川跟她的冰路,也不怕故意把他们摔下去。宁清和坦坦荡荡地直接一坐,离痕左看看右看看,大家都心无所恃的样子。

藤蔓将他们送到了平棱城最高的塔,观月塔上,从这里能够望到月海。

一个看着不大的女孩子坐在边缘,海风吹起发丝,露出脸颊上半张脸长的疤痕。

她挥挥手,植物们乖乖地退了回去,残留下土黄色的光点。

“她叫浔枝。”

“能力是控制植物?”宁清和眯眼,和轻摇一样的能力。

“她和江家没关系。”江厌凑到她耳边,“你们那位轻摇告诉你多少了?”

宁清和不爽地退远了一点:“她现在是南浔苑的人,跟你们江家没关系。”

“那就没关系咯。”江厌无所谓地别过脸,一晃而过轻摇曾经突然控制树叶袭击他的一幕,又觉得不像是记忆里的事情。

“你们看。”沐长歌的声音将他们的注意力引走了,“整个平棱城的布局也是一个阵法。”

“我倒觉得像个迷宫。”宁清和碰了碰离痕,“很像你给我搞的那个。”

“那个啊,也是幻境和阵法……”离痕不可思议道,“他们借着这个阵法布了幻境?”

“原来如此。”江厌若有所思地托着下巴,“走迷宫?不应该啊。”

“也不只是这样。”沐长歌指了指几处,“这里阵眼很多,需要同时到这几个地方。”

“好说,走迷宫而已,我和浔枝去那边。”江厌也不管剩下多少,全然交给他们分配。

沐长歌目送他们离开,若有若无地笑了。

没能挑拨成功呢。

连载

游梦迷途

作者:似月初落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