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奇怪的随从小说精选

太阳明晃晃的挂在天上,晒获知了声嘶力竭。几个值岗的小厮站得困了,都在墙边或者树下阴凉处处打打瞌睡,有站着的,有趴着的,也有蹲着的。檀悠悠一路走来,瞧着这五花八门的犯懒方式,不由得恶作剧心起,叫柳枝去门房拿了铜锣,使劲地一敲,叫道:“太太来了!”几个几个值守的小厮站得困了,都在墙边或是树下阴凉处打瞌睡,有站着的,有趴着的,也有蹲着的。。

免费阅读

太阳明晃晃的挂在天上,晒得知了声嘶力竭。

几个值守的小厮站得困了,都在墙边或是树下阴凉处打瞌睡,有站着的,有趴着的,也有蹲着的。

檀悠悠一路走来,瞧着这五花八门的偷懒方式,不由恶作剧心起,叫柳枝去门房拿了铜锣,使劲一敲,叫道:“太太来了!”

几个小厮俱都吓得魂飞魄散,昏头昏脑,仓惶逃窜或是呆头呆脑地站好,十分滑稽。

檀悠悠大笑起来,说道:“叫你们偷懒!为什么咱家院子里会被人放蛇,就是你们不上心!我要禀告太太,扣你们月钱!”

小厮们全都向她告饶,表示不是想偷懒,实在是昨天夜里彻查,搞得人心惶惶,大家都没能休息,这才熬不住的。

“有客人呢,都打起精神来,别叫人看笑话。”檀悠悠也就是提醒提醒他们,并不是真要和他们过不去。

正要去找檀同知,却觉着身后有异,于是回身往后望去,只见不远处抄手游廊下方站着一个男人,穿的青色箭袖长袍,身材十分高大威猛,脸被阴影挡住看不清楚。

他面对她这个方向站着,明明白白是在注视着她,而且让她很不舒服。

“那是谁?”檀悠悠是在自己家中,可没那么客气,当下指着对方询问小厮:“谁让他进来的?”

小厮忙道:“那是裴公子的随从,之前由厚德叔领着去了茶房歇息,想是吃好了饭过来伺候裴公子的。”

裴融的随从?怕是想要趁机仔细观察她这个未来主母为人如何,是否配得上他家主子。

檀悠悠一下子想起许多恶仆看不惯女主人、千方百计离间搞破坏的故事情节,于是指着一个小厮道:“既然是客人,必须招待妥当,你去陪他喝茶说话,老爷那边还要些时候。”

“是,五小姐。”小厮跑到游廊边,把檀悠悠的话转达妥当,邀请那人随自己去茶房喝茶说话。

那男人说道:“不必,我就在这里等候即可。”

声音并不如他外表体现出来的那般冷硬,反而带了一股子难以描述的轻飘,仿佛带了几分笑意似的。

檀悠悠听见这个声音,却由来打了个寒颤,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惧感油然而生,胳膊上瞬间起来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

“小姐?”柳枝看她脸色不好看,忙道:“是不是日头太毒晒着了?小心中暑,咱们赶紧进去吧。”

“不。”檀悠悠不明白这种恐惧感从何而来,但她可以肯定,一定和这个裴融的随从有关系,所以她必须弄清楚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转过身,大踏步走到游廊下方,仰头看向那个裴融的随从。

这是一个身材粗壮高大的男人,肩上、胸上肌肉虬结,似是随时要把衣料撑破似的。

一双藏在阴影里的眼睛狭长上挑,黑多白少,鼻梁高起如鹰嘴,怎么看都是个不好相与的样子,唇角却是奇异地勾起,带了三分笑意,居高临下、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被他这样盯着,檀悠悠不舒服,真的很不舒服。

“你叫什么名字?”她没有退却,闲话家常一般微微笑着,温软和气。

“下仆知业,见过檀五小姐。”男随从对着她恭敬行礼,语气里仍然带着那种奇怪的笑意。

檀悠悠昂着小巧的头,笑道:“是树枝的枝吗?”

“不是,是知道的知,家业的业。”知业垂了眼,没有再肆无忌惮地盯着她看。

“我还以为是树枝的枝呢,正好我家有几个下人名儿里也带了这个字,原来是知道的知啊……”檀悠悠话锋一转,偏了头看向知业:“你认识我?”

知业一怔,眼里闪过一丝犹豫:“下仆……”

“你们在做什么?”裴融的声音骤然响起,打断了二人的交谈。

“公子。”知业迅速转过身,抛下檀悠悠朝着裴融迎去。

檀悠悠也转过身,笑看向裴融。

裴融站在月亮门下,身旁一左一右站着檀同知和周氏,那两个人都被此刻的高温蒸得有些蔫儿,唯独他玉树临风,自带冰凉气息。

檀同知对着檀悠悠狂使眼色,那种眼皮都要抽筋的那种疯狂示意。

檀悠悠晓得渣爹是觉着她刚才这一系列敲锣、吓唬小厮、主动与安乐侯府男性仆从搭话的操作,不符合大家闺秀温婉贞静的人设,生怕裴融看穿了她的本质,立时悔婚,要叫她赶紧行礼问好,给个合理合情的解释搪塞过去。

她若无其事地笑道:“爹!太太!我来给你们送点自制的冰粉,可好吃可解暑了!”

她刻意不提裴融,大家却都知道这冰粉是送来给裴融吃的。

小姑娘害羞不敢进去见未婚夫,站在这外头来回徘徊,顺便与下人说那么一两句话,尤其是和未婚夫的下人说两句话,那是很正常的事。

可以说是少女的娇羞和天真。

众人都明了地笑起来,檀同知趁机和裴融说道:“这丫头被我们惯坏了,不懂得害臊!”

裴融微微一笑,和气地道:“在自己家中,不算违矩。”

周氏趁机请他吃冰粉:“是悠悠自己做的,非常特别美味解暑,外头吃不着的……”

翠色琉璃小碗白瓷调羹,红糖汁子玫瑰花瓣,含着小串气泡透明冰粉浸泡其中,上面再洒几颗炒香的白芝麻粒,香甜清凉,一口下去,暑气顿消。

裴融吃了一口,又吃一口,不知不觉间一碗冰粉见了底。

他默默地把空碗放到桌上,修长的手指在桌面轻轻敲了敲。

檀悠悠看见了,她觉着裴融大概是还想再来一碗的意思,但她并不想多给,初次见面,决不能让对方认为可以不争取就能随心所欲。

于是被叫来见妹夫的檀至锦几兄弟很高兴地瓜分了余下的冰粉。

檀悠悠托着腮看他们吃得欢,自己也觉着欢,忽听身旁有醇厚的男低音沉沉响起:“你今日所为,在娘家可谓是活泼天真,今后若是嫁去我家,断不能如此没规矩。会让下人小看于你。”

完本

澹春山

作者:意千重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