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你坐那儿小说精选

檀至文白皙的脸上浮起一层薄红,他半垂睁,缄默了好一会儿才道:“五妹妹,我只希望能家中的兄弟姐妹都能相亲对象相知相爱,四妹妹一时之间塌犯下铸成大错,我会教她管教她,事儿儿和你没关系,你走吧。”檀悠悠也就真的走了,钱大太太要去拉她,却被檀至文扯住了,不知道他说了檀悠悠也就真的走了,钱姨娘要去拉她,却被檀至文拽住了,不知他说了什么,钱姨娘绝望地嚎啕大哭起来。。

免费阅读

檀至文白皙的脸上浮起一层薄红,他半垂着眼,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五妹妹,我只希望家中的兄弟姐妹都能相亲相爱,四妹妹一时糊涂犯下大错,我会教她管束她,这事儿和你没关系,你走吧。”

檀悠悠也就真的走了,钱姨娘要去拉她,却被檀至文拽住了,不知他说了什么,钱姨娘绝望地嚎啕大哭起来。

等到檀悠悠回了左跨院,就有消息传来,说是檀如慧被送到乡下庄子去了,钱姨娘想要跟着去,没得到允许,反而是檀至文跟了去,说是要在乡下苦读,顺便照料教育檀如慧。

听着壁钱姨娘凄惨的哭声,柳枝忧心忡忡:“原本老爷是说,钱姨娘没教好四小姐,也该一道送去乡下受罚。但太太说了,钱姨娘和四小姐一起去,容易败坏家里的名声,也不利于四小姐悔过。

不如三少爷跟去,对外就说是照料生病的妹妹,来来往往的,也好遮掩。但只三少爷是个聪明的,奴婢总担心他记恨,出人头地后和小姐过不去。您这也没个同胞兄弟……”

“这和同胞兄弟有什么关系?”檀悠悠坐在窗下的摇椅上晃啊晃,手里拿着个酸果子啃啊啃,含糊不清地道:“他要真聪明,就该知道仇人是梁家不是我。若不是梁家苦苦相逼,也不至于为了个裴融搞得鸡犬不宁。”

忽见梅姨娘捧着个匣子往外走:“我出去一趟,你乖乖在屋里待着,别出去乱晃。”

檀悠悠很好奇:“姨娘要去哪里?”

梅姨娘瞅她一眼,说道:“我去看看你爹,你自己干的事儿心里没点数?”

檀悠悠就不吱声了,乖乖缩进椅子里,低着头小口啃果子,像个受气小媳妇。

檀家宅子不大,从内宅到外院,也就一会儿工夫,梅姨娘很快走到檀同知的书房外,让小厮往里传话。

“进来!”檀同知有气无力的,不等梅姨娘关好房门,先就把袖子捋上去亮出胳膊,噘着嘴道:“你看看,你看看……”

那胳膊上青紫了一大块,瞧着怪吓人的。

梅姨娘也不说话,打开匣子取出药酒,慢慢给他推拿,每一下都十分用力。

“唉哟~雪青你轻点儿~唉哟~这里,嗯~啊~”檀同知叫得欢快,门外的小厮莫名红了脸。

梅姨娘三下五除二推拿完毕,取块帕子擦了手,用力摔在檀同知身上,淡淡地道:“你嚷嚷什么?生怕别人不知道悠悠是这样?她能抓住蛇不是好事么?不能抓此刻就死了!你追着她问这个做什么?还当着大家的面!”

檀同知委屈地噘起嘴,眼里浮起一层泪光:“雪青,你变了。最近都不温柔了,待我很不好。”

梅姨娘冷笑:“你要卖女儿,还想我对你百依百顺?那安乐侯的爵位能不能传到裴融身上还不一定,说得再难听些,他那样的身份,能否平安活到老也未必可知。

再说四小姐嫉恨悠悠这件事,若不是你一心想要往上爬,收了这么多女人生这么多儿女,又管教不好,能有姐妹相残这种丑事发生?”

檀同知收了泪光和嘟嘟嘴,看着地板说道:“雪青啊,你这样就不对了。什么叫卖女儿?什么叫我一心想往上爬?女儿总要出嫁的,早嫁晚嫁不都一样?能嫁进侯府不比嫁给寻常仕子好?你也看见了,人家是要我死。我不想死,也不想这一家子跟着死,这婚事必须得成!”

梅姨娘恨道:“若不是你把悠悠推出去,能出这些事?”

檀同知道:“我想推,也要裴融愿意接。一只巴掌拍不响,安乐侯府必有后福,我要赌,非赌这一把不可!”

梅姨娘道:“你决定了?”

“决定了。”檀同知去拉梅姨娘的手:“你放心,裴融是很喜欢咱们悠悠的……”

梅姨娘狠狠把他的手打开,板着脸转身要走,就听小厮在外头禀告道:“老爷,安乐侯府的裴公子来了,您见不见?”

“快快快快!请进来!”檀同知神采飞扬:“我才告诉裴融,他就赶来看悠悠了,我就说他很上心吧?雪青啊,一起见见?”

梅姨娘没表示反对,事到如今,还能怎么样呢?只能尽力向着有利于女儿的方向去做。

檀悠悠吃完酸果子,又把罪恶的手伸向绿豆糕,柳枝制止了她:“小姐,你也不怕吃得太多,稍后吃不下饭!”

“我需要压惊,压惊……”檀悠悠飞快抢走糕点碟,先塞一块绿豆糕到嘴里,没成想柳枝脚下一滑摔了个大马趴,她张口想笑,却被绿豆糕给噎住了。

于是人仰马翻,屋子里的人全都围着她,拍背顺气递水,好不容易下去,檀悠悠也搞得眼泪汪汪,气喘吁吁。

还没来得及缓口气呢,就有婆子来报:“五小姐,老爷请您去书房,说是有急事,让您别耽搁,尽快赶到。”

檀悠悠想着梅姨娘刚去了那儿,也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便匆匆忙忙赶了过去,都没收拾的——反正是在自己家中,见的也是自己爹娘,不必在意。

“五小姐来了。”檀同知的长随厚德叔笑着往书房通报,又示意檀悠悠,让她整理一下头发。

檀悠悠梳的是个很简单的双丫髻,刚才折腾一番已经有些散乱,她随意地把碎发往耳后捋了一把,推门进去:“爹,姨娘!”

却见屋里并没有檀同知和梅姨娘,只有一个身材高大、穿米色长袍、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男人背对她站着,姿势十分挺拔,好比一株雪松。

“抱歉,打扰了!”檀悠悠唬了一跳,连忙往后退,心说厚德叔挺稳重的人,今天怎么不靠谱。

“是我。”醇厚的男低音,俊美干净的脸,一本正经的表情,正是裴融本人。

檀悠悠又吓了一跳:“您怎么来啦?”

家里的下人太不靠谱了吧?这位上门,好歹也通知她拾掇拾掇啊!她现在这样子,怎么见人?

“你坐。”裴融不请自坐,自个儿在主位上落了座,指着距离他两臂远的一把椅子,强调:“坐那儿。”

完本

澹春山

作者:意千重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